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收拾的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4本章字数:3049字

    大黄牙脸上也挺不好看,说兄弟,咱们出来混,怎么的也得讲点道理。你车也好了,货也没丢,怎么的也该把我们都放了!

    我弟跟我说,哥,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你不是老说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咱交了全天下的朋友,那就不愁没有门路了!

    我看温老四也是这么个意思,我就说,本来咱们出来跑长线,就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这次不行!我指着大黄牙说,你看看他这个揍性,这他娘的就是个小人,你和小人你没有道理可讲,要不然你就把他一棒子打死,要不然你就等着回头他想起你了到时候再害你!咱们不怕事,但也不能留个祸包在这块!

    大黄牙就说,兄弟,兄弟,我怕你了,我是真怕你了!我惹谁我也不敢惹你啊!我说你他娘的少跟我说这个,我不信你这套!我让我弟带上土炮,跟旅店老板去取纸和笔,再弄个印来。旅店老板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被我弟土炮一怼,这会儿也不敢废话。

    等老板取来了纸笔,我就让大黄牙他们写认罪书,一人一份,但凡我有一句话不满意,我就给他们点了!大黄牙估计也知道我这个人是个混不吝,在我这儿吃不到好果子。他一个弟兄阴沉的看了我一眼,我从我弟手里拿了土炮,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乱砸。

    对付他们这种人,你就得让他们怕你,让他们做一辈子噩梦,不然等以后他们还得有仇报仇,没仇解恨。大黄牙原本还想说他不会写字儿,但看我这个样,他也知道,这次只能栽了。大黄牙那几个弟兄都在写认罪书,那个老板就和我说,兄弟,我真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拉着他头发就往护栏上撞,我撞了几下,看他一脸血,我就跟他说,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就问你一遍,你是不是一伙的。你先别急着回答我,我看着你说,我但凡有一点不满意,我就给你手上一弩,我担保你下半辈子只能做个残疾人!

    老板一听我这话,也不敢答话了,我看着他额头上不时留下汗水。我就给我弟打了个眼色,让他把汽油给我拿过来。我弟取了汽油,我拧开盖子也不说话,就紧紧盯着他看。老板最后终于顶不住压力,点点头说我给他们报的信!

    我说那你就写吧!五个人一人写了一份,虽然都是大白话,但也都交代了这些年干的缺德事儿。我让他们五个按了手印,把他们绑了。我们开车把他们扔到派出所门口,我弟对着派出所大喊了一声,抢劫了,跟着跑上车。我们赶在警察出来之前开车走了,温老四在车上问我,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说咱们出来跑活,能好说好商量咱们就好说好商量,要是不能好说好商量那咱就硬着来。要是都不行,那就得把人办了!这里面有一条你们得记住了,咱们要么不办,要办就给他往死里办!

    我们三继续上路往鲁南开,开了大半天的时间到了一个县城,温老四说咱们就在这块歇歇脚,等会儿再上路。我们到了一家饭店,饭店里有不少司机,都是跑长线的。温老四看见有人打麻将,非要过去卖呆儿。他让我跟我弟先点菜,我也没等他,先让服务员上菜。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温老四上桌跟人打麻将了。我弟说,四哥又来神了!要说温老四这个人什么都好,开车稳妥,办事准成,多年老司机,各路小道都熟门熟路,但就有一点不好,喜欢耍。

    经常跑的地方,都给你弄个相好的,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扯上的。要说光女人这块也就算了,他还喜欢打麻将,瘾头特别大。过年那几天听说他都没找家,就在外面打麻将了。实话实说,我偶尔也玩,这个是正常社会交际需要,但老话说得好,久赌必输,你要指望靠这玩意挣钱,除非你在里面弄鬼。但坏就坏在温老四不是那种人,所以他这么多年跑长途挣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女人和麻将上面了。

    我其实也合计劝他,但我毕竟比他小这么多,老说这种话,感情就生分了,毕竟我不是他老板,也不是他长辈,身为一个小辈儿,我可以出事儿支招,但不能没事儿就当人老师。这都是规矩。

    我跟我弟也没等他,就吃饭这么一会儿工夫,温老四就赢了一百多块。在八十年代,一局牌能赢这些已经是不少钱了,温老四合计等会还得上路,说今儿就到这了。那几个司机输上头了,就说温老四这个人不老地道,赢了就跑,他们就烦这路人。

    温老四平时是个很老成的人,但再老成的人也有不老成的一面,叫别人这么一说,顿时就不乐意了,说什么叫赢了就跑,那再干个八圈!

