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见爹妈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3135字

    我弟这个傻小子太实惠了,问黄珊爷爷办啥事?

    黄珊爷爷面无表情说,吴铁林和我闺女的婚事!

    我弟一听老激动了,他根本就没想为啥结婚。我弟拍我肩膀,哥,你结婚了,你要结婚了!

    我这会儿一脚踹死他的心都有了!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我肯定会把这小子当叛徒,你这瞎参合什么!

    现在有两双眼睛盯着我,屋里可能还有一对耳朵听着,我知道我不说点什么肯不行,我咳嗽一声,说我还没到法定婚龄。

    黄珊爷爷说,那没事,把你爹你妈喊过来,咱们先把事情订了,啥时候结婚都一个样!

    我话到嘴边,本来想要继续推脱,但是一想起黄珊在山上那个刚烈劲儿,生怕她又做什么傻事,这时候也不敢乱说话。

    我说我得问问我妈,黄珊爷爷说应该的,明天黄珊和你们一起回去。

    我没想到这老爷子居然这么绝,这是逼婚啊!我心里直犯嘀咕,你说黄珊这丫头也挺好看的,又聪明又能干,你还怕她找不到对象?她要是愿意,想跟她搞对象的,至少得从我家排到学校门口!

    难道是黄珊家里拉了一堆债?但看起来又不像,就这地方,你就算往顶大天了欠,也借不出来两百块钱!

    我这会儿真是左右不是人,瘪犊子事儿全都归我了,也不知道说啥好,索性一句话不说。过了两天,黄珊身体差不多好了,我带着她和我弟一起回了省城。温老四见我带个女人回来,跟我说老弟真有你的,我那个是这么多年跑出来的,你这才几天就领回来一个!

    我是有苦难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办法,只能告诉温老四,咱们赶紧发车吧,我还等着回去呢!

    温老四和我说这车里坐不下这么多人,再说老娘们吃不了咱这种苦,你带她坐火车回去吧。我知道温老四这个不是往外推事儿,我跟我弟第一回跟车,遭了老鼻子罪,差点没抗住。黄珊身体刚好,再一折腾指不定还得犯病!

    但我又放心不下他们,温老四看出他的担忧,和我说你就放心走就是了,我开了这么多年大货,准成!

    我弟也在旁边凑热闹,说哥你跟我嫂子就放心走吧,有我在啥事都不能有!我说我担心的就是你这小子,平时跟个二百五一样,有事就会跟人干仗,你这回跟着咱四哥,你好好学学,遇到事情多留个心眼!

    我又叮嘱了一番,便带着黄珊离开了。这一路我右眼皮一直跳,跳的我胆战心惊,生怕我弟那边出事了。但想要回去,我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人,只好回家等信。我跟黄珊下了车,我告诉她这就是临溟。

    黄珊打量四周,喃喃说这就是临溟吗?我看出来,其实她也挺紧张。没办法,你要说搞对象,那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那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根本不是一回事!何况我两这又是特殊情况,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我妈开口!

    不过我在火车上也想好了,回家我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给我爹我妈来个一问三不知,有啥话让黄珊跟我妈她们娘两说,我妈是过来人,搞不好就帮我摆平了也说不定!

    我原本合计喊个三轮车,但黄珊说她想看看这个城市,我也没啥好说的,陪她走了一路。等到我家家门口,黄珊突然和我说她紧张。我看她一眼,跟她说我也紧张,我两相视一笑,车上那些尴尬忽然没了。

    我两进了屋,也没人应声,就听屋里乱哄哄的,像是有不少人。我推开里屋的门,就见屋里围了一桌人,正在吃杀猪菜。听到有人开门,一齐向我看来。我妈从桌上站起来,问我你怎么回来了,你弟呢?随后她才反应过来,我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一桌子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黄珊身上,黄珊被这么多人一看,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我原本合计让我妈跟黄珊娘俩关起门来说,没想到今天来了这么多人!要是换了别人也还好,反正我跟我爹那群亲戚都不太近,爱说什么也就说什么,但偏偏张媛媛一家三口都在!

    我硬着头皮开始叫人,看到张媛媛的时候,我就觉得张媛媛这丫头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我也说不上来。

    我跟我妈说我弟还在跟车,过几天回来。我大妹妹吴银河打小就精明,她知道我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就说黄珊是她同学,来找她的!

    我大妹不由分说拉着黄珊出去了,我原本还想解释两句,我大妹忽然在屋外喊我去买猪头肉。我松了口气,从屋里逃出来。我大妹给我打了个手势,示意去前屋说话。我们进了前屋,我大妹问我,咋回事啊哥?

