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抓贼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3本章字数:3037字

    我一听这话忍不住发愁,原先都是碰到劫道的、赖钱的,这回可好,这回他娘的碰上偷车贼了!

    我弟说,咱这车没有钢圈就等于在这块抛锚了!不一会儿温老四也回来了,温老四在旁边骂,说这他娘的,跑了这么多年的车,就没遇到过这种事儿!鲁南这边人实在是太操蛋了,你怎么不把我胳膊腿儿都给卸了,省着我再回去遭罪!

    我说四哥,你可别瞎说话,凡事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温老四就说,都这样了,还能好到哪去!我说你也不用着急,有人偷那就有人卖,这玩意谁也不能当废铁给甩出去,没事儿!其实我心里有数,说白了这也是拦路抢劫,就是瞪着眼睛占你便宜,还让你一点招儿都没有。

    我估摸着等到天亮,就得有人过来卖我们钢圈,就算没有,那也会有特别热心的人过来说东道西,再给你支招给你出主意。这都是套路,行话里叫丢石子儿,就是探路再给你领路,最后给你领套儿里。

    我弟问我咋办,我说还能咋办,先睡觉,睡醒了咱们再去好好吃一顿。我弟合计我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手拿把掐,就安慰温老四,说四哥,你就听我哥的吧,肯定没事!

    温老四点头,说只能这样了!我们三倒在炕上呼呼大睡,第二天醒了以后又叫了一桌子菜。我们正吃着饭,就见两个人来了院子,探头探脑的四处瞅。我弟往外看那两个人,我用筷子打了他一下,告诉他不用看,吃你的饭就完了。

    我弟说,哥,那两个人……我给我弟打断,说我知道怎么回事。那两个人走了一圈,最后走到我们面前,说外面那货车是不是我们的?

    我继续吃菜,也没用正眼看这两人,我说不是我们的。其中一个嘿嘿一笑,说那敢情好,要是我们的货车那也挺倒霉的,车钢圈都没了,这回头怎么跑啊?我说爱怎么跑就怎么跑呗,您操心这个干什么,地球离了谁还不一样转,再说了,没有钢圈他们不会买吗?

    那人就说对,没有钢圈肯定得去买,不然这么一车货到时候怎么跑?要是货没送到那责任可就大了,且不说这个,万一搁这儿时间长了,货再丢了,那这车主可就要躺事儿了!

    我吃了一口菜,忽然问那人,我说这车反正也没人认领,要不咱们干脆合伙把车上东西都搬了!那人被我吓了一跳,这会儿也有点摸不准我什么路数了!他说那可不行,这可是犯法的!

    我合计你们这群老瘪犊子,平时犯法的事情也没少干,这会儿跟我来这个,这不是他娘的坟前烧报纸,糊弄鬼吗!

    我嘿嘿一笑,说我也就是说说,扯蛋吗,不扯点有的没的那有什么意思!那人冲我一笑,他这会儿也摸不准我路数,就喊同伴一起走了。

    那两人走了以后,温老四问我怎么着?我说等会回屋里再说。我们吃完了饭回到屋里,温老四着急问我,说怎么办?

    我说今天晚上咱们就搬东西!我弟憋了老半天,最后问我,哥那两个人是不是就是偷咱们钢圈那个?我和温老四忍不住笑了,我拍拍我弟肩膀,我说老弟你算是长大了,可算有点心眼儿了!

    我弟就说,哥你啥意思,我以前我也不缺心眼啊!温老四问我干啥搬东西,我就说你就听我的就完了,咱们半夜搬东西,到时候我保管你钢圈都回来!

    我让我弟跟温老四先往后车厢四角里撒一点汽油,回头再把汽油拧开散味儿。温老四说,铁林啊,咱钢圈没了,大不了这趟不挣钱了,你也犯不着把车给点了啊。我说四哥,我这活的好好的,我还没活够呢!

    温老四听我这么一说就放心了,我说你们两个把东西揣好,晚上还有用,等会儿咱先回屋里,该睡睡,今天晚上还得干事!我们回了屋子,躺在炕上倒头就睡,到了夜里十二点,我把我弟跟温老四喊醒,我说咱们去车上搬东西去!

    我们三个上了车,我说开始搬,别闲着!我们三搬了一半,白天那两个人忽然出现了,看到我说兄弟,你还真搬啊!我说不搬白不搬,对不起谁也不能对不起自己,你说对不对!那人跟我嘿嘿一乐,露出大黄牙。他说见者有份,他还有几个弟兄,现在就过去叫去!

