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毛衣木梳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3462字

    我没说话,黄老大愤怒的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影响的是咱托运站!我告诉你,我不光就你和铁山两个兄弟,我他妈手底下有多少人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把这些商户都得罪了,往后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我们都他妈喝西北风吗!

    我知道黄老大说的是实情,干这行你就不能把商户都得罪光了,但我心里实在是过不去这个坎,这不是我这个人矫情,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责任。我不是那种喜欢成天跟女人说是家里顶梁柱的人,但真出了事情,我会给她扛起一片天来!

    黄老大拍拍我肩膀,说铁林,你要觉得难,这个事儿我给你办。弟妹那边,我给你去说。我感觉嗓子眼里憋了一口火,我也知道黄老大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确实是挺不容易的。因为我跟他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他说的也都是实情。我说哥,我自己说吧!

    黄老大又跟我说了两句走了,我一个人坐在转盘上。虽说黄老大的话都是实情,但我这会儿却不禁觉得,黄老大似乎太看重利益了,兄弟情义只存在他嘴上。我感觉到冷了,刚抬头,就看见黄珊站在我面前。黄珊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说我们回家。我跟她说对不起,她忽然一把抱住我。

    黄珊跟我说,从现在开始,她以后都不想听我跟她说这句话,跟我在一起,她觉得很满足。实话实说,我以前总不明白什么叫感情,但在这一刻我才明白,这种感觉是有多么宝贵。就像不管你在外面受了多大委屈,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但总有人在等着你,在等着安慰你。黄珊说我们回家,我点点头,拉着她一起回了家里。

    黄珊直接把我拉到她屋里,她从炕上拿出一件毛衣,让我试试看。我问她,不是我赢了才给我吗?她白我一眼,说不管输赢,这个是一早就要给你织的。你那件毛衣都破成什么样了,还天天穿着,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我就笑她,你咋跟个管家婆一样呢,啥事儿你都得管着!

    黄珊也没说话,我从兜里拿出一把木梳,这是我在二柳市场时买的,之前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送给黄珊,现在我想我已经不用再犹豫了。

    我把木梳放在她手心里,我说我一直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黄珊把木梳递给我,她让我给她梳头,我说你没看见我头发都快擀毡了吗,我自己都懒得梳,你还让我给你梳。黄珊也没说话,一双大眼睛盯着我看。我被她看的无可奈何,只能给她梳头。我一直干的都是力气活,手上劲儿不小,拿起黄珊头发就梳。黄珊喊了一声疼,让我轻点。我说我都跟你说了,我压根儿就不会梳头。黄珊说没事儿,从今天开始你就慢慢学,你要是把我头发都给我梳光了,我就等着再长出来让你梳!

    我说你这不是找罪受吗?她看着我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是找罪受。但咋那么多人愿意遭罪?我说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知识分子!

    这一晚我没有回屋里,我就在黄珊屋里睡得。当然,我两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们就搂在一起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弟神神秘秘的跑过来,问我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我瞪我弟一眼,我说你小子他娘的怎么老合计这种事情!我弟说那也是你妈,你就说我是不是有嫂子就完了?

    我说你不是老早就喊嫂子了,什么时候还真有假有了!

    我弟一听这话,搂着我肩膀问我,哥我啥时候当二叔?我说你给我滚蛋,怎么哪有事哪有你呢!

    我刚把我弟打发走,我妈就过来了。我妈说老大啊,珊儿呢?我说妈,你别也跟着瞎参合啊,我弟不懂事你肯定懂,我昨天晚上就和她说了一晚上话。我妈说我也没想说什么,我就是想去看看珊儿,我找她有事儿。

    我妈刚走,我两个妹妹又走过来了,我说打住打住,别问我是不是有嫂子了,反正你们老早就喊她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我昨天晚上跟她说了一晚上话,什么也没干,再问我我就生气了!

    我大妹妹就说,哥我们还啥都没说,你这是紧张什么?我老脸一红,说你们爱说啥就说啥,我先出去了!

    我推门进了黄珊屋里,我说我去托运站了。黄珊跟我说,让我回头找黄老大好好说说,别跟人怄气。我点点头,带着我弟出去了。我两来到托运站,黄老大刚好也在。我就问他,我说哥,你弟妹那个事儿你啥时候给她办,你昨天都喊人家妹妹了,你可不能耍臭不赖!

    黄老大一听我这么说,就知道这事儿过去了。他跟我说,你小子还真是一点不吃亏!我喊我弟进来,我跟我弟说,你去找二轮子,让他把他那些沙场的弟兄们都撤了,回头就让二轮子往外面散话,就说黄老大说得情,以后二柳市场的该运运,没人拦着他们了!

    我弟出去了,我这其实也是卖个好给黄老大,合计缓和缓和关系,毕竟我昨天有点让他下不来台了。我后来想想,黄老大的话也不假,他确实不只是我跟我弟的老大,手底下百八十号兄弟,都得吃饭!

