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找时间办事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2937字

    两天以后,我们到了鄂温,把货平安送到以后,温老四说他要去找相好的,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他可以帮忙介绍。我和他说拉倒吧,让我爹妈知道了,回去还不敲断我跟我弟的腿!温老四嘿嘿一乐,说男人吗,活的就是鸟大的事情!既然我两不去,那就两天以后再碰头。咱们不能跑空车回去,他过两天要联系个活儿,估计还得个两三天,完了再回程。

    我估摸着这中间能有四五天的空闲,就和我弟商量,要不咱们干脆去找黄珊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弟说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想找就找,别在这儿扯瘪犊子!

    我两在鄂温省城里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一天以后终于又到了鄂城。我们到了招待所,就见黄珊正在外面劈柴,她见了我跟我弟大包小包过来,一脸惊喜,说你们怎么来了!

    我赶紧放下东西,过去抢她手里的斧头。我弟说黄珊姐,我哥想你了,他怕你把他给忘了,就说要上门给你送彩礼!我说瘪羔子你别在这放屁,显摆你张嘴了还是咋的?我弟嘿嘿一乐,从我手里接过斧头,说你们赶紧回屋搞对象去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黄珊脸上一红,也没说话,跟我一起把东西搬进屋里。我两一进屋,黄珊就喊她爷爷,爷爷,你看谁来看你了?

    爷爷估计在里面也听到了,就问是不是吴铁林和吴铁山那两小子来了?黄珊说你赶紧出来吧,爷爷走出来,看见我们大包小提的就说我,来就来了,还买那些东西干什么?又嘱咐黄珊赶紧把我带屋里去,他去给我们下饺子吃。

    我两进了屋,刚才让我弟那么一说,这会儿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搞对象,坐在炕上就知道挠头。

    黄珊估计和我一个样,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她沉默了好久才问我怎么又来了,我说我跟我弟往鄂温跑长途,这两天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你和你爷爷。黄珊一听我们跑长途,就问我能不能带她一个。我说女人干不了这行,她就有点不高兴了,说我还不知道她,什么苦她吃不了?

    我当时也是太笨了,不知道黄珊的心思,就说那车里只能坐三人,再来个就挤不下了。黄珊也没说什么,让我先坐着,她去看看饺子煮好了没有。她刚一出门,我弟就进来了。我弟小声和我说,你都跟黄珊姐聊啥了。我说你小子一天天不合计点正事,咋就这种事上下功夫呢?

    我弟嘿嘿一乐,说这不是没事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以后我要是搞对象了,随便你怎么说我都不生气!

    我跟我弟赶了一天车,当天晚上吃完饭早早就睡了。睡到半夜,黄珊爷爷突然推门进来。我跟我弟被老爷子惊醒,问黄珊爷爷咋了。黄珊爷爷跟我们说,黄珊不见了!

    我跟我弟着急忙慌穿好衣服,我说你去东边找,我去西边找,让爷爷在家里等着。我找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始终没什么发现。我突然有了个想法,隐隐觉得黄珊可能是进山了。我没去通知我弟和爷爷,直接进了山。

    我刚到山里,山里就开始飘雪花。我有点犹豫,上次的遭遇还记忆犹新。这种时间,又碰上下雪,一个人进山完全就是自寻死路!我挣扎了一阵,最后豁出去了,黄珊是我朋友,或许不仅仅只是朋友!我们出来混,讲的是义气,我要是怕死,那我还混个什么劲儿!

    我进了山,小心翼翼来到上次找剥皮菌的地方,但也没见着人。我现在也摸不准黄珊到底进没进山里,因为雪已经盖住了痕迹,我无法分辨她有没有进山!

    我合计三十六拜都拜了,就差最后一哆嗦?进山可能回来两个人,但要是不进山左右都少回去一个!我继续往深走,小心翼翼爬到那天掉落的地方,隐约之中,我就见一个人正在雪地里刨坑!

    我大喊一声黄珊!

    黄珊回我一声,你怎么来了!

    我一听到她的声音,险些激动的哭出来!我快速跑到黄珊身边,对着她后脑勺狠狠一拍,她吃痛瞪我,问我要干什么!我说你这老娘们是不是缺心眼,大晚上不睡觉跑这干嘛来了!你知不知道一个人进山有多危险!

