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到站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4本章字数:2551字

    其中一个司机跟我说,兄弟,杀人不过头点地,没必要搞得这么绝吧!我就笑,我说你们坑我四哥钱的时候怎么没合计绝呢?人都这样,没轮到自己身上,谁也不觉得绝。今天你们犯到我手上,也算是你们倒霉!

    一个司机和我说,兄弟,要不我们把钱都退了,咱就这么算了得了!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司机又跟我说,都是跑长线的,都不容易!

    我一脚踹在他胸口上,跟着一刀斩在他脖子旁边,我说你他娘的再跟我说这种话,我就帮你切。其中最老成的那个司机说,兄弟,要不这样,我们把身上的钱都给你,这些本来就是你朋友赢的!

    我说既然赢钱,什么叫都给我,那本来就是我四哥的,用不着你在这儿卖人情!

    我把刀收回来,我说我是跑长线的,不是干抢劫的,该多少钱,你们自己心里都有数,别让我再开口,但凡再让我多说一句,我今天就要动手了!那几个司机商量了一下,跟饭店老板借了一千块钱,又把合伙坑的钱都给了温老四。

    我们三个回了车上,温老四今天算是出丑了,还挺不好意思。我就说四哥,得了,出来混谁还没有个被人坑的时候,以后打麻将,记住了,别老跟外人打,你要是手瘾犯了,你找不到人你找我跟我弟,你到时候按时间给我们钱就行!

    温老四说铁林,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谢谢!

    我跟我弟不再提打麻将的事儿,主要这是温老四的短,你老说人家短谁也不乐意,我们开了大半天,赶在半夜的时候到了鲁南。我们来到白哥的布庄,喊了两声也没人开门。我跟温老四说,要不我去他家里看看,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在路上拦了个车,等到白哥家里,他家里还是没人。

    我就纳闷了,按理说白哥也不能涮我,怎么接连两出空城计!我刚要回去,就见白哥一个兄弟着急忙慌往外跑。我一把给他拉住,问他怎么回事?

    白哥那个弟兄就说,老大正在跟人抢地盘,约好了在河边上掐架,他这正要赶过去。我合计白哥跟人干仗,遇不到也就算了,这遇上了我就不能当没看见。

    我说你等会儿,我那有车,直接开车带你过去。我们两个打车到了布庄,我喊上我弟,说等会要跟人干仗,我弟一听要干仗,眼珠子都绿了。这小子以前就好和人打仗,自从跟黄老大干仗以后,我们就没跟人干过,因此我弟手都痒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没心没肺呢!我弟说哥,我也没惹事,这不是你喊我的吗!

    我们三个到了河边,就见白哥正在跟人对峙。我合计这时候就别上去添乱了,毕竟我跟我弟人生地不熟的。我看我弟跃跃欲试,我就说你老实点,对方没动手咱们就别动手。我弟点头,说我明白,你放心我不能坏事!

    我一看白哥正跟对方白话,我就知道这仗基本上干不起来,双方码的人说白了就是凑人数的!都要壮个声势。我就问那个带我们来的小弟,我说怎么干起来的。小弟说对方也是个开布庄的,但不老地道,可劲儿压价,现在鲁南这边布都乱套了!

    我合计这事儿好办啊,犯得着搞这么大阵仗吗?我就跟那弟兄说,你过去跟白哥说一声,你就说别跟人干仗了,没用,回头你就让他按我说的办,我保管你把事儿平了!

    那弟兄跑到前面,跟白哥小声说了几句,白哥脸不红气不喘,跟对方又骂了几句就撤了。两方人马各自散去,白哥让他那个弟兄过来喊我,晚上上他家去,他给我接风洗尘。

    我跟我弟先回了布庄卸货,卸完货以后,我喊我弟和温老四一起去白哥家。白哥这个人倒也敞亮,出了事儿以后也不着急说事情,先喊上我们三喝酒。我喝了二两白酒就问白哥,我说哥,你不着急啊?

    白哥跟我说着什么急,反正你都说有主意了,喝,先喝了再说!

    我一看敢情他这是有恃无恐,把我当苦力了!我们一直喝到下半夜,等第二天醒酒的时候都下午三点了。白哥看我醒了,跟我说,老弟,咱说点正事儿,你就说怎么办吧!

    我说他不是降价吗,咱们也降价!

    白哥说,老弟,不带你这样的,你这不是坑你哥吗!

    我就说哥,他是降价销售,咱们是全线降价。白哥就说,那你这不还是坑我吗,本来现在利润就薄,你再降价那我不得赔钱啊!

    我嘿嘿一乐,我说白哥你咋就这么死脑瓜骨呢,我让你卖,又没说让你真卖,你左手倒右手不就完了吗?

    白哥说,那这跟不卖也没区别啊!

    我说有这么个屎壳郎在里面搅浑水,你现在想卖也卖不出去!你就全线降价,左手倒右手,让他自乱阵脚,回头他看你卖的火,肯定还得降价,你就等着他降,你也跟着降,回头等他降的差不多了,你直接去他布庄里进货,有多少扫多少,这不比你从外边买布便宜多了吗?回头你等他差不多要交代了,你便宜卖也是挣,你按正常市价卖你还是挣!

    白哥一拍脑门,说你小子真缺德,这不就是上次你搞我那一手吗?我说有言在先,主意我给你出,但事儿得你们自己办,你找一批生面孔操作,可别让人给识破了!白哥说这个不是问题,他当着我的面喊人布置,等他布置完了我才跟他说,我说白哥,我这回来还有别的事情。

    白哥问我什么事儿,我就把之前跟黄老大的事情跟白哥说了。我说我最近在二柳综合市场弄了两个新床子,我合计以后要是不在他这里干了,那也好聚好散,回头我就去干床子,一样过日子。

    白哥就说,兄弟,你自己跑床子,那你还不如跟你哥混,你哥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跟我干,我别的不敢保证,我有的你肯定也有!

    我说哥,我这真不是别的意思,我爹妈都在临溟,他们不愿意出来,我也没办法。咱们兄弟,离的远但感情在就行了!

    白哥沉默一阵,说老弟,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想干床子,你哥全力支持就完了!

    白哥带着我跟我弟去了鲁南这边的几家服装厂,我这个人别的行,但在穿上是真不行,没这个审美,更没那个眼光。我弟跟我是半斤八两,可能他还不如我。白哥见我两一直犹豫,就替我做主,要不这么着吧,你挨个衣服都弄一套回去,回头你让弟妹看,她相中了到时候我再帮你安排。

    我合计这还真得这么办,带着一批衣服回了白哥家里。我跟我弟想把这批衣服安置在货车上,但一看温老四又出去发展感情了,也没办法,只能等他回来再弄。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等温老四,中间白哥的弟兄过来,汇报了一下情况,说事情都安排下去了。正说着温老四回来了,温老四和我们说,回去还得个三两天,他那边还在联系货。白哥就说那敢情好,正好咱一起看看那个王八蛋倒霉!

    白哥跟他对头这两天互相往来,降价降的厉害,他那个对头一看白哥各种卖空,坐不住了,合计跟白哥打价格战打到底。等到第三天上午,白哥看价格差不多了,就安排人去对头那里收。一半天过去了,白哥那些弟兄说对方手里完全没货了,白哥就喊我跟我弟,走,咱们也去串串门!

    我们到了对头的布庄里,白哥喊了一声,说老郝,听说你最近卖的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