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抢救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2658字

    我这辈子就没这么怕过!

    我跟老三屁颠屁颠跑到医院,嗓子眼里累的直冒烟。实话实说,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慌过。我站在医院门口,但我不敢进去。我不怕别的,就怕我弟没了。这小子从小跟我一起混到大,我干什么他就跟着干什么,揍没少挨,仗没少打,但好处从来就没捞到过。眼瞅着这日子刚往好了去,这人要是没了,扯再多瘪犊子也没用!

    老三递我一根烟,我深吸一口,呛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老三跟我说,林子,走吧!我跟他进了医院,一闻到医院那股味,我这会儿就忍不住呕吐,实话实说,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完蛋操过,但现在我真是六神无主了。

    老三带我去了急救室,急救室门口围着一堆人,我这会儿脑子太乱,根本就没注意谁在谁没在。黄老大从门口走过来,啥也没说,拍了拍我肩膀。我一抬头看到黄老大,本来合计说点什么,但眼光顺着他身后瞟到角落里的温老四身上。

    温老四这会儿正双手颤抖的抽着烟,这老哥们比我还完蛋操,一边抽烟一边哭。他一抬头看到我以后,眼泪更止不住往下流,铁林啊,四哥对不住你,四哥没把你弟看好!

    他这么一哭,我差点也跟着哭了。我揪着温老四的衣领大骂,你他娘的哭鸡毛,我弟活的好好的!

    我刚说完,就听砰的一声,急救室的灯灭了。我一见灯灭了,整个人当时就傻了。我们那会儿总说人死如灯灭,我跟我弟没啥学问,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就合计人只要一死,那灯就灭了。

    我突然上前叮咣五四拍急救室的门,周围的弟兄死活拦我也没拦住我。我冲着急救室大喊,吴铁山你个瘪犊子!我他娘的还没跟你混够,你要敢死老子现在就把你锤醒!

    门突然开了,我被门带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就见急救室里走出来一个女医生,寒着脸跟我说,喊什么喊,是不是病人死了你才高兴!

    我一愣,茫然的问女医生,我弟没事?

    女医生和我说,废话!砍后背又不是扎肺……

    我没等她说完,激动的抱着她狠狠亲了两口。她脸上一红,一把给我推开。我这才注意到面前的女医生非常年轻,估计跟我差不多大。长得很好看,尤其是一双桃花眼,能把人魂儿都给走。

    我连忙道歉,谢谢,谢谢!这会儿也真不知道说点啥好,后面那群弟兄跟着瞎起哄,反倒让女医生更不好意思了。她狠狠一跺脚,啥也没说就走了。我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二话不说就往急救室里跑,就见我弟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实话实说,这一刻我真恨不得躺床上那个是我,要是我不和黄珊回家,我弟也不会出事!

    我弟这会儿恢复意识了,看着我虚弱的笑了一下,哥,我跟你是一个妈,你可别骂咱妈了!

    一个老大夫不满的把我推开,病人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这要是平时,我肯定得跟对方打起来,但今天他高兴怎么摆弄我就怎么摆弄我,因为他们都是我弟的救命恩人!

    护士把我弟推出急救室,我这会儿才松了一口气,感觉身体的力量就像被人全部抽空一样,差点一屁股直接坐地上。黄老大把我拉起来,跟我说铁山没事了,咱们得听听你的,这回你说了算!