    我说四哥,赶紧吃饭吧,吃完了咱们还得上路呢!温老四就跟我说,不着急,就一个八圈!一个八圈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我合计昨天折腾一宿,也怪累的,那就找地方先睡会儿,让温老四继续打麻将。

    我喊我弟一起回车上睡觉,我睡了一半被我弟给叫醒了,我问我弟怎么回事,我弟跟我说他刚才睡醒了出去卖呆儿,温老四这一个八圈输了一千多块钱!我合计温老四他们打的是一毛钱的麻将,累死了一天也就输个一百多块钱,一个八圈输一千多那肯定是让人给打夹击了!

    我说咱们过去看看!等我们到了饭店,就见温老四还在跟人干麻将,我拍他肩膀说四哥,咱该上路了!温老四着急忙慌跟我说,铁林啊,你再等我一会儿,就最后一圈牌了,你等我挠回来!

    老话讲,有赌必有输,其实赌钱输倒不怕,就怕你想挠回来,只要一有这念头,那最后肯定越陷越深,何况赌博这种事情,除非你跟知根知底的玩,不然十个里面九个得有诈!

    我跟我弟打麻将不行,以前我们宝贵的时间都用来干仗和提升干仗的能力上了,根本没时间练这个。再说了,就算我们想玩,以前也没钱玩麻将,有那么点闲钱,早就出去吃点好的喝点好的了!

    我跟温老四说,我说四哥你也怪累的,你去旁边歇一会儿,换手如换刀,你让我给你换换!温老四还想说话,我给我弟打了个眼色,我弟一把就把温老四拉起来了。温老四无可奈何,只能上旁边看我打麻将。

    我合计我碰到这么三位,别说我不会玩,就算我是赌神我也得吃瘪。我合计既然正常打我肯定打不赢,那干脆就乱玩吧!我坐那儿开始瞎打,对方也摸不准我什么路子,一连打了两局都流局。

    我合计等会儿对方摸准我什么套路了,那就该套路我了,我肯定不能等着对方先来,我就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赌,但是只要一赌起来我就要赌大的。有多大我就赌多大,我兜里也没多说钱,咱们要玩就玩剁手指头的!

    那三人一听我这话不禁吓了一跳,我把麻将一推,让我弟去厨房取了把刀。那三个司机骂我是神经病,其中两个转身就想走,被我一把一个拉回来,第三个想走,刚好我弟把刀取回来。我接过刀,一刀斩在麻将桌上。我说,你要是敢走,下一刀砍的就是你!

    那司机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不敢走了。我说我这个人不会打麻将,我这些年就会赌命了。对不起各位,碰上我算你们倒霉,咱也不比别的,就比抓大小。现在每个人抓一张牌,你要是抓到东南西北中发白算你倒霉,其他的就按点数来!

    我看三个司机谁也没动,让我弟去车上取个硬弩下来。我把硬弩摔在桌子上,我说赶紧的,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三个司机一听我这话,知道今儿算是躲不过去了,一个个硬着头皮开始找牌。

    我等他们三找完了,我也没着急找,我看三人看到牌以后都轻松了许多,知道这三人肯定是码到大牌了。我说咱们这轮比谁小!其中一个司机就说,你刚才不是说比抓大小吗?我说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抓大小,我又没说到底比大还是比小!

    那三司机一听这话就傻了,能不傻吗,一共就这么几张牌,最大点数那几个都让他们抓手里去了!我随便从地上捡起一张牌,一看是个二筒,我就说行了,一根哪过瘾,咱们要来就来三根儿吧!

    那几个司机一听这话顿时脸如死灰,其中一个问我说,兄弟,咱能不能不赌了?另外一个就搭茬说对啊,打麻将就是小赌怡情,犯不着赌这么大!

    我说我他娘的愿意,赶紧开牌!我把牌亮出来,三人一看傻眼了。我就问他们,是不是不敢亮牌了,都码到大牌了吧!

    我让我弟去抢他们手里的牌,一看两个人手里有九万,另外一条人手里有九条。三人看到底牌亮了,冲着我嘿嘿傻笑。我说桌上有刀,切吧,一个个来,谁也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