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拼命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1本章字数:2943字

    我没想到还真有胆大不怕死的,居然还在这里等着!

    我知道今天是个不死不休的局,就算我想放过他,他也不能放过我们。对方一铁锹往我脸上铲过来,我急忙躲过。

    对方手里有家伙,我要是硬拼非交代在这里不可!就算我想跑,何亦薇首先就是个包袱。就算我再操蛋点把她一个人给扔了,只要对方一招呼,他那些弟兄肯定也得把我给堵了。所以说不管怎么样,都得尽快把面前这人撂倒了!

    刺青男下手很硬,但是没啥技巧。我估摸着他这路人虽然比我们心狠手辣,但毕竟不像我们这群混社会的成天跟人干仗,打架技巧上完全就靠大力出奇迹。我合计他要不这样,那我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我掂量着对方这一通乱抡,劲儿也快使得差不多了,这会儿也顾不上操蛋不操蛋了,趁着他往我肚子上铲,我一脚把铁锹按在地上,顺手挖了一堆土就往他脸上扬。对方显然也没想到我还有这套路,瞬间就被土粒迷了眼睛。

    我趁着他视线模糊,拿起铁锹往他头上拍。其实拍那一刻,我也挺后怕,万一要是闹出人命,那就不是小事了!但一想到要么是我死,要么就是他死,心肠又硬了起来,下了狠手。对方被我一铁锹拍倒下,我看对方还有出气儿,应该就是被我打晕了。再想下手,可就没有刚才那么果断了。

    何亦薇告诉我,不行你就把他腿给拍折,我合计这倒是个办法。二话没说连续两锹砸在他膝盖上,对方虽在昏迷之中,但也疼的够呛。我扔了铁锹,拽着何亦薇就离开。这会儿路上也没什么车了,走到半道儿,何亦薇突然崴了一下。我合计这荒山野岭的,要在这儿等着,那等到死也不一定能碰上个人,背着何亦薇就往省城方向走。

    我两一直走到天蒙蒙亮,总算是搭到一辆货车。司机送了我们一程,好歹算是进了城。我把骨灰盒还给何亦薇,何亦薇和我说她这个人不喜欢跟人道谢,因为嘴上说的,始终不如做的。大恩不言谢,往后总有报答的时候。

    我跟她说,以后可别犯傻了,再来一趟可没人陪她。我送走她之后就回了宾馆,我弟等了我一晚上,左等右等我也没回来,这会儿一看到我,一脑门子问号。我说我一晚上没睡觉,你可让我歇歇吧。我弟说还歇什么歇,黄老大那边让我们回去,说是有一趟急活!

    我们一路回到临溟,连家都没空回就跟温老四开始装车。等到凌晨三点半,我们才装完车出发。温老四跟我们说,这次我们要去鲁南,赶在年前走一批布料。我弟说原以为有什么大事儿,不就是去鲁南吗,这还不是手拿把掐的!

    温老四一脸凝重,说你懂个什么,要不是托运站最近忙不开,他压根就不想往鲁南跑!尤其是快过年了!我知道温老四不是那种小题大做的人,就说鄂温那边也挺乱的,咱还不是照样过去了?

    温老四说我们没往南面跑过,所以根本不懂这里面的情况。鄂温那边人虽然彪悍,但好歹就是要钱,了不起跟你干一仗。但鲁南那边可不一样,那边人可比鄂温人狠多了!我知道温老四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条类我们,就问他鲁南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温老四说你跟你弟干仗算是一把好手,但鲁南那边的人打小就练武,别说你们两个,就算加来十个,也不一定是人家一个人对手!

    我弟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跟温老四说,四哥你也别涨他人志气灭咱自己威风,谁行谁不行,到时候咱手底下见真章!温老四唉声叹气,也没再多说。我估计他也是怕说多了动摇军心,到时候这趟车就不好跑了。

    黄老大在我们出发前喊了我一声,我从车上下来,黄老大跟我说,铁林,要不是这趟活不好走,我也不能喊你来,大过年的,谁也不愿意折腾!我说没事,又问黄老大到底哪里不好跑。黄老大跟我说,接货那人跟他有点矛盾,那人在当地很有势力,让我到了鲁南以后,凡事都小心再小心!

