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这是我大舅哥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3127字

    我说一边去,怎么哪都有你呢!我弟嘿嘿一笑,跟我说那天他们找不到嫂子可吓坏了,后来还是我大姐在屋里找到嫂子留下的信,说是跟你一起去跑长途的!

    我听我弟这么说,心里不禁一软,这一路上要是没有黄珊这丫头,还真是挺棘手的。我合计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有事没事老躲着她,是不是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就问我弟,你说我之前是不是有点操蛋!

    我弟瞪两眼珠子跟我说,那可不是!我跟你讲,你要不是我哥,我早就一脚把你踹死了,有你这么对女孩子的吗,老躲着人家,你当人家是什么呢!

    我说你小子还能耐了,赶紧给我滚蛋!我弟嘿嘿一乐,也不敢多说。我第二天一早起来,合计找黄珊好好说说,不管怎么样,在家里一天跟个仇人一样我妈看着也不好受。我进了她屋子也没找到人,我就问我妈黄珊跑哪去了。

    我妈说黄珊一大早就出去了,我合计这丫头应该是去研究怎么散货了。我合计她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姑娘家也挺不容易的,别再在外面受气遭罪。我把我弟喊起来,让他跟我一起找。我合计黄珊既然要散货,那多半应该是去市场了。

    然而我跟我弟到了市场找了一大圈也没发现黄珊,我弟说好家伙,嫂子这藏的够深的啊!我说得了,咱打道回府吧,黄珊这丫头主意贼正,吃不了什么亏!我弟以为我还在跟黄珊怄气,说哥你可拉倒吧,要不你先回去,你这一趟也够累的!

    我说不用了,黄珊这娘们就没合计往市场去,你没听咱妈说吗,她早上出去也没大包小提的!

    我弟说也对,嫂子可能就是出去溜达一圈。要不明天嫂子再出去,我让大姐跟她一块出去得了!

    我合计这倒也行,我大妹妹是个外柔内刚的人,看起来不声不响的,其实比我都高明。她虽然不是混混,但常年跟我和我弟接触,早就知道混社会那一套了。我说回头你跟大妹说一声吧!我弟说哥你还是担心嫂子,你这就是拉不下来脸!

    我说你别那么多废话!我跟我弟刚要往家里走,忽然被人叫住。我两回头一看,就见杨老三从车窗里探出个脑袋。要是之前,我还真是恨不得有多远离他多远,但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我反倒觉得杨老三才是真正的明白人,这个人只是让别人以为他是个疯子,其实他活的比谁都明白!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了。

    我喊了一声三哥,带着我弟上了他的车。我跟杨老三说这个是我弟,杨老三说我知道,那天还拿着个酒瓶子合计砸我。我弟嘿嘿一乐。杨老三说,没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这个人挺记仇,但我能说出来的,那就不是仇!我弟说那天是怕二轮子吃亏,不然给他两个胆儿他也不敢对三哥轮酒瓶!

    杨老三就笑,我还听说你弟这小子很讲究,不过小子,我得告诉你一句,出来混社会,有时候太讲究了不是啥好事情!

    我弟说没事,反正也吃不了亏。杨老三嘿嘿一笑,也没继续纠结这个话题。杨老三说他还一直想找我呢,我问他三哥还有什么事儿?

    杨老三说我得好好谢谢你,这趟皮夹克没少挣。我说这都是应该应分的,既然你信我,那我肯定就得给你走明白。杨老三说一码归一码,从车抽屉里拿出一袋子钱扔给我。我一看,少说得有五千块钱,就说这钱我不能要。

    杨老三说,你虽然不跟我混,但你既然给我办事,那我就不能亏待你,不然下次我也不好找你了!我把钱扔给我弟让他收好,跟杨老三道谢。杨老三说拉倒吧,你帮我我给钱,扯平了,用不着道谢。我杨老三不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

    我问杨老三还有没有别的事儿,杨老三说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走一趟,反正他要去的地方我们也都认识。我没再多说,但看着杨老三是往二轮子家开,就问他是不是要找二轮子?

    杨老三就说,这小王八蛋,过年硬是没上我家串门给我拜年,今天我得找他问问,什么情况,我这大舅子他是不是不放在眼里了!我一听坏了,杨老三这是要上门踢馆啊!我就说三哥,二轮子家比较复杂,他过年还真出不来!

