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打群架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2782字

    我跟我弟买了冰箱电视洗衣机,统共花了两千块钱。我两一辈子都没有过这些钱,更没花过这么多钱。站在二百货门口,我感觉我今天算是扬眉吐气了!用钱扇人脸,就一个字,爽!

    我跟我弟又去了菜市场,买了两斤猪头肉两斤牛头肉。我妈看着我两又是电视冰箱又是猪头肉牛头肉往家里拿,就埋怨我不会过日子,这有钱了也不能乱花,以后还得给我跟我弟娶媳妇呢!

    我知道我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我跟我弟孝敬她,她比谁都高兴。我把剩下的钱交给我妈,说妈你替我两攒着。我妈别提多高兴了,说我两可算是懂事了。

    晚上我爸回来,看着电视和钱,也没说话,就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他知道我跟黄老大的事情,也不知说些什么好。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爸那是内疚,他觉得他作为一个男人,没把家里给扛起来。

    在饭桌上,他破天荒喝了酒,还给我和我弟都倒满了!我们爷三都喝醉了,等第二天再醒来,发现我爹早早去了工地。

    我跟我弟醒了以后去了邮局,站在邮局里,我合计我以后见不到黄珊了,打算给她写封信。但真是提笔忘字,而且也不知道写点什么好。最后还是我弟给我出的主意,我弟说哥我早就看出来了,你看上黄珊那老娘们了!

    我说你瞎说什么,谁看上她了,我跟她那是革命友谊,你懂个屁!我弟说行了行了,赶紧的吧,别在这墨迹了!

    他这么一催,我反而知道写什么了。我就写了一句话,等我,来年开春!

    我想起我爸跟我说的话,他说人这辈子,活着就是来遭罪了,死是最难的。老天爷没给你折磨够,不会让你死!

    我合计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老天爷还没折腾够我们,也不好意思把我们提前召回!

    我跟我弟刚准备回家,就被二轮子给堵上了。二轮子是我们弟兄,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也是个打仗不要命的主儿。这小子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混社会是合计发财,但他混社会就纯粹是为了混社会。

    其实我挺不愿意喊二轮子的,他这个人平时喜欢拉帮结派,手底下聚拢了不少弟兄。但他那些弟兄说白了跟我们一样,都是学校里的混子,跟黄老大那群真正混社会的完全是两个概念。

    二轮子给了我跟我弟一人一拳,气急败坏骂我们,你们两个畜生,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我说你那点人在黄老大面前就是炮灰,你不替你妈考虑,也得为跟你那些弟兄考虑。二轮子和我说,考虑什么考虑,既然出来混,那就得有混的觉悟!要是就等着脱裤子上炕,那就别混了!何况咱们出来混,混的是什么?无非也就是名声!咱们这群人想捞个名声太难了,跟黄老大干仗,那说出去得是多大的名头?别管最后是残了还是进去了或者干脆躺了,那都是人各有命!

    我说二轮子你他娘就缺德吧你!

    其实我也知道,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们这种出身的人想要有出息,那还真就得搏一把!

    二轮子和我说,他码齐了弟兄,敢来的,敢上的,统共能有三十多个,算上咱们三也不到四十。我和他说,咱们这群人都是学校里的混子,比不上黄老大那群混社会的,所以人多没用。咱们要和他们干,就得敢打敢拼,让他们明白咱们要吃人!

    当天晚上,我和我弟又去了趟大富豪找黄老大,和他约好明天早上河边不见不散。黄老大没想到我跟我弟居然敢主动送上门来,他说我气魄很大,是个材料。老三听了很不高兴,阴阳怪气说是材料也没用,明天他要亲自送我上路。

    我也没搭理他,骂人有用还要打仗干什么?我这个人就不好讨这种口头上的便宜,没有一点意义!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跟我弟就从家里偷摸溜出来了。我俩在学校门口等了十来分钟,二轮子带着手下弟兄赶来。我打眼一看,我们这群人还真是杂牌军,手里拿啥的都有,炉钩子、镐把、铁棒子,还有个拿了个粪叉子过来!

