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捡货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3195字

    黄珊在后车厢呆了一路,要不是我们刚才被人撞了,这会儿根本还不知道后车厢里还藏着一个。我看她冻的嘴唇发紫,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我说赶紧上车暖和暖和。她说不行,咱们得把货都给收拾了,不然等会丢了算谁的!

    我两刚要下去捡东西,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一堆人。我原以为这群人都是过来凑热闹卖呆儿的,或者是热心群众过来帮忙的,哪知道还没等我说话,那群人冲上来捡起皮夹克就往回跑。我跟黄珊一见大惊失色,拼命想上去拦,但人太多了根本就拦不过来,你堵了这个,另外一堆你也堵不住。

    不一会儿,这群突然冲上来的人就跟蝗虫一样又都跑没影儿了。我跟黄珊愣在原地,这会儿真是欲哭无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温老四从车上下来,跑到后车厢发现皮夹克少了一半顿时傻眼了,他抱着头蹲在地上,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合计这会儿抱怨是屁用没有,一把拽起温老四,问他那群人都是什么人!温老四跟我说他也不知道,他跑长途这么多年从来就没碰过这种人。这时候后面那车里下来个男人,他跑过来跟我们说,我们都中招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跟我说他是电视台的。他说他以前就听人说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群人都是高速公路两边的村民,自然是靠高速公路就吃高速公路了。

    其实不光是这群村民,在我们临溟的英镇,早就有人这么干了。英镇是我们东北这一片的重矿镇,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当地的镇民大部分都去了矿里面干活,但也有少数的好吃懒做心术不正,就天天在道两边等着捡车上掉下来的漏。后来天长日久,这群人合计这么干虽然能挣钱,但也就是一点小钱。身为英镇人,凭啥矿里面的钱都让别人挣了!他们便成群结队埋伏在英镇几股道旁边,但凡有车经过,他们都弄两根大粗绳子,突然在后车厢来这么一道,这就叫扒炉灰,当地人戏称这是矿里给他们上炮!

    今天抢我们皮夹克这伙村民也跟英镇那群人一样,提前先给你设好套,等着你撞上来他们就上来捡一波,捡完了就走!我说这他娘的不是犯法吗!电视台的大哥叹口气,说这群老百姓就是合计法不责众,出了事儿就一群一伙给你闹,谁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我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周扒皮都不敢上我这扒炉灰,这群王八蛋倒来了!电视台那个大哥劝我息事宁人,大过年的就当吃个哑巴亏。我说我吴铁林这辈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我要是不把我这半车货找回来,我不如找个河跳了!

    电视台的大哥给我一张名片,说他也赶着去丈母娘家,让我们回来上电视台找他,到时候他赔我们修车费。我们三回到车上,温老四这会儿就跟世界末日了一样,我说四哥,这么长时间咱风里来雨里去,你别一出事儿就跟死了老婆一样!

    温老四说老弟啊,这要是换个人,咱们大不了就赔钱,但这是杨老三啊!杨老三那是个三疯子,完全不讲道理!

    我说我知道,而且还就是他找的我,有什么事儿我兜着!

    我这会儿也没什么主意,身边的黄珊这会儿反而出奇的冷静,黄珊说这群村民软硬不吃,咱们就得给他们来点别的!我问黄珊别的是什么?黄珊说她以前经常在一些村里做点小买卖,她很熟悉这群村民的特性,落后,愚昧,他们不懂法律也不怕法律,不过他们也有怕的。我问她怕什么,黄珊跟我卖关子,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说你这娘们还飘上了,黄珊说谁让你老说跑长线不是女人干的事情!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感情这娘们早就记恨上了,这是奔着跟我较劲找后账!

    黄珊让我跟温老四去置办东西,她留在车里看车。我两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黄珊要的东西都给一一弄齐了。黄珊让温老四在车里看家,别我们这边刚把东西找回来,回头车上这些皮夹克又都丢了,那就成了熊瞎子劈苞米,捡一个丢一个。

    我跟黄珊进了村子,就见家家户户都是院门紧闭,我两跟个鬼子进村一样,先来一波扫荡查看地形。黄珊挑了个最开阔的地方,让我把东西都一一摆上,等我摆好了油锅以后,她让我去拿着锣鼓挨家挨户叫人。

    我之前也没敲过这玩意,这会儿是谨记黄珊的话,锣鼓喧天,有多大劲就使多大劲。我这么一通乱敲之后,村民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我也没有废话,一边敲一边跟黄珊汇合。等我到地方了,就见黄珊把油锅煮开了,热油正在锅里噼啪乱响。

    黄珊扫了一眼四周,说我姓黄,家里供的保家仙是黄三彩。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大仙之前传授过我滚油锅的伎俩。我知道今天来的诸位里面肯定有捡到我东西的,只要你们退回来,那黄大仙儿肯定是不知者不怪。要是不交出来那也行,今儿个我怎么滚的油锅,大仙儿她日后肯定也得找你们滚上一遍!

