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商机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2862字

    我怕黄珊吃亏,急忙跑过去,我问黄珊什么情况,黄珊满腹委屈跟我说,她跟人砍了半天价,本来已经说好了的,但老板一转身就把东西都卖给别人了!

    我仔细一看,发现黄珊找的是一家纽扣商铺。我说不行咱就换一家,这市场里又不是就他一家卖纽扣的。黄珊说不行,我之前都走遍了,整个市场里就他家纽扣最新潮,而且卖的最便宜!

    我就问老板,我说咱们做买卖就是做一个信字,您这样有点过分了。老板跟我叹气,说大兄弟,这不也是没招吗,你问问你对象她要多少,就两袋子!你再看看人家要多少,人家一下要我一半货,能一样吗?

    我一看老板跟王八吃秤砣一样,明显是铁了心,估计他是觉得这种纽扣好卖,奇货可居,不愁卖就把黄珊打发走了。黄珊还要理论,被我一把给拉走。我说你先别着急,咱们想个招儿制他!

    我带着黄珊回了旅店,把温老四叫醒。温老四问我要干什么,我说等会你去一趟市场,帮我办个事儿,你就找全市场都有的纽扣,告诉每家老板有多少要多少,两天以后你过来拿货!温老四问我这是要干什么,我说你也甭废话,照我说的来就行了。

    温老四走了,黄珊问我是不是疯了,买那么多纽扣卖的完吗?我说那是温老四去订的,又不是我去买的,两码事儿。黄珊可能隐约猜到我要干什么了,说你可真缺德。我说缺德不缺德的,这不也是让人给逼的吗?他要是不来这手,我也不能搞这么一套是不是?

    两个多小时以后温老四回来了,我告诉温老四咱今天先不走了,回头咱换个好旅店,再找个好馆子,今儿我做东,咱就在这春城过年!温老四说你小子就缺德吧,自己做买卖还得拉上一个。我说四哥,你别挑我理,回头挣钱了我算你一份,要是赔了我自己担着。

    温老四说得了,我这没少从你小子这得好处,我要再不知足那不是给脸不要脸了吗?回头你就好好请我喝顿酒就完了!

    我跟黄珊又去了一趟市场,我们再次来到之前那个纽扣商铺。我跟老板说,回头你要是想卖,那我只能出刚才那个价儿!不过这次我全都包了!刚巧这时来了几个人,拿着一枚纽扣问老板,这种还有没有了?老板说这种的都卖疯了,整个市场全都订出去了,你要是想要没问题,但是得等着。

    老板这会儿也没空搭理我们,急冲冲往外跑。我带着黄珊不远不近跟在他后边,就见他跑到一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他捂着耳朵跟电话另一头说,要哪种哪种纽扣,再来五十件!我一听他这话就知道,这老小子算是没跑了!

    我带着黄珊回了旅店,我们三中午就在外面好好吃了一顿。温老四喝多了以后有点闲不住,说他要去外面潇洒潇洒,我就跟黄珊待在旅馆里。第二天我带着黄珊在春城一通转悠,我发现黄珊这娘们有个特点,哪里人多她就往哪里钻,不过她不是去卖呆儿,而是看人群都喜欢什么。

    我看着黄珊,这一刻我觉得这娘们其实真的挺好的,她跟我是一种人,都是真正有心思闯一闯的人。而且这丫头比我强的一点是,她比我更专注。这要是换了我,早就跑没影儿了!

    我这会儿不禁想,如果以后我真跟她好了,其实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就冲着她这个劲儿,我两也能把日子给过红火了!

    黄珊从人群里跑回来,看我发愣就问我是不是看到漂亮姑娘了,我说我站在这儿半天了,就数你最好看,你要非说我看漂亮姑娘看傻眼了,那也是看你看的!黄珊被我说的脸都红了,说我这个人油嘴滑舌,以前肯定没少占人姑娘便宜。

    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妈说我以前就差钻钱眼儿里去了,哪有功夫看漂亮姑娘!黄珊说她不信我。我说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我看前面不少人围在一起,拉着黄珊挤了进去,原来是个卖手工木梳的。我看着木梳做的挺精致的,想也没想就给黄珊买了一只。

    黄珊接过木梳,默默看了我一阵。她忽然问我,知不知道送木梳的含义。我说这有什么含义,你头发这么好看,我送你块木梳不是挺正常吗?

