• 第99章 倾倾的银行卡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42本章字数:1956字

    “后来,我没告诉家里,偷偷来了银都上班,在这我只陪酒不出台,一个月的工资勉强够支付爸爸的医药费和家中的正常开销。”

    瑶瑶说到这,忽然看着我说:“初姐,你以后要是见了我弟弟和爸爸,千万别告诉他们我在银都上班,不然他们不会同意的。我当时只是告诉他们我在一户很有钱的人家做保姆,才有那么多的工资的。”瑶瑶的表情很认真。

    我在她期盼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这次弟弟拿了奖学金,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就不用再拿出给弟弟的那一部分了,可以给爸爸换种好点的药了。”瑶瑶说着,小脸上又扬起笑容。

    我看着瑶瑶的笑脸,瑶瑶今年不过才十九岁,比我还小一岁,我当时进入佛欢只是为了给自己赎回卖身契,放自己自由,可瑶瑶进银都,却是为了赚钱支撑整个家。

    沉默了一会儿,我起身走到床头的柜子前,拉开最底层的抽屉。抽屉里是倾倾的日记本,和她最喜欢的那个包包。日记本上,一张银行卡静静地躺着。

    看到这张银行卡,我的心沉甸甸的,这张银行卡是在倾倾的日记本里找到的,我还记得日记本的那张纸上,倾倾用很无奈的语气写了一段话:

    “开通了一张银行卡,可是密码设成什么好?我的生日?还是设成初初的生日吧。我的生日能忘,初初的生日忘不了。嗯,就设成她的生日。哈哈,以后帮初初那个傻丫头赎身出佛欢有钱了!”

    我记得那次在佛欢,倾倾忽然问我生日是哪一天,我说我没有生日,我身份证上的生日是养父母捡到我的那一天,是12月31日,一年的最后一天。

    当时倾倾还笑着跟我说,那么冷的天,竟然都没冻死你?算了,这算是什么破生日,人家都说生日是出生的日子,你的生日就算是重生日吧!定在8月30号吧?我遇见你的日子,你重生的日子。怎么样?

    倾倾有时候很迷糊,她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楚,却唯独记住了8月30日,我们相遇的日子。

    想到这,我的眼角又湿润了,拿起银行卡,我走到了瑶瑶的面前,瑶瑶看见我眼角的泪珠,慌了神,忙着问我,“初姐,你怎么了?”

    倾倾,你看,瑶瑶是个跟你一样的好女孩呢!初初现在自由了,不需要再赎身了,我们把钱给这个女孩,好不好?让她自由地去干自己想干的事,你说这样好么?我仿佛看到了倾倾的笑脸。

    看着瑶瑶充满担忧的眼睛,我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没事。”说着,我将银行卡放在了瑶瑶手里,“这张银行卡,你先拿着,里面有二十万,密码是960830,应该够你们用一阵子了。”

    说完,我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倾倾什么时候存了这么多钱。

    瑶瑶有点受惊地看着我,慌忙把银行卡又塞回了我手里,摆着手,“初姐,这是你的钱,我不能要。”

    我又把银行卡塞回了瑶瑶手里,“这不是我的卡,这张卡是倾倾的,这是当初在佛欢的时候,倾倾想要给我赎身的钱,现在我已经是自由身了,不用赎身,自然也用不着这些钱了。这些钱与其这么放着,不如给你,如果这些钱能帮到你,我想倾倾也会很高兴的吧。”

    对于这张银行卡的来历我没有隐瞒瑶瑶。将事实说了出来。

    瑶瑶的大眼睛里含着泪,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初姐……我……”

    “拿着这些钱吧,你父亲的病,我来想办法,你把银都的工作辞了,好好照顾你爸爸。”我看着瑶瑶,对她说。

    “不行,我还不能辞了这儿的工作。”瑶瑶小声嘀咕着,我听到她的回答,有些疑惑,为什么不能辞了?

    瑶瑶见我疑惑,解释道,“我每个月都是先拿工资的,这个月刚开始,我拿了工资,不能毁约。”

    听了瑶瑶的话,我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丫头,给了她那么多钱,直接把这个月的工资退回去就行了呗,算了,由着她去吧。

    我看着瑶瑶点点头。

    忽然,瑶瑶跟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从床上跳了下来,“初姐,我今天要迟到了,上个月已经请了很多天假了,这个月不能再请假了。你先在这坐会吧,我得出去了。”说着话,瑶瑶就要往外走。

    我一把拽住了她,瑶瑶回头疑惑地盯着我,以为我要阻止她。“你就这么出去?”我摇了摇头,看着她问。

    她似乎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我拉着她坐在梳妆台边上,让她自己看镜子中的人,瑶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镜子中的人,虽然画的是淡妆,但脸上的妆已经花了,整个人看起来像只大花猫。

    我拿起卸妆水,喷在卸妆棉上,一点一点擦干净她的脸,我跟她说,“今天我给你上妆。”瑶瑶的眼睛会放光一般看着我。

    在我的忙碌下,瑶瑶从那个有一张清纯可爱的小脸的小美人变成了一个妩媚动人的性感美女。

    我让瑶瑶睁开眼睛,闪开身子,让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瑶瑶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后,指着镜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瑶瑶本就是一个美女,妆画的浓烈一点,就是个性感美女,妆画的淡一点,便是个清纯美人。

    我看着瑶瑶点了点头,“喜欢么?”瑶瑶点头,“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都给你来化妆,直到你离开银都,你先去吧,我在这坐会儿。”

    瑶瑶走出了休息室,我躺在大床上,闭着眼睛假寐。忽然,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又轻轻地关上,一股凉风夹杂着熟悉的薄荷味传入我的鼻子。

    来人在我上方俯下身子,呼吸喷薄在我脸上,我睁开眼,对上了那双黑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