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4本章字数:2975字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这个人一向是不怕事儿的,天大的事儿我也能想办法扛,要是没办法那我就硬抗!但这不一样,我是真的挺怕杨涵姐姐掰开了明说,因为我真是没招儿解释。

    杨涵姐姐也没等回答,直接就跟我说了,本来家丑不外扬,但今天冤家路窄,碰上了算他倒霉!没等杨涵姐姐动手,那个绿男倒是先过来了。绿男微笑看着杨涵姐姐说琪姐,好久不见了!

    杨涵似乎挺怕见到那个男的,一直躲躲闪闪的。绿男走到杨涵身边,喊了一声涵涵,又问我该怎么称呼,是应该叫姐夫,还是应该叫妹夫?

    我原本还觉得这人挺有修养,但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人渣!你跟姐姐喊妹夫,你跟妹妹喊姐夫,虽然说小姨子是姐夫半拉屁股,但你也不能明目张胆搞这套,这不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吗!

    我也微笑着问他,我说那我应该喊你人渣还是瘪犊子!

    绿男不可置信的看着杨涵,说涵涵,虽然咱俩掰了,但你知道的,我一向都很关心你,我不能想象,你居然跟这种人搅在一起!

    我这个人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我就怕女人哭,我看到杨涵紧躲慢躲,就快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我就心里有气。我合计杨涵这娘们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化,跟个缩头乌龟似得,你说我要是不在这儿,你还不得让人吃定了!

    我一把将杨涵拉进怀里,微笑着看着绿男,我说你叫什么来着?杨琪在一边搭腔,说胡刚!

    我说对,胡刚,我还真不怕告诉你了,我他娘的就是个盲流,怎么的吧!胡刚痛心疾首的说,涵涵,作为好朋友我必须负责任的跟你说,就算咱们分手,你也别堕落,你这是坑你自己!

    我说没错我是配不上她,但总比跟你强,我一个盲流哪有你一个人流吓人!胡刚不为所动,说小伙子,社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别拿叛逆当个性,也别张口骂人闭口骂人。

    我一拍大腿,给杨涵和杨琪吓了一跳,我说你说得对,作为一个人来说,我不能骂人!胡刚微笑点头,他以为我怕了,就说你看这样就挺好的!我看他没听出来,觉得挺没有意思的,也就没跟他继续说下去。

    杨琪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说我这人太怂了,根本不像我说的那样。我也就笑笑,实话实说,这要是没跑长线以前,我能跟他说上一天。但跑了长线以后就明白了,以前那些跟人吵架、干仗都是小儿科,小的不能再小,没有任何意义!

    杨涵看了我一眼,也挺失望的,杨琪就问我说,你知不知道他到底对涵涵做了什么?我没说话,看向杨涵,等着她自己说出来。

    其实我对杨涵没有那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因为咱们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过我们两个挺有缘分,有事儿没事儿莫名其妙总能碰上,再加上这个娘们就跟一受气包一样,我也挺见不得女人被欺负的,所以一来二去一直在帮她。

    我看着她,我合计只要她愿意说,那我就愿意听,如果那个胡刚做的真的很过分,我倒是不介意把这一股火都往他身上发泄。

    杨涵见我一直看着她,不好意思低下头。杨琪就说我,你看她没用,你得帮她!我说这得她自己说出来,我要这么帮她,她以后看见人家还是耗子看到猫,照样害怕!

    杨琪听我这么一说,知道刚才是误会我了。她鼓励杨涵,说你快跟他说,反正你们以后也是自己人,你怕什么!自己人就没有丢人这么一说!

    我看杨涵无助的看着我,我就跟她说,你放心里你憋屈一辈子,你说出来我就让他憋屈一辈子!

    杨涵告诉我,说她跟胡刚以前搞过对象,也没多长时间,就是她今年毕业来医院到前段时间。胡刚原本是她的病人,她刚开始也没多想,就想着尽职尽责,把病治好就完了。没想到这个胡刚对她起了歪心思,天天装病在医院追求她。胡刚这个人说自己是个高干子弟,但是他不愿意动用家里的关系,就想自己闯社会。

    她觉得胡刚这个人挺上进,而且谈吐见识都挺不凡,又这么别出心裁追求他,就同意他了。胡刚一开始对她百依百顺,要多好有多好,后来突然有一段时间胡刚就消失不见了。

    那段时间她特别着急,没心思工作,天天就合计去找胡刚,为此差点丢了工作。后来胡刚再次出现,胡子邋遢,要多颓废有多颓废,当时给她吓坏了,以为胡刚在外面惹了什么事儿!