    黄老大带我们来到医院旁边的烧烤店,三十多号人把烧烤店挤了个严严实实。实话实说,黄老大这人挺够意思的,作为一个立棍儿的,让我一个手下小弟张罗事儿。当时我社会经验太浅,也不懂他这么做的用意,后来等我自立门户,我才明白他这手有多高明。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问温老四到底什么情况,温老四跟我说他两回程的时候让桥城当地的流氓给盯上了。我弟为了保护货物让对方给扎伤了。温老四说到这特别愧疚,我说没事四哥,我还得谢谢你把我弟给我带回来!我又问对方是什么人?老三说他已经打听完了,对方是桥城的托运站,很有势力。黄老大和我说铁林,有没有势力你不用管,这是我管的事儿,你就说干不干就完了!我点点头,也没说话。

    当时跑长线的就这样,很容易就会被人盯上,在外地人生地不熟,只要盯上那就没跑!毕竟强龙还不压地头蛇,所以说跑长途那就是玩命,没有个狠劲儿你进了这行那就是给人往嘴里送肉!

    我抽了口烟,这会儿反而不知道该说啥了。黄老大和我说,你说干咱就干,你说讲和咱就找人摆一桌。

    我感激的看着黄老大,就冲他这句话,我吴铁林这辈子就敢给他卖命!我把烟头狠狠按在桌子上,大吼一声干!

    我回家都半夜了,没等我敲门门就开了,就见黄珊哆哆嗦嗦站在门口,显然等我挺长时间。我推她一把,让她赶紧回去。她二话没说就把我拽屋里了。我这会儿正烦着,合计她又要墨迹搞对象的事情,指着鼻子告诉她,别跟我扯没有用的!

    黄珊一把拉开褥子,就见褥子底下全是砍刀、镐把。我当时就愣住了,也摸不清这娘们到底什么意思,就听她说,你要干仗,我就给你收拾东西。没人跟你,我就跟你一起干!

    我这辈子都没碰见过这样的女人!张媛媛虽然跟我从小青梅竹马,但是她肯定不会跟我一起干仗!我这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轻轻抱了黄珊一把,告诉她等我回来。

    我回了屋,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直挨到凌晨三点多,我妈突然推门进来。我妈满脸担忧问我,老二咋了。我不想我妈替我两操心,就说老二在鄂温那边做物流,那边有个师傅带他,挺忙的,也挺好。

    我妈跟我说,她刚才做了个梦,梦到老二被人砍了,她就吓醒了。我合计我妈虽然有点稀里糊涂的,但毕竟母子连心,继续留在家里恐怕要露馅,当时就存了走的心思。我尽量安慰我妈,我说妈,老二在那边天天吃苦受累,你这当妈的肯定要做噩梦。我妈就跟我唠叨,说她和我爸不争气,还得靠你们挣钱养家。

    我刚合计安慰我妈,就听门口有人喊我,我跟我妈说托运站那边还有事儿,我先去忙了。我妈叮嘱我注意安全,有事没事别老和人干仗。我也没说啥,混社会的能不跟人干仗吗?就算你不跟人干仗,人也得跟你干仗!

    但我妈就是个在家过日子的老太太,也不懂我们那套。我出了门,就见老三带着几个人站在门口。老三给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跟他走。我们一路走到桥头,就见桥头停着两辆车,黄老大坐在车里,示意我跟他一个车。

    我上了面包车,看里面坐了七八个人,估计后面那辆也差不多是这些。我当时还挺纳闷,去桥城就带这点人,这不是送人吃饺子吗!但是看黄老大和老三都在,也不是故意要坑兄弟们,也就没多说。

    面包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黄老大跟我说咱们到了。我以前也没来过桥城,这会儿看着夜色下的小城反而坚定了念头。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对方有多少人,敢碰我弟,那就不行!

    黄老大递给我一个土制的燃烧瓶,看着我问我敢不敢。

    我二话没说就把燃烧瓶接了,合计都没合计就往前跑。老三一把给我拦住,黄老大和我说,铁林你小子是不是犯傻!

    他说完从我手里抢了燃烧瓶,对着前面一辆车使劲儿扔了过去。就听砰的一声,挡风玻璃被砸出一个洞,跟着整辆车突然烧了起来。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虽然看不清,但也能听到来了不少人。黄老大喊司机开车,跟着从副驾驶回头看我,他跟我说,这瓶是我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