    黄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脾气,冲我瞪眼睛,你管得着吗你,你凭什么管我!

    我狠狠扒拉她脑袋一把,我说你还问我凭什么管你,我就管你了,怎么的吧!黄珊咬着牙,含着泪,没吭声。我这辈子最看不了女人流眼泪,我尽量心平气和跟她说话,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我不担心你我能跑山里来吗?

    黄珊和我说,她用不着我担心,她承担不起。我让她酸的有点急了,紧紧抓住她肩膀,我大声说我就是要关心你,我就是喜欢关心你,我这辈子都要关心你!我管你受不受得了,我就是要对你好,怎么的吧!

    我这会儿有点上头了,也不管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跟倒桶子一样全都说出来了,我说你个傻老娘们知不知道我有多怕,我他娘的屁颠屁颠出来找你,刚才差点就滚山底下去了!我死了就死了,反正我出来混脑袋就别裤腰带上。但你呢,你他娘的是个姑娘,你还有爷爷等你养!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心,给你爷爷省点心?

    黄珊让我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也没回我。我拉着她的手,说跟我回家!黄珊挣了一下,但是没能挣开,最后也就随着我去了。

    我两谁也没有再说话,闷头找路回家。本来打算顺着上次回去那股道儿回去,谁知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黄珊正好踩在一个小水潭上。本来这种天气,水潭上面的冰应该冻得非常瓷实,但可能是被山上的落石给砸的,已经碎了大半,又被浮雪给盖上了,所以我来谁也没有注意。

    黄珊掉进水潭里,好在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住。她奋力挣扎,但反而越陷越深,没办法,水底下太凉了,很快就会让人失去知觉,到时候腿上没有一点力气,身子动弹只会越来越往水里去。我有了上次救黄老大的经验,告诉黄珊尽量别挣扎。

    我一点一点往外拽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拉上来,她全身都湿透了,冻得嘴唇发紫。我一看她这样下去根本不行,要是继续这么冻下去,没等我们回去,她就得被冻死!

    她腿上被冻僵了,没力气再站起来,我在她身前走来走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咬咬牙,忽然狠下心来,把她拉了起来。黄珊看我一眼,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我拼命往下拽她衣服,但衣服都被冻结实了,一拽就撕掉一条子。

    黄珊愤怒朝我吼,吴铁林你个瘪犊子你要干什么!

    我说我得救你,我不能看着你被冻死!

    黄珊沉默了一阵,跟我说不行,她宁愿死了也不能脱衣服。我急了,你这娘们怎么这么犟,命都没了还在乎个屁!

    她死死拽住衣服不松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她这会儿肯定拧不过我。我继续往下拽,把她身上的棉袄给拽掉,黄珊忽然用头撞我,我往旁边一躲,她又往我脸上咬。我没躲开,被她狠狠咬掉嘴唇上,险些咬掉一块肉。

    我彻底被她激怒了,举起手就要揍她,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我,我说你个死脑瓜骨,你不是喜欢咬人吗,我就让你咬!我忽然把嘴贴在她嘴上,含糊不清说你咬吧,我就不信了你还能把我嘴给咬掉!

    黄珊起初还在使劲咬我,但后来就变成轻轻的触碰。我的嘴唇上火辣辣的,心里这会儿就快把这娘们给骂死了,但手上还在小心翼翼的拽她衣服。我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急忙脱下军大衣给她盖在身上,我说等会你穿上大衣,然后抱着我后背,我们两就穿一件衣服,能不能出去就看老天爷成不成全了!

    她也没说,我把她背起来,又把裤腰带解下来,在衣服上狠狠一系。直到天快亮了,我两终于回到招待所。爷爷跟我弟看我背着黄珊回来,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我把黄珊送到屋里,黄珊让我喊她爷爷进来。

    我出了屋,我弟问我哥到底咋回事?我刚才背她回来的时候就顾着找路了,当时真是心无旁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收拾一个烂摊子,又来了一个烂摊子。刚想跟我弟解释,爷爷突然出来了。

    我一见黄珊爷爷,我就忍不住紧张。谁知道爷爷一开口,就让我直接傻了。

    “找个时间,让你爹你妈过来一趟,咱们把事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