    杨老三说复杂什么复杂,谁家里还没有点粑粑了!我们三不一会儿就来到二轮子家,杨老三下车敲门,敲了一阵也没人出来开门,就听门里面不时传来打骂声。杨老三疑惑的看着我,我说他家就这样。

    要说二轮子也挺惨的,他本来有个让人羡慕的家庭。我认识的人里面,他家应该是唯一一个万元户。他爹在厂里上班,很早就提干了,他妈也漂亮的跟个明星似得,但后来他妈偷汉跟人跑了,他爹受不了刺激,更受不了身边人的嘲笑,精神出了问题。二轮子家也一落千丈。

    他小时候没少被人欺负,见天有人嘲笑他妈跟人跑了,后来有那么一个夏天,谁也不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但打那以后二轮子就成了混子,只要有人再敢在他面前说事儿,他就敢跟人家拼命!

    我原本以为杨老三会跟我们离开,哪知道杨老三忽然一脚把大门给踹开了。我跟我弟一愣,跟着他进门,就见二轮子光膀子跪在院子里,他爹手里拿着一条皮带,正在抽他,一边抽还一边说,你就是个杂种!你就是个婊子生的!

    二轮子他爹看了我们一眼,继续该抽抽,完全没有在意我们的存在。我跟我弟这会儿真是恨不得上去打他爹一顿,但是我们毕竟是小辈,真把他爹给打了,二轮子以后在我们面前也抬不起头做人了!

    二轮子也真硬气,被他爹抽了这么长时间也是一声不吭,他爹说你他娘的哭啊,你倒是哭啊,你妈就会哭,要不你也学她,你也可以跑啊!

    二轮子爹越说越下道,越说越脏。他爹估计是抽的不过瘾,把皮带沾上盐水,这一下要是抽上去了,二轮子不皮开肉绽都怪了!我刚合计去拦,杨老三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皮带。二轮子爹想要抽出皮带,但杨老三天生怪力,双手就跟铁钳子一样牢牢抓住皮带。

    二轮子爹说,我教训我儿子,管你什么事!杨老三一把将二轮子爹推倒,一把将二轮子从地上拉起来。他举起皮带,对着二轮子爹说,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他不是你儿子,你要再跟碰他一下,我立马把你弄死!你要不信你就出去打听打听,我杨老三是不是说话跟放屁一样!

    二轮子爹不是混社会的,估计也没听过杨老三的名声,就说,我是他爹,你又是谁!

    杨老三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二轮子,大声说,你自己跟他说我是谁!

    二轮子愤怒的瞪着父亲,大吼一声,他是我大舅哥!他是我大舅哥!

    杨老三脱了衣服裹在二轮子身上,他跟二轮子说,就冲你个小瘪犊子今天这一声大舅哥,往后你就是我家人,在临溟谁想欺负我家里人都不行!

    二轮子没说话,但我能够看到他眼里泛着泪光。实话实说,作为一个兄弟,我是真的很为二轮子开心,因为他终于找到一个真正的家人。

    杨老三带着二轮子回了他家,我弟问我二轮子以后会幸福吗?我说傻小子,你说他以前幸福吗?我回了二轮子家,看着二轮子爹一脸傻样,我心里也挺难受。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他,要不是老婆跟人跑了,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知道二轮子走了以后,他爹肯定也不好过,我从兜里掏出钱,给他爹放进兜里。我说不够就跟我要,二轮子不认你了,但你毕竟是他爹。我是他兄弟,我不能让他背个不孝的名声!

    我弟一进门,正好看到我在给钱,我弟也没说话。我两出了二轮子家,我弟跟我说,以后咱没事儿就得过来看看。我知道我弟心肠好,说咱能给钱,但照顾不了他一辈子,他要不能自己走出来,咱们怎么拉着都是白费!

    我两回了家,刚好碰到黄珊,我弟给我打了个眼色,示意我别再跟黄珊怄气了。我弟先回了屋里,就我跟黄珊站在外面。

    我问黄珊,今天跑的怎么样?

    黄珊说她也不知道,明天才能看到效果。我还合计跟她多说几句,但黄珊却说她跑了一天了,很累了想去睡一会儿。我一看我还什么都没说她就把我给凉了,这小娘们还真是蹬鼻子上脸。我合计行,你不是能耗吗,我这次也跟你死磕,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大老爷们还能让你一个娘们给制住!

    我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就等着黄珊出去,我也好跟着她,看看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而我刚刚开门,就见门口站着两个人。我从来没见过这人,问他们是不是来找我的?其中一个就问你是谁?我说我是吴铁林。那人说不是不是,他们是来找那个卖扣子的!

    我喊两人等等,刚要去叫黄珊,就见黄珊推开门出来了。我原本以为这都是黄珊昨天拉来的,没想到黄珊直接告诉两人,不好意思,纽扣都卖完了,辛苦你们跑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