    我说你赶紧的,等会我都搬完了就没你什么事儿了!那两人着急忙慌跑了,我跟我弟还有温老四小声说,你们两个慢点搬,等会儿他们人过来了,你两让他们上去搬!

    过了能有几分钟,那大黄牙带着其余几个弟兄过来了,我一看有四个人,刚好就是那天偷钢圈的人数。我就跟他们讲,我说我们哥三个忙活小半天了,换你们上去。那大黄牙倒也没有多想,估计他这会儿就合计挣钱了,可能是觉得我们三破罐子破摔,打算偷货跑路,也没空想我到底是什么路子。

    我让我弟跟温老四在旁边接着,我在旁边歇了一会儿,看这伙人就合计搬东西了,我跟温老四和我弟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把家伙掏出来。温老四和我弟一人拿着短弩一人拿着土炮,忽然对准了后车厢,大黄牙和他一个弟兄刚好拿着货递过来,看到土炮顿时吓了一跳。

    我说手上拿稳了,千万别掉,你要掉下来我就给你一炮!大黄牙说,兄弟,有话好好说!

    我骂他,我说干你娘的有话好好说,你他娘的偷我钢圈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跟我好好说了!我拿出打火机,在一块泡着汽油的木头棒子上点着了,我说你自己闻闻!

    大黄牙和他那几个弟兄使劲儿闻车厢里,忽然脸色大变,说有汽油!我说王八蛋,你他娘的还敢抢我东西,我告诉你,从小到大,只有我抢别人,没有别人抢我!

    大黄牙说兄弟,有事好商量,今天我们栽你手里了,你就说怎么办吧!我说你他娘别在这儿块跟我装硬气,你再跟我硬气我就把你点了,我大不了不要这车不要这货了,我就得让你们这群鳖孙明白明白,以后想干缺德事把眼睛放亮点,别逮到谁想宰谁!

    大黄牙忙不迭点头,我说你们出去个人,叫人把钢圈都给我拉回来,回头怎么卸的怎么给我装上去!

    大黄牙说行,他说他回去取钢圈,马上就回来。他想要下车厢,我一脚给他踹回去,我说你给我待好了,谁去都行,就你不能去!

    大黄牙一脸无奈,只能让他一个弟兄去了。大黄牙说,兄弟,要不你把东西收了,反正我们也跑不了!我说行,没问题。我让他那两个弟兄一个接一个下来,先下来的被我泼了一身汽油,另一个想要回去,但我从我弟手里拿过土炮,我说给我下来,要么浇一身汽油,要么就吃一炮!

    那人战战兢兢的下来,我弟接过汽油桶,往他身上淋了一身汽油,最后大黄牙也下来了,他也知道躲不过去,坦然的被淋了一身。我说行了,把我这车货都给我搬上去!他们三人无奈,只能开始慢慢捣腾货。

    等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大黄牙那个弟兄推着手推车回来了,车上全是钢圈。我让温老四过去检查,温老四看了一眼,说都是我们的钢圈。这时候旅店老板出来了,老板问什么事儿,我也没答话。老板往后一瞅,看到我弟和温老四手里又是土炮又是短弩的,不禁吓了一跳,说可使不得可使不得!拿这玩意是犯法的!

    我合计我们货车钢圈就在你这里丢的,要说你没有点关系,那他娘的就是糊弄鬼了,这里面肯定也有你参一脚!我一脚踹在老板肚子上,我说你他娘的别跟我在这儿装好人,我货车丢东西,也有你这个王八蛋责任!去,你和那小子把我钢圈给我上了!

    老板就说,兄弟,我就是个干旅店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说我管你知道不知道,反正我就当你和他们一伙的,我要是错了,那他娘就错吧,谁让你倒霉了!

    旅店老板听我这么一说完全没有办法,旅店老板又说,我又不会上钢圈。我跟温老四说,你给他来一弩!温老四说,铁林……他刚要劝我,我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短弩,对着旅店老板脚前面就是一弩,我说我不管你会不会,你他娘的不会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老板被我吓了一跳,也不再废话,跟着大黄牙那个兄弟开始上钢圈。大黄牙一看上的差不多了,就说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钢圈上完了,货也没少,你把我们放了,咱们交个朋友,以后你再往咱们这儿跑,我不敢说别的,但保准你一路畅通!

    我弟跟温老四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我弟刚想说话,被我一把打断了。我冲着大黄牙嘿嘿一乐,大黄牙见我笑了,还以为有门,刚要往下跳,哪知道我脸色一变,忽然跟他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