    我合计黄老大不是那种喜欢没屁阁楼嗓子的人,他既然这么说,那这事儿肯定是不容小觑。我点点头,说哥你放心,我这边肯定全力以赴!黄老大点点头,又送我上了车。我弟问我怎么回事,我怕他跟温老四担心,就说黄老大说了,这趟回来要给咱们奖金!

    我跟我弟有了温老四的提前量,这一路算是睁大眼睛卯足了劲儿。不过我弟跟我不一样,我是合计一路顺顺利利下来,完事安安生生回家过年。但这小子自打上次被桥城坤哥给蹲了以后,一身子骨力气那是没地儿使唤,就等着在这块发泄呢!

    温老四带着我们一路开进鲁南,刚一进鲁南地界,温老四就和我两说,别的时候他不管,但这次不管怎么样都得听他的。我跟我弟说四哥那没问题,您是老行家,也算是我们半个师傅,您说咋样就咋样吧!

    我们平常都是赶夜路,但这次进了鲁南以后,反而是白天开车晚上睡觉。我跟我弟还挺不习惯,但有了温老四的提前叮嘱,这会儿也没多问。不过好巧不巧,第二天路上货车在路上耽搁了,正跑在两地当间儿,这会儿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赶夜路往前开。

    我们开到后半夜,这会儿也是人困马乏,主要是这次生物钟没调好,一阵白一阵黑的,给我跟我弟弄的挺迷糊。眼看再有个把小时就能开到有人家的地方,温老四还挺高兴,就听后车厢忽然传来两声闷响,就跟东西砸在地上一样。

    我跟我弟的困意顿时被这声音给惊出九霄云外,温老四说完了完了,怕什么来什么!他这会儿也没废话,从脚下面掏出一个破布袋子递给我跟我弟。我两接过袋子,一打开发现里面藏着一杆土炮一把硬弩。

    我两一惊,温老四这次玩的可不小,这是要往死里干啊!温老四和我们说,等会他得一直开车,车不能停,只要一停车,咱爷三准玩完!

    后车厢的声音越来越近,我弟按耐不住性子,这会儿就想爬出去给人来两弩。温老四让我弟在车里老老实实呆着,他跟我说,这土炮没个准头,等会你就往天上放,告诉人家咱车里有家伙,谁也别把谁死里逼!

    我弟一听没他什么事儿了,忙问那他呢?温老四说,要是他们不怕死,那就只能请他们吃弩了!

    我还是第一次拿土炮,握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心里一半兴奋一半紧张。耳听的对方越来越近,我按照温老四的吩咐,把土炮支出车窗,对着天空放了一炮。我这一炮放完,后车厢的声音顿时停了。温老四让我对着外面喊,开车走夜路的都是一家人,咱一家人不进两家门!

    我像模像样的学了一遍,就听后车厢上的声音突然往远了传,跟着便有人拍后车厢的护栏。温老四舒了口气,但还没等他说话,我弟突然对准后面打了一弩。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砸在地上。

    温老四冲我弟怒骂,吴铁山,你个王八犊子你作死啊!

    我弟一愣,这会儿也知道闯祸了。我知道眼前你甩锅没用,忙问温老四,这回怎么办?温老四说还能怎么办,跟他们干吧!

    我跟我弟二话没说,带上土炮和硬弩,打开车门就往车顶上爬。我两刚爬上来,就见一个精瘦的小子跟个猴儿似得拽着护栏,他愤恨的瞪着我跟我弟。我说你他娘抢我东西你还有理了!他对着我说了一通鲁南土话,我也没听懂,估计他这会儿也没什么好话。

    我说你个逼养的,你还敢瞪我!我二话不说,对着他兜头盖脸就是一个土炮。但这玩意实在是准头有限,偏的不能再偏了,别说人没打着,那后坐力差点把我自己给崩下去。好在我弟眼疾手快,一把给我拉住。

    我弟说哥你看我的,王八犊子我就烦这种光挨打还瞪人的!我弟对着他干了一弩,这小子手下比我有谱多了,对方想跳车都没能跳开,直接就穿他肩膀上了。精瘦小子被弩劲直接扫出后车厢,温老四也没停车,所以我们也没机会去看,不过按我两估计,这小子就算命大没死也得落个残废!

    我们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挨到天亮了。刚进了前面一个村,还没等找到地方歇脚,刚下车不远就见一群人突然拿着镰刀朝我们跑来。温老四大吃一惊,脸色儿都变了,说完了完了,跑人老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