    黄珊没说话,默默把木梳退给了手艺人,说不好意思,我木梳够多了,不需要了。黄珊转身出了人群,我见她忽然拉下脸,也有点莫名其妙。这也怪我太年轻,送礼物之前根本不过大脑。

    我追上去一把拉住黄珊,我说你这娘们又发的哪门子疯?黄珊没搭理我,一语不发回了旅店。我站在她房间门口,敲了好几次门,她也没给我开。我合计变着法的哄她开心,但她压根就不搭理我。就这么一直熬到第二天,我合计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就去敲她门。我说该去市场了。

    黄珊总算是给我开门了,但一张脸面无表情,就算是缺心眼也能看出来她这回非常生气。我们去了市场,就见那一排卖纽扣的一个比一个着急。我一看这情况,合计差不多了,也该我出场了!

    我拉着黄珊走到上次那个摊位,还没等我说话,那老板就憋不住了,问我们要不要纽扣,现在这种纽扣卖得可火了,不过想买的话要多买,能拿多少拿多少,毕竟你也知道,这东西现在是紧俏货!

    我嘿嘿一笑,合计这老板还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谁给你下套搞得挤兑风波你不知道,你还跟我面前玩这手了!我说不好意思,我就是过来溜达溜达。我拉着黄珊就要走,那老板一脸无可奈何急忙把我喊住了。

    黄珊拿起上次那个纽扣,说这种的你再便宜点,我都给你包了!我知道那老板上次被温老四这么一忽悠,肯定又进了不少纽扣,现在手里的钱基本上都砸进去了,肯定着急往外散货。

    那老板唉声叹气一阵以后说行,只要你能包了,我就再便宜五分,我这可都是成本价了,一点不挣你的!

    眼看着黄珊就要掏钱了,我跟老板说等等。老板见我要说话,生怕我反悔,说大兄弟,你就都拿着吧,就当帮忙了,你只要拿,我再给你便宜2分!我这个真是赔钱卖了!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咱就按第一次跟你聊的价买,这些我都包了!黄珊看我一眼,没有说话,那老板倒是傻了,问我你说啥?按哪个价钱?

    我说咱们做买卖为的是啥?还不是为了挣钱!咱们华夏国这么大,钱能让一个人都挣了吗?肯定不能啊,所以咱们做买卖你也得有的挣,我也得有的挣!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再说了,我这又不是做一榔头买卖,做买卖肯定是细水流长。这次我少挣点,下次你老哥便宜点卖我,让我多挣点不就完了吗!咱这也算是交个朋友!

    老板一听这话,激动的握住我的手,说老弟,你是个好人,就冲你这句话,以后不管你要啥,我都给你最低价,我没有的我也想办法给你弄!

    我跟黄珊出了市场,黄珊说我这个人真是太缺德了,好话坏话全都让我一个人说了,好人坏人也得让我一个人演了。我说咱做买卖其实就是做人,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不过就是名声,你有名声了你自然就能把钱给挣了。咱今天不挣钱也挣个名声,以后你看这市场里谁不愿意跟咱们做买卖?再说了,饮水思源,你要是做一家买卖干黄一家店铺,以后咱还上哪儿进货去?

    温老四一直到下午才回来,我们装好纽扣以后整顿一番就重新上路了。大过年的,路上没什么车,我们一路顺畅,赶在半夜回了临溟。我跟黄珊说,咱们纽扣是买回来了,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得研究怎么卖出去。

    黄珊和我说她明天先走走,我问她用不用陪着她,她很客气跟我说不用了。虽说我这个人一向不懂什么儿女情长,但好话坏话还是能分得清的,我知道黄珊这么客气代表的是疏远。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儿惹了这丫头,在市场里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又开始耍小性了!

    我身为一个老爷们,也是有脾气的。我合计你他娘的生气我就得劝你,那以后你还不得反天了!我说行,那你就先走走吧!我回了房间,我弟问我,哥你跟嫂子是不是闹别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