    杨涵原本是打算和胡刚过一辈子的,所以她对胡刚一心一意,她就问胡刚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但胡刚完全不说,还说不能连累她。

    杨涵的社会经验太少了,根本不知道别人其实是在故意绕她,反而特别感动,觉得胡刚这个人很好,有事儿了也自己扛,是个男人。

    杨涵跟胡刚说她两以后要过日子的,那就是两个人变成一个人,有什么话跟她不能讲。胡刚就说自己去南方做买卖,原本能大赚一笔,他就回来跟她结婚。没想到到了那边,老板故意抬价,摆了他一道。

    杨涵当时也没多想,主要她自己也没做过买卖,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就问胡刚那得怎么办?胡刚说他现在急需一笔钱,如果有了钱,那就能周转开,到时候赚了钱,回来咱们就结婚。

    杨涵一听这话,觉得胡刚现在就差拉一手,拉一手等他出坑了也就没事儿了,就跟胡刚说要多少钱。胡刚反而跟杨涵说,他是男人,不能连累女人,钱的事情他会想办法,让杨涵别着急,等着她。

    要说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一碰上这种事儿智商那真是有多远甩多远,根本就没往别的地方想,反而还觉得胡刚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杨涵就跟胡刚说,到底要多少钱。胡刚说得五千块钱。杨涵当时也是刚出来参加工作,再加上当时的工资普遍也就二三十块钱,所以五千块钱对于杨涵来说不啻于天文数字,当时就吓傻了。胡刚看杨涵为难,就说我自己想办法,你好好上班就行了。别担心我,我跟你搞对象,我是要给你幸福的,不是给你拖累!

    杨涵这娘们也真是一傻到底了,她觉得胡刚没有正式工作,不好从银行借钱,就自己找了朋友的关系从银行贷款。

    等她把钱交到胡刚手里以后才知道,原来胡刚用同样的手法同时在骗好几个人,基本上被骗的都跟她差不多,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她们一家去找胡刚,但胡刚也有说法了,说钱是你自己从银行借的,是你自己给我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从那天开始,杨涵就很害怕跟男人接触。我一听原来还有这么些故事,就忍不住犯嘀咕。杨涵这娘们真是傻得单纯,但胡刚这小子也太不是人了,这不是让杨涵把我们这些老爷们一竿子打死了吗,整得全世界都没好人了一样!

    我合计这个事儿还真不能就这么算了,一来因为杨涵已经主动开口求我了,二来临溟就这么大点地方,谁知道你要不收拾这孙子,以后上当受骗的会不会是你姐姐妹妹!

    不过要收拾他也不能单纯打打骂骂,对于这种人来说,你打他是便宜他,打完了他一转眼该怎么的还是怎么的,所以得给他来点别的!而且这钱也必须要回来,不过也不能说你今天找人家明天就拿钱,你得一点一点来,把他那点钱都给撬过来!

    我让杨涵和杨琪该吃吃该喝喝,我偷偷摸摸进了厨房。后厨师傅看我一愣,问我是谁。我平时也不爱拿混社会的身份去压人家,主要我觉得要是一出去就说我认识谁谁谁那是挺丢人的一件事,要是别人一出去说认识我吴铁林,那才是老爷们应该干的事情。

    我跟后厨说,我是杨老三的弟兄,等会麻烦你帮个忙,回头饭钱我给你双倍。后厨师傅显然也听说过杨老三的名号,连忙说不用不用,又问我会不会搞出人命?我说我是整人,又不是往死了整,肯定没事儿!

    我让师傅给我弄一盘羊蛋,又从后厨拿了个注射器,这倒不是师傅溜冰儿,而是我们临溟人爱吃大肠下水这些,下水里面都挺脏的,为了清洗干净,就得弄个注射器往里面反复注水清洗。

    我问师傅你这里什么最辣?师傅说你问这个算是问对人了,他是湘南人,一顿没有辣的都不行。他从湘南老家弄了当地最辣辣椒的辣椒籽,在临溟这里搞繁殖。

    后厨师傅给我一碗辣椒油,说就这个东西,一般人吃上保证一个礼拜说不出来话!我说行了,就是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