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手续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2311字

    我和黄珊原本是十拿九稳,我说这话倒不是扯瘪犊子,毕竟我是跑长线的,站里的客户我多多少少也能接触一部分,谁有钱谁没钱谁怎么回事我心里都有数。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这一下马屁没拍成,反倒是拍马腿上了!

    我还想说服对方,没想到那个领导直接下通牒了,他跟我说用不着,市场里的床子不愁卖。我跟黄珊当时还是太年轻,根本不明白对方为啥这么说。我合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就跟对方说,先到手的是钱,后到手的是纸。而且如果综合市场还没盖完就卖出去了,这可是多大的功绩!

    我合计对方未必爱钱,但对方肯定会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毕竟在系统里混的,往上走那就意味着要啥有啥。

    我话一说完,那几个人就开始小声研究。我知道只要研究那就肯定有门,我小声跟黄珊说,咱们再努把力!黄珊点头,我两等了一会儿,那群人聊的差不多了,其中那个领导问我,能带来几个?

    我怕把话说满了,到时候事儿要办不成那就拉稀了,就说我尽量多带人过来。那领导点点头,问我要订几个床子,我最近这段时间虽然挣了不少,但给我妈不少,又给了张媛媛爹几千块钱包汽水厂,算算也没剩下来多少,我说我订一个床子。那领导一听我费了半天劲就订一个显然有点不满,那个看起来像秘书的就把我跟黄珊拉远,说领导好不容易开次口,你这就订一个,你让他怎么拍板?

    黄珊说那就订两个,我知道这都是她的私房钱,也都是挤出来的。我怕秘书多事,我就说大哥,你也知道,这年头谁家里也没有闲钱,我们往死里挤也就能订两个,要不您这边帮我们跟银行使使劲儿?你们神通广大,你们要是做担保,银行肯定能发话。

    秘书被我这么一说,顿时一脸难色,我跟黄珊这会儿没想那么多,也没在意。秘书说他再跟领导谈谈,我看他过去小声汇报情况,那领导一语不发,最后才点头。我跟黄珊相视一眼,心里这块大石头最后终于落定了。

    领导跟我们说让我们尽快找人订床子,然后让秘书跟我们去弄手续。我和黄珊取了钱以后跟着秘书去办手续,秘书带我们到了市场旁边一栋旧楼里,我们进了二楼一间房,房间里很乱,秘书就跟我们说,最近弄综合市场太忙了,也没空收拾,说着一个文件掉在地上,我打眼一看,发现是市场的计划书。

    我一看到计划书,就觉得这事儿肯定错不了。毕竟这种盖戳下红头文件的事儿,上头肯定大为重视!我给黄珊打了个眼色,黄珊也看到了,从地上捡起文件。秘书一把拿过,说谢谢。

    我们交了钱以后签了手续,秘书跟我们说,过段时间把钱交齐了,到时候两个床子就是你们的了!你们是最先预定的,回头我们也先让你们挑!我两一听这话特别激动,好床子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占到个好地方,到时候想挣钱还不是手拿把掐!

    我们出了旧楼,秘书说他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我们了。秘书走了以后,我跟黄珊激动的抱在一起。

    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独立了!

    我们拿着手续兴高采烈回家,在家门口碰到了几个邻居,其中一个我管叫二爷,二爷就问我,小林子,啥事这么高兴!我知道就算我不说,这群邻居也能从我爹妈嘴里听到,我就说二柳那边要开综合市场,我今天订了两个床子。

    二爷问我,一个床子得多少钱?其他邻居也都七嘴八舌问了一圈。我跟二爷说,订金得五千块钱,全下来还得再来五千。众人吓了一跳,说要这么贵呢!二爷就说,这么些钱,那以后能挣钱吗?一个邻居就说,人小林子能耐大着呢,不挣钱能干吗!

    这些邻居都知道我最近挣了不少钱,家里又是冰箱又是彩电没少往里搬,他们也都清楚,眼目前我干的都是挣钱的买卖。二爷就问我说,铁林啊,你能不能给你二爷拆点?我们临溟话管借钱叫拆点,因为当时来说,谁家也不富裕,你要借钱给别人,一般都是拆东墙补西墙,所以就管借叫拆。

    我知道二爷这个人,平时挺要面子,要不是真困难,那也不能跟我一个小辈儿张这个嘴。但不说我现在没什么钱了,就说当着这么多邻居的面儿我也不能开这个口。不然这家借完那家借,借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就算我真有这钱,但也总有借完的时候,回头这家有了那家没有,那又得罪人了。所以这钱不管我有没有,我都不能借!

    我就说,二爷,不是我拿你当外人,我这点钱都搭这两个床子里去了,我现在就算想借我也没钱啊!有邻居就说了,小林子你还说你不拿我们当外人,你不是借老张家了吗!

    我听这话心里不痛快,且不说我们家跟张媛媛的关系,这些钱都是我的,我愿意借谁那就借谁,我给人那也是我高兴,用得着你们管吗?但我也得为我爹妈考虑,我把人得罪了不要紧,往后他们就不好再做人了!

    黄珊就说,那不是买床子之前吗?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要真有那么多钱,那还能说什么了!我跟您各位说,二柳综合市场的阵仗看起来可不小,往后肯定会成气候,现在要买还来得及,往后再买那就不一定怎么回事了!

    众人一听黄珊这话,七嘴八舌又说了一通,我估摸着应该是知道我这里拆不到,要去别家拆点。我跟黄珊回家以后,我弟看到黄珊手里的手续,就问黄珊这是啥玩楞,黄珊说你问你哥去。我跟我弟讲,我在二柳综合市场买了两个床子。

    我弟就说哥你太不够意思了,你怎么不喊我一声!我拍了我弟一把,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傻,我买那不就是你买吗,谁买不一样,再说了家里还得过日子,能把钱都砸进去吗,谁知道综合市场什么时候能盖完?

    我弟说这倒也是,反正哥你说啥是啥!我合计我弟这傻小子是真的一点心计没有,就说你小子往后混社会你注意点,别谁跟你说什么你都信,你藏个心眼。我弟就说有哥你在我还用啥心眼,你指哪儿我打哪儿就完了!

    我知道说多了没用,这小子要是不碰一鼻子灰肯定总也长不大!

    一转眼又过了三天,我跟我弟头天忙活了一晚上,还没起床就听到有人敲门。等过了一会儿黄珊进屋说是找我的。我穿上衣服出去一看,就见一堆邻里街坊站在门口。我合计这群人该不会又是来借钱的吧!再这么搞下去,我家还不得被人搬光了!

    就听二爷说,小林子,走买床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