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谈判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3710字

    黄老大没说话,冲我点了点头。我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我说这两个小子要把我弟给弄成残废,就这么放了!

    黄老大和我说,他答应人了,有什么话都搁桌上唠开。我说不行,别人要我弟一条腿,我就要他命!

    黄老大愤怒的看着我,但我这会儿脾气一上来,哪还管你是谁?脖子一抬,当众跟黄老大叫起板来!

    那两个桥城盲流在哪儿阴阳怪气说,到底谁是老大?

    我刚要动手,黄老大上去又是劈头盖脸一顿踹,把这两个人打的一脸血呼啦的,跟两个血葫芦一样。但这会儿也没人注意他两,都在看我跟黄老大。他看着我说,你以后就明白了,跟人干仗就这样,第一波你要不占便宜,往后就占不到便宜了!

    我当时挺不服气,后来等我走出临溟才明白,除非你找外星人干仗,不然总有人给你当和事佬。你要是第一波不打回来,那你吃亏也没用,根本找不回来!

    我没说话,黄老大也没再吱声,场面就这么僵住了。我这会儿脑子清醒多了,开始有点后悔。我这是把黄老大给架起来了,根本没给对方留个台阶下。但我刚才把话说得太狠了,要是出尔反尔,往后我也就没脸再继续混下去了!

    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个名声,名声要没了,那你真就混不下去了,这也是为啥从古至今的流氓,宁可不要命也得要名的原因。

    好在我弟这时候开口说话了,这小子平时没什么心眼,但今天还真让他聪明一回。他跟我说,哥,咱听老大的,老大说放咱就给放了!

    我没吭声,往旁边让出一个位置。我能看见在场的弟兄们顿时轻松了不少,黄老大拍了拍我肩膀,也没说话。那两个桥城来的盲流从地上站起来,大摇大摆从我身边走过。其中一个还嬉皮笑脸跟我说,等我以后立棍了,再出来发号施令!

    我当时真是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踹死!但黄老大拦在我面前,他跟盲流说,我放你走是我讲道义,但我也没说就这么让你们走了。

    屋里的弟兄乌央乌央的,顿时又把门给堵上了。那两个盲流这时才知道害怕,黄老大把小何给喊过来,他说你不是尿多吗?给我往他们头上浇,有一个没淋湿的,我今天就把你那玩意给剁了!

    小何也没敢废话,当着我们一群人就把裤子给脱了。四个弟兄把两人按在地上,小何哆哆嗦嗦就想办事,但估计他这会儿太紧张了,站了两分多钟也没尿出来。我看黄老大开始不耐烦了,二话没说就把裤子给脱了,冲着两人头上一人来了一泼。

    其中一个盲流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骂,老子记住你了,老子要是不把你给办了,我就跟你姓!

    我也没有废话,提上裤子跟他说,我叫吴铁林!我原本合计尿完了拉倒,但既然对方这么说了,我也必须要让他们怕我一辈子!我说外面天冷,你们要这么走了肯定得感冒。那两个盲流恐惧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让小何把人给我按住了,我从旁边拿过一个热水瓶,顺着头就往下浇水。那盲流使劲儿挣扎,我死死的拽着他头,也不管热水是不是浇在我手上。一瓶子热水倒下去,那盲流被烫的哭爹喊娘,另外一个就嚎啕大哭,说哥我不敢了,我真不敢了!

    我也没跟他废话,我说你他娘的怕什么!你既然敢来,你就得有这个觉悟!我接过另一个热水瓶,左手刚被烫过,这会儿手上火烧火燎的,差点就没拿稳。好在黄老大给我搭了把手。我跟盲流说,这水浇你也浇我。我他娘的没照顾好我弟,我就该浇!我也没跟他再说废话,从头到尾又淋了一瓶,这才给他放了。

    那两个桥城盲流跌跌撞撞跑了,黄老大让弟兄们给我弟换个房间,病房里顿时就剩下我们两个。我这会儿真有点尴尬,也不知道说点啥好。没等我说话,黄老大先开口了,他和我说,铁林,我知道我这么做挺对不起铁山的,但你得明白,咱们混的是社会,干的是买卖,谁也不能把路都给走绝了!

    我说哥,我刚才不该跟你急眼,你要怎么打我都是应该的。黄老大拍了拍我肩膀,说得了,都是自己弟兄,扯这些没有用的干啥?他笑着和我说,要他以前的脾气,有人敢跟他说这话,他连那人都给一起揍了!

    他这么一说,我反倒更不好意思了。黄老大告诉我,其实你别看他挺风光的,但是吃了多少苦,咽了多少泪,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想给弟兄们泄愤,但到头来就能收拾两个小的,屁用没有!而且说出去还要让外人笑话,他黄老大没能耐,就能跟两个卡愣子撒火!

    黄老大又安慰我几句,说这个仇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到时候我要是躲后面,他一脚给我踹死!

    黄老大离开以后,我也跟着离开了。我看我弟病房里坐了好几个人,也没好意思再进去。我悄摸下了楼,刚出了月亮门,就见一男一女两人站在墙根上。两人外面都穿了个白大褂,应该是医院的大夫。

    我原本也没合计看热闹,但一听那女的发脾气让那男的滚蛋,就觉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我一拍脑门,这么爱叫人滚蛋的,这不是杨涵杨大夫吗!

