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什么情况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2本章字数:2626字

    我合计我还吱一声!我再吱声,我就得喊你媳妇了!

    我妈不由分说,把我推进屋里。我们一家人围着圆桌坐着,我妈把黄珊安排在我身边。我弟从兜里掏出钱地给我妈,说妈,你给我们攒着,以后留着我跟我哥结婚用!

    我合计我弟这小子,要么就是操大海,要么他根本就是个敌特,你说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提结婚!

    黄珊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我妈笑呵呵把钱收了,问我跟我弟这趟下来辛不辛苦。这要是往前,我这嘴皮子早就吹起来了,但今儿不行,今儿我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没有人注意我才好!

    然而我妈就没打算放过我,跟我说要和我说个事儿。我心里咯噔一声,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大妹妹给黄珊递了一个碗,说姐,你给我哥烫一下,我哥胃不好,喝不了凉的。黄珊接过碗去了外屋,我浑然没有注意到我大妹妹在提醒我。就听我妈说,铁林啊,我收黄珊当干女儿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弟先激动了,我弟问,妈,不是结婚吗!

    我推了我弟一把,说你给我滚蛋!

    我弟嘿嘿一笑,不敢再多说。我妈说是这样,你和珊儿还小,都没到结婚年龄,要是这会儿结婚,外人少不了要说闲话,我合计就先收她当干女儿,回头等你们到岁数了,咱们该咋样就咋样。

    我爹我妈虽然管不了我跟我弟,但搞对象结婚这种事情上我妈却做得了主。我这会儿也不知道说点啥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黄珊端着大碗进来,放在我跟前,说你胃不好,先喝点热乎的。

    我来不及喝,我妈又和我说,等年后,我寻思再盖三间房。一间给珊儿,一间给你弟,还有一间我和你爸住。我说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是偏心啊,凭啥给我弟不给我!我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我真是恨不得给我自己两嘴巴!这还用问吗?这不就是要我跟黄珊一个屋吗?

    我大妹妹说,反正早晚有你的,你急什么?

    我也没多说,这会儿是说啥错啥,我干脆就灌我爹和我弟喝酒。我们爷三喝了一下午,醉成一团。我躺在炕上呼呼大睡,睡了一半,忽然感觉有人在碰我。我睁开眼,就见我妈用热毛巾给我擦头,我说妈,你赶紧歇着去吧。

    我妈说,铁林啊,你起来了,妈有话跟你说。

    我眼目前是最怕有人跟我说话,我说妈,我头疼,要不咱有啥话明儿个说得了。

    我妈说她就几句话,说完了她就走。我没奈何,只能听我妈说话。我妈问我,你是不是不想要黄珊?我被我妈开门见山问的一愣,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我妈又问我,那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有相好的了?

    我说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原来成天和人干仗,哪有时间搞对象。现在天天跑长线,更没时间了!我妈就说,你又没搞对象,又没喜欢的,黄珊这丫蛋,我看她挺好的,那你还差啥?

    我就说,男子汉大丈夫,先立业后成家,你说我连个事业都没搞出来,寻思什么搞对象呢!我妈说得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就是心气高,想要挑个更好的!我没回答我妈,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按理来说,黄珊这姑娘挺好的,人又漂亮,又机灵懂事,接人待物也都头头是道,这样的姑娘跟我,换了别人做梦都能笑醒!但我就不想扯这事儿,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可能真像我妈说的,我还在等更好的。

    一想起更好的,我就忍不住想起了何亦薇,也不知道那个狐狸精现在在干什么!

    我妈说,妈也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要是喜欢人家,妈就给你留着。要是你真的一点感觉没有,妈也不能塞给你,那妈就真把她当女儿,到时候给她找个好婆家,再送一份嫁妆!

    我不由感叹,到底是我亲妈,不管我是对是错,不管到什么时候都站在我这边。我妈让我睡觉,她走了以后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听门轻轻的被推开,跟着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我知道进来的是黄珊。

    黄珊拿着一条热毛巾,要给我敷脸,我握住她的手,吓了她一跳,显然她没想到我已经醒了。黄珊问我,醒了还不吱声,吓了我一跳。我问她这些日子待的习惯不习惯,想不想她爷爷。黄珊说她挺想她爷爷的。

    我合计也是,毕竟她跟她爷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我说要不你回去一趟?黄珊一听我这话就急了,问我是不是想要赶她走!她说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不是那种不值钱的女人,如果我真没那个意思,她也不会赖在我家里不走。只要我一句话,她立马就回老家,今生今世肯定不再缠着我!

    我知道这小姑奶奶的脾气,上次跑雪山里差点把命都给搭上了,我这要是跟她说我现在不想搞对象,她指不定就得从新力大桥上跳下去!我说你可别胡思乱想,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我知道你是个闲不下来的主儿,就跟我一样,要不赶明儿个我给你找点活干?

    黄珊说她想和我一块儿跑长途,我说你可得了,跑长途压根就不是女人干的,你说你细皮嫩肉的,跑两趟下来你不得跟对门那条老京巴一个德行。

    黄珊轻轻一笑,问我那你说我干点啥好?我说你这娘们之前不是挺能耐的吗,在火车上把我跟我弟忽悠的跟王八蛋一样。黄珊就说,那她也不能忽悠人啊?上次那也是情非得已。我说你想哪儿去了,我说你是天生就有生意头脑,要不你干脆想个辙,做点啥小买卖得了!

    黄珊一听这话也挺高兴,说她这些天好吃好喝,跟个菩萨一样,早就闲的五脊六兽了。她说她有主意了,让我明儿个陪她出去一趟。

    我合计这倒也好,总得给她找点事情干,要不然她成天合计跟我搞对象,迟早把我给祸害了!第二天一大早,黄珊就把我给拉出来了。我问她要往哪去,她说你别问,就跟着我走就完了,反正我不能害你!

    我跟她坐上客车,发现是往桥城去的。我合计你这傻娘们,还说不是坑我,你这去桥城这不就是要坑我吗!但我也不想打扰她的兴致,就跟她上了客车。我们到了桥城,黄珊带着我辗转来到一家鞭炮厂。

    我问她是不是想卖鞭炮,虽说临溟这里家家户户过年都放两炮,但我之前和我弟其实也搞过这玩意,实话实说,没什么赚头,真正有赚头的,都在鞭炮厂了。就我们这些散户,你累死累活年前卖出去一批,等过完初八,点背的,还得可劲儿散货,不然等年一过完,谁还跟你买这玩意!到时候有多少算多少,都得折手里!

    最主要的,这会儿还是八十年代,这会儿家家户户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哪有什么闲钱过年!要是以前,我们过年能多吃两顿猪头肉,吃两顿饺子就谢天谢地了!

    我跟黄珊说,要不我跟黄老大说一声,就说我弄了一批鞭炮,便宜点出给他得了,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黄珊看了我一眼,问我能拉下脸来求人吗?

    还没等我说话,一个一身西服的胖子带着两个跟班从车上下来。胖子小跑向鞭炮厂,路过我跟黄珊的时候故意撞了我一下。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我看着胖子一脸挑衅才明白他是故意的。

    胖子冲着我趾高气昂说,你一个小散户还想买鞭炮?做梦呢吧兄弟,要买回头找我买吧!我看着胖子带着跟班进了鞭炮厂,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黄珊忽然问我,想不想收拾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