    我们一伙人赶到河边,正好碰上黄老大那群人。我粗略扫了一眼,至少得有一百七八十号人!这会儿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不用人招呼,双方很有默契冲到一起。我跟我弟一马当先,冲进人群之中,这会儿也不用看了,前后左右都是黄老大的人,也不用怕误伤!

    我手里拿着一个炉钩子,我弟手里拿着一个铁铲,我两也不管被人打了多少下,就是一路往前扫向前冲!我一脚踹翻面前的混子,就见老三和几个混子正在围殴二轮子的手下。他脑袋上那个白绷带格外醒目,我喊了我弟一声,我弟心领神会,我两顶着人群冲到老三身边,一左一右往他身上招呼。

    老三身边那几个混子拿着铁棒使劲儿敲我跟我弟,我后背和腿肚子上被打了好几棒子,得亏冬天穿的厚,不然左腿都要让人打折了!

    我跟我弟用最快的速度把老三给打蒙了,我把老三抓紧放在胸前做挡箭牌,又喊我弟躲我身后,甭管谁打来,让他们先揍老三这个棒槌再说!

    我往二轮子那边扫了一眼,二轮子和几个手下正被一群混子圈踢。我两这会儿就算是想帮忙,也真是有心无力。我合计擒贼先擒王,先拿下了黄老大再说!

    黄老大估计跟我一个想法,也在到处找我。他远远看见我拿着老三当挡箭牌,大喊一声在那边,和手下混混一起冲向我跟我弟。

    我嫌老三碍手碍脚,给他重重摔在冰上。我弟怕他又起来,往他膝盖上敲了一镐把。即使周围乱糟糟的,我也能清晰的听到骨裂声。老三惨叫一声,在冰上来回乱滚。

    黄老大见他兄弟又被我跟我弟搞了,不由勃然大怒。他一镐把砸向我头顶,我急忙闪过,但头皮还是被他擦了个口子。我弟见我流血,合计过来帮忙,但刚想过来就被人一脚踹翻。一群混子过来圈踢我弟,我想要帮忙,但又被黄老大给隔开。

    黄老大冲着混混大喊一声,把他给我挑了!我顿时一惊,他这是要把我弟给废了!

    我不管不顾冲向黄老大,敢动我弟,我先给他废了!

    黄老大一镐把扫向我,我用手护在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他这一下,随即一炉钩子捅向他肚子。这要是捅上了,肯定得穿肠烂肚。黄老大往旁边一躲,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不等他缓过神,抡起炉钩子砸他。

    黄老大想要夺我的炉钩子,结结实实挨了我一下,随即一抽把炉钩子抢走。我也顾不得抢回来,直接把他扑倒。我两在冰上滚出去老远,一边滚一边打,这时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随手捡到一个石头,往黄老大头上砸,但被重重磕了一下头,顿时被他压在身下。他从我手里抢了石头要砸我,我这会儿使不上力,只能祈祷老天爷帮忙。没想到我这辈子从来都是无神论者,这会儿还真让我给蒙对了!我两旁边的冰上突然裂了个口子,黄老大措手不及,突然掉入冰窟窿里!

    他奋力挣扎,但越挣扎,人就越往下沉,我不禁一愣,就这么完了?

    我发了差不多十秒钟呆,随即突然鬼使神差钻进冰窟窿里。河水非常冷,冻的皮都要掉下来了,我强忍着寒冷钻进水里,拽住不断下沉的黄老大。黄老大死死拽着我,我被他拽的使不上力气,也跟着往下坠。

    我合计再这么下去我两都得玩完,拉住他手狠狠咬了一口。他被我咬的松手,我随后抓住他衣领往上游。

    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他拖了上来,其他人还在河上继续干仗。我两并排躺在冰上大口喘气,冷风一吹,顿时感觉骨头都要冻散架了!

    黄老大鼓起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停手,两波人马顿时分开。黄老大撑着冰坐了起来,他看着我苦笑,这他娘的算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我打了他三弟,但今天又救了他,算是扯平了。

    我躺在冰上,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会儿我就一个念头,什么都不管了,好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