    我悄悄靠近,隐约听到那男的跟杨涵说,你就让我看一下,反正你都给人看了!你要是不让我看,我转身我就给你说出去!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是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医生过来占便宜了!我合计这还得了!这事儿原本是因我而起,我要是没碰到也就算了,但碰到了就不能当没看见!

    我跑上去一把拽住男医生的脖领子,往后使劲儿一撂,把他摔了个结结实实。杨涵一看我原本还挺害怕,随后就大声咆哮,问我想干什么。估计她对我的印象差到极点了,压根就没把我当好人!

    我问她那小子想看什么,杨涵被我这么一问,顿时哭了出来。我刚才在病房里窝了一肚子火,这会儿忍不住大吼,我说你哭什么哭,你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杨涵被我一骂,哭的更凶了,朝我大吼,还不是因为你,他要看我大腿!他说我要是不给他看,他就让全医院的人知道!

    我合计这群知识分子真是太操蛋了!比我们这群流氓还缺德!我一回头发现那男医生要跑,上去一脚给他踢翻。那男医生跟我求饶,说他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杨涵跟我搞对象。我说你他娘的别跟我泛酸,我听不懂!你小子不是想看大白腿吗,我让你看个够!

    我一脚踩在男医生肚子上,奋起全力把他两条裤子裤腿给拽坏。他两条腿顿时就暴露在寒风之中!男医生哭着跟我说,要我放过他,他二大爷是副院长,要是惹了他我也没有好果子吃!

    我刚才在病房里就让那两个桥城盲流给威胁了,这会儿他这么一说,算是彻底把我给惹毛了。我哪还管你二大爷是谁,就这会儿,你二大爷就算是国宝儿我也得揍你!我拎起两条裤腿,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

    我对杨涵大吼一声,上楼把人都给我叫下来!杨涵没反应过来,问我叫谁。我说你就把我那群弟兄叫下来,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多叫点人一起下来卖呆儿!

    杨涵这会儿都傻了,我就催她赶紧的,你再慢点,等会儿人被冻死了,你也得负一半责任!杨涵紧赶慢赶往医院里跑,没过一会儿我那群弟兄和医院里其他闲人都赶过来。一群人把墙根围了个水泄不通,那男医生一见这么多人,嗷一声就晕过去了。

    我说这王八蛋想占女医生便宜,被我给逮住了,今儿我也不给他送局子了,就让他冻二十分钟,保证他下半辈子都不敢起坏心眼子!我那些弟兄跟着瞎起哄,周围那群卖呆儿的一看更起劲了,说什么的都有。

    我站了十来分钟,让弟兄们给男医生抬回去,这会儿卖呆的才都散了。等我走到楼门口,就见杨涵站在门口,冻的满脸通红。她看着我,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好。我说得了,不知道说啥就别说了,这事儿因我而起,我也得负责替你摆平了!我也没心思跟她搭讪,说完就往我弟病房走。但杨涵还是跑上来,跟我说了句谢谢。

    我一回头,她也没注意,两人又来了个脸贴脸儿。她骂了我一声流氓又跑开了。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就犯嘀咕,这知识分子就是麻烦,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跟有病一样,别看她长得好看,谁要是跟她搞对象,那肯定要倒八辈子血霉!

    三天以后,黄老大带着我跟我弟去了省城。黄老大在车上跟我们说,今天要见的都是大人物,让我跟我弟别胡说八道。我说你放心,等会儿我就把自己当哑巴!

    等到地方,我一下车整个人都傻了,以前去过最豪华的地方就是我爸单位礼堂,但跟这一比,连厕所都算不上!

    黄老大回头看了我跟我弟一眼,说走吧,赶紧进去吧,你们再看看里面,就知道什么叫上层人了!

    我估计他以前肯定也被吓傻过,不然哪知道我跟我弟想什么!我们一群人刚往里面走,就见一行人从里面出来。我无意中看见其中一个女人,下巴差点没掉地上!黄珊、张媛媛、杨涵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但在这个女人面前,连脚后跟都比不上!

    我跟我弟说,我说我吴铁林这辈子要是睡不上她,我就把我自己给阉了!我弟也没吭声,我估计他跟我差不多,也被那女的跟震住了。她冲着我捂嘴一乐,在我耳边轻轻说,吴铁林,我记住你了,你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何亦薇!

    何亦薇和我擦肩而过,我还傻乎乎站在原地。黄老大拍我肩膀,苦笑着对我说,铁林,你小子爱耍流氓回家耍去,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儿!

    我知道黄老大没条类我,我跟我弟在这里,可能连个看大门的都不如!我两也不敢多说话,跟着黄老大一路走到一个包厢。黄老大站在门口恭敬的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黄老大带着我跟我弟进门,其他人则被赶出包厢。

    我刚进门,就见桥城托运站那个管事儿的头头也和我们一样站在门口。他身前站着一个光头,估摸应该是他们大哥,正在弯腰赔笑。正中间四个人正在打麻将,完全没注意我们这群人。我知道这几位的分量已经超出我能想象的范围,大气儿也不敢出。站了能有半个多钟头,就听其中一个穿黄衣服的老头说,就这么着吧!

    我一脑门子问号,根本就没听懂。黄老大和光头急忙应了两声,带着我们就往外走。我们出了包厢,就见黄老大和光头一脑门子汗,我弟问黄老大,咱们不是谈判吗?黄老大小声说,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