    黄老大点点头,问我二轮子是不是你那个弟兄。我说对,他原先就是个盲流,但现在跟杨老三了!黄老大就说,你那个兄弟造化不错,有杨老三带着。我说这都是命,不过也没提二轮子当了杨老三妹夫的事儿。

    我问黄老大,年都过完了,有没有活儿?黄老大说我这个人还真是一刻也闲不下来,说等过几天要去一趟鲁南,还是给老白送,你跟他脸熟,你要愿意过去那你就过去!

    我合计去趟鲁南也行,那边比我们这里要发达的多,我这次过去好好看看,说不定能给黄珊找点事情干!

    晚上黄老大喊我们一起出去喝酒,一群人喝的东倒西歪,黄老大也喝多了,他搂着我肩膀跟我说,铁林,往后咱们的托运站,得干到桥城,干到省城!我这会儿也有点喝蒙圈了,我就说对,爱谁谁,咱们都得给他干躺下!

    黄老大喊我们去下半场,但我合计合计最后还是算了,我说你们去吧,我得回家呢!我弟就笑我,说我哥现在有嫂子了,不敢出来玩,他是妻管严。我说什么妻管严,我那是顾家!我打发他们走了,自己一个人回家。黄珊看我喝多了,就给我打水洗脸洗脚。

    我突然一把抱住黄珊,我问她什么时候看上我的,黄珊还挺不好意思,说什么时候看上你了,要不是你赖着,我瞎了眼我才看上你。我说你可拉倒吧,咱能不能稍微诚实一点?

    黄珊把我推开,让我去睡觉。我又重新抱住她,我说珊儿啊,我过几天得去一趟鲁南。我说你这次就别跟我去了,这两天咱先踩踩盘子,看看咱们这边做点啥有发展。回头你就在家里干这个,我去给你找人摆平关系。

    黄珊把头贴在我脸上,她问我怎么忽然想起来做买卖了。我叹口气,我说我跟黄老大有心结,心结这东西,只要一结上,轻易都弄不下去。黄珊没说话,我说我早晚有一天肯定得跟黄老大闹崩,咱也得有个退路是不是?

    黄珊说这个社会,当不了朋友也没必要做敌人。我说我也这么想,但不知道黄老大会不会这么想。黄珊听我这么一说就沉默了,不过她很快跟我说,要不咱也去二柳市场弄几个床子得了,她最近总听人讲,二柳市场要扩大,变成东北地区最大的服装类市场。

    我说那衣服怎么弄,总不能从二柳进再倒手卖给别人。黄珊说你不是要去鲁南吗,你去哪边联系看看,我听说鲁南是工业大省,服装厂肯定不少。我合计这倒也行,我就说回头我找白哥问问看,让他给我介绍一下。

    黄珊关上灯,小心翼翼躺在我身边,我抱着她感觉幽香入鼻,忍不住亲了她一口。黄珊羞涩的说你干什么!我嘿嘿一乐,说亲你呗!天可怜见,我们当时连个毛片都没有,后来有那种小录像厅都是九十年代初期的事情了,这会儿也没个教学的,真躺一起了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用黄珊的话来说,我就会毛手毛脚。

    我弟第二天清早才被人送回来,喝的烂醉如泥,连点意识都没有了。我说这个完蛋玩意,还合计喊你出去踩盘子,你倒好直接卡愣子了!我大妹妹问我要干什么去,我就说我合计给你嫂子找点事情干!

    我大妹妹问我能不能带她一起去,我说你一个学生跟着凑什么热闹。我大妹妹说再过两年她也要毕业了,她不是张媛媛,考不上大学,回头毕业了就得进厂子上班。我跟我大妹妹说不行,你得好好念书,咱们一家不能都是流氓,也不能都是文盲,这一家人就你还有希望,你说什么都得念下去!

    我看我大妹妹不说话,我就说回头我就去找张媛媛,让她给你补课,你要考不上大学,我回头我就找她去!

    我大妹妹说哥你可讲点道理,我考不上那是我的问题,跟媛媛姐有啥关系!我说行了,别废话了,往后你就给我好好念书,缺什么你跟黄珊说!

    我带着黄珊出来,问她先去哪儿,毕竟这买卖主要是她做。她说咱们先去服装店、百货市场看看。我带她去了二百货,虽然过完年了,但二百货的人不少。我问黄珊,我说要不然咱在二百货这弄个床子也行。黄珊想一想,摇摇头,跟我说二百货不行,这里仗着市里的资源,人流客流也就这么多,要是二柳市场变成全国市场,这里也就只能卖卖那些家电、小商品了。

    我仔细想想,黄珊说得倒挺在理,二百货这地方好听但不好看,主要是人员太僵了,就好比我上次跟我弟买家电,本来好买好卖的事情,非得干一仗!我两上到三楼,三楼是卖童装的,人倒是不少。黄珊说过完年孩子得上学,上学就得买身新衣裳穿。我两在三楼站了半天,一个保安看不下去了,就过来撵我们,说你们要不买东西,就别在这儿闲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