    在场村民有的不服气,就说黄珊,你这闺女,空口白牙的凭啥说我们捡你东西了,有证人吗!我在旁边看着,也没说话,主要是我知道黄珊这小丫头,从来都不打无把握的仗。她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摆下油锅阵,那肯定就能收回来!

    黄珊笑了笑说,这位大哥,黄仙儿她老人家有言在先,只要你没拿,就算你把手伸进去了也没事儿。但是你要拿了还不说,那黄仙儿肯定不会跟你客气,因为你这不是在骗我,你这是在骗黄仙儿!

    黄珊一句话说完,那个村民立马不说话了。我们东北这边一直对黄鼠狼就又怕又恨,主要这东西太邪门了。东北这边儿的家家户户,至少都能说出来十个以上关于黄仙儿的传说。其实这还不算什么,以前东北还有黄元教,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信这个,根本没人信什么神佛。

    黄珊上前一步,目光扫向四周的人群,说有没有敢拍胸脯子说自己没拿的,如果有您就来试试,我也不让您白试,只要您敢来这么一下,我立马再给您一包皮夹克!

    村民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来。黄珊说你们不敢来,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给我打了个眼色,示意我赶紧吹锣打鼓。我在一旁瞎砸了一通,便在此时黄珊一把将手伸进油锅里!虽然锣鼓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我还是能够清楚的听到村民们的惊呼声。

    黄珊把手伸进去以后停了半响又拉了回来,村民们睁大眼睛看着黄珊,目光之中闪过恐惧的神色。黄珊一脚将油锅踢翻,热油淋在地上噼啪乱响。黄珊又说,黄大仙还传了我一门隔空取物的技法。诸位现在把捡到的皮夹克拿回来,黄大仙自然不会追究,要是再晚,那我也只好先说一句抱歉了!

    村民们被黄珊这一套给忽悠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突然往家跑,跟着便像得了传染病一样纷纷跑回家。不多时便提着皮夹克回来了,黄珊跟众人说了声谢谢,黄仙儿说了,大伙将功补过,她跟大伙自然是井水不犯河水。

    温老四见我们取回了皮夹克,惊喜问我们怎么办到的。黄珊说也没什么,就靠一个字儿——蒙!其实这事儿要是再往后几年肯定要完蛋,但八十年代民众普遍都比较愚昧,别说科学了,大部分民众根本就没上过学!这也是全国各地的气功大师、各路仙家横行霸道的原因。要是再往后推二十年,这些气功大师早就没有市场了,还骗人?被人关起来轮大米还差不多!

    我问黄珊当时怕不怕,黄珊淡淡一笑,说她以前做小买卖的时候见过一个江湖骗子耍过,她之前没搞过这么一手,今天这也是第一次,实话实说她其实也挺怕的。不过等手真伸进去了发现里面是凉的,就一点不怕了。

    我说你这娘们挺有道行,她就拿话堵我,问我女人能不能跑长线?

    我没回答她,其实这丫头她不知道,我不是担心女人托我后腿,我其实就是不想她吃这份苦!

    我们一路跑到春城,我跟温老四着急忙慌把皮夹克给送到地方,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温老四说今晚上就不赶夜路了,明儿个再回去。我合计这一路也没少折腾,虽然眼下正是过年,但也不差这一天。再者来说,我们三人里面就温老四一个人能跑,他要是疲劳驾驶,那我们就真是在玩命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敲黄珊的门,但门里面没人回应。我下楼问前台,前台说黄珊一大早上问了市场的位置就过去了,我让前台帮我给温老四带话,就说我去市场走一圈,等会回来。

    春城市场是个综合性市场,说白了就是卖啥的都有,主要是搞批发,也走小波零售,这在八十年代来说可是很少见的。我进了市场,春城市场占地极大,估计比我们学校得大上至少三五倍。我走了一圈也没找到黄珊,刚合计要不回去等得了,就听黄珊跟人吵起来了。

    “老板,你这样就不讲道理了,咱们刚才不是谈好了吗,你怎么一转眼都卖给别人了!”

    我探头看去,就见黄珊正站在一个柜台前,跟摊主吵得不可开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