    我直挠头,我在家里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这个大妹妹,一来她是个女孩子,又是我妹子,二来我妈身体不好,家里下到洗洗涮涮,上到日常开支都是我这大妹管,所以别看我是她哥,但我从小就被她管!

    我说黄珊,这是我大妹妹吴银河,屋里还有个小妹妹叫吴银萍。我妹说哥你赶紧的吧,到底咋回事你赶紧说,别让人干着急!

    我要是知道怎么说,我早就说了,还能在这儿墨迹吗?我妹估计也是猜到我有难处了,就跟我说,你现在别说话,我问什么要是对了你就点头,要是错了你就摇头。

    我妹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不干好事,把人姑娘弄鼓包了?我们临溟一般说怀孕就是有了,但要是意外怀孕那就说鼓包了。我急忙摇头,我妹又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惹祸了?

    我看了黄珊一眼,随后点点头。黄珊有点焦躁,估计是这一路给憋的,她直截了当和我妹说,我要和你哥结婚!

    我妹跟黄珊说,你再说一遍!黄珊一字一句告诉我妹,我要和你哥结婚!

    话音刚落,门被人给推开了。我们三一齐看过去,就见张媛媛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外。我心里直犯低估,这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过来凑什么热闹!

    张媛媛冷着脸说不行,他还没到法定婚龄不能结婚。黄珊估计也看出来了,张媛媛不是我二妹,她针锋相对跟张媛媛说,没事,我这趟来就是要把事情定下来。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办事,那都以后再说。

    张媛媛走进屋里,又说了句不行。我这会儿真是忍不住要骂娘了,你说有黄珊一个我就够烦了,你张媛媛过来添什么乱!

    我刚想说话,张媛媛就让我闭嘴。我估计也是从小让她批评到大,条件反射把嘴闭上了。张媛媛指着我,说她跟我订过娃娃亲,家长从两岁就见过了,要结婚也是她先结婚,还轮不到你!

    我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我爸跟张媛媛她爸是好朋友,我跟张媛媛又是同一天生的,她爸从小就老说,要我长大了和张媛媛搞对象。当时我才几岁,哪知道什么叫搞对象。后来有一次我妈跟我说,以后不愁找不到对象,就愁没钱结婚,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真有这么回事!不过我那时满脑子都合计怎么挣钱,搞对象的事情根本没往心里去,也就没当回事。

    黄珊皱着眉头,走到张媛媛面前,我这会儿不怕别的,就怕她两打起来,那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收场。我还准备去拉黄珊,她忽然笑了,她跟张媛媛说,现在提倡自由恋爱,你这包办婚姻已经过时了。至于吴铁林跟谁结婚,不跟谁结婚,你说了不算。

    张媛媛问黄珊,那谁说了算?难道是你说了算?

    黄珊没回应张媛媛,便在这时我妈忽然推门进来了。我妈看看张媛媛,又看看黄珊,说你小子真不让我省心!

    我嘿嘿一笑,也没说话,这时候我是真不知说点啥好。我妈让我先送张媛媛走,她还有话要跟黄珊说。张媛媛爸要跟我爸喝酒,所以就让我先送张媛媛回家了。我跟张媛媛走了一路,也实在不知说点什么好,最后莫名其妙问她陶晨有没有来!

    我这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完了我就想抽自己个耳光,哪知道张媛媛冷着脸跟我说,吴铁林,我要跟你说明白。我张媛媛懒得跟人抢你,我不喜欢你,也不在乎你,我是要告诉你,只有我不要你,没有你不要我!

    张媛媛狠狠把门关上,我目瞪口呆站在她家门口,这时才明白这丫头不是跟黄珊较劲,而是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被人“遗弃”!想想也是,她从小比男孩子还要争强好胜,在学校要考年级第一,在市里要考市里第一,从小到大只有别人输她,没有她输过别人!

    我无奈的回家,刚走到门口就见老三突然跑了过来。我跟他向来不对付,合计他又是来找不痛快的,我说老三,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要找茬明天再来!

    老三扶着墙大喘气好一阵,跟我说我找个屁的茬,你弟出事了!赶紧跟我走。

    我二话不说拉着老三就走,这时身后的门突然开了。我妈和黄珊站在门口,黄珊冲我大喊,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我不知道我妈怎么跟她谈的,但这会儿我也没心情再去关心他们说什么了,我现在只关心我弟!因为老三刚才和我说,我弟还在手术室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