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另辟蹊径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4本章字数:2434字

    我问他什么事儿?那老板就跟我说了,说咱们这里走的衣服,都是客户给的版,他们用就肯定不能让外人用。再者说了,一个地区你顶多合作一家,你要再来几家,好家伙,那就没人跟你干了!这就像吴省一样,你看吴省现在有不少品牌服饰,但一个地区人家也不能开十几二十家你说对不对!

    我合计这还真是个事儿,我们拉客户也不能让人拿客户给你往里填,那就不讲道理了。在商言商,要扯太多感情反而束手束脚。看来之前我们想的也太理所当然了!

    白哥就说,那你倒是给我弟弟想个招儿,别光说不练你!那老板就说,我也想挣钱,但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实话实说,卖服装这事儿看起来容易,但真做起来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水。主要是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卖服装的经历,也不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条条框框。

    不过我跟黄珊在新市场搞了床子,那往后肯定也要往这步走。黄珊就问那老板,这里面都有什么说法。

    那老板倒也敞亮,直接就跟我们说,现在做服装,打板一般都在两个地方,一个是粤省,一个是吴省。粤省那边的厂子比较高端,从那边出来的主要针对的也是高端人群。吴省就比较灵活,高档也做,中低档也做,他们鲁南这边,自己出不了版型,平时只能谁做就做谁的代工。所以他们手头上的大活儿,基本上也都是从吴粤两省里折出来的。

    我合计原来中间还有这么多关口!我这次真是没啥主意了,主要服装这东西我一点不懂,就算知道这些,我也还是个门外汉。

    我看黄珊也是眉头紧锁,估计跟我半斤八两。我合计虽然办不成事儿,但也不能给白哥跌份,就跟那群老板该吃吃该喝喝。等散了局以后,我已经喝的七七八八了。

    我躺在床上,黄珊就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我说我哪有什么想法,咱们做事儿也不能光做事儿,还得做人,我也不能让他们觉得咱们人不咋地,那不是给白哥掉链子吗!黄珊点点头,说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但有点不太合适,主要我们不是干工厂的。

    我就问她有什么招儿?她说这事儿其实也好办,如果说临溟这边他们就合作一两个大客户,那他们换个名儿不就行了吗?我以前听人说过,他们和老毛子做买卖,一样的夹克,老毛子进一批货他就得拆开来,明明这一千件皮夹克都一模一样,但他们就说这三百件是这个厂子做的,那五百件是另外的厂子做的,剩下那两百件又是个新厂子,三个厂子三个价儿,中间拆出来的那些就进他们自己腰包了!

    我知道黄珊意思,就是如果有客户真问了,就说生产线承包出去了,跟他没什么关系,这其实就是活稀泥。

    我跟黄珊说,真这么干了,老板不痛快,客户也不痛快,咱等于两头得罪人,两头不是人!咱也别着急,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肯定能想到办法!

    转过天来,我原本计划带着黄珊逛逛鲁南这边的综合市场,我弟跟我说,要不喊李子画姐妹一块去吧。我合计这事儿反正也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他愿意喊就让他喊,正好给他们相处的时间。我弟屁颠屁颠去找李子画,我们就在综合市场这边等他们。

    鲁南综合市场要比二柳市场大得多,商品品类也更广泛,吃的用的穿的什么都有。我们走了几家,我发现李子画这丫头还真有点意思,爱唠嗑,走到哪家床子都能跟人聊两句,而且眼光特别好。说白了,她身上有我们这些人不具备的,用当时的话来讲,她这个人有时尚意识!

    我把我弟喊过来,我跟我弟说你别老跟着我们,你去跟李子画走。她要想买衣服,你就想个理由送她,别跟个二百五一样傻愣愣杵一边儿,你是要搞对象,不是给人当保镖!

    我弟傻乎乎点头,我跟黄珊说,你说李子画这丫头怎么样?黄珊说这丫头跟铁山是一种人,都是没什么心眼儿的,一个好就当一百个好!

    我说我是问你,你觉得李子画是不是挺适合搞服装的?

    黄珊说这丫头倒是挺有灵性的,我发现她跟一般人不一样。我问她怎么不一样,黄珊说别人都是老板推荐什么就看什么,这丫头是真的自己找自己看。我说你还真别说,李子画还真是这样。

    我跟黄珊跟上我弟和李子画她们,我就问李子画,我说老板推荐你的你为啥不买?你以前是不是做过买卖?

    李子画就跟我说,她没做过买卖,也不懂怎么做买卖,但是她懂缝纫啊!她倒是没啥爱好,她就喜欢做衣服,试衣服。我问她这里面有什么窍门?李子画就跟我说,你看这些老板,见谁都说这个好卖,买的人特别多。

    我还没说话,我弟就在一边搭腔了,说对,哪家老板都这样。李子画就说,等会你就去最前面那家店,你看看他给你推荐什么。我弟也没废话,直接就过去了,过了一会儿拿着一条毛衣屁颠屁颠回来,跟李子画说,送你的!

    李子画看了一眼,说我可不要,你自己留着吧!我弟一愣,抬头看我跟黄珊,黄珊笑着说,铁山,你买这个太丑了!我弟说,老板跟我说这个卖的最好啊!李子画说你等着,你看看我再去一趟!

    李子画没一会儿也没回来了,手里拿着另外一条毛衣。我们打眼一看,这条毛衣果然比我弟那个好看多了。

    她说老板跟你说卖得好的,肯定是压库存卖不出去的。他一跟你说话就知道你是个外地人,俗话说得好,还价才是真买卖,你连还价都不还,那肯定也不是回头客,不宰你宰谁?我会一点鲁南话,老板也怕得罪本地人,不敢拿坏东西唬聋我!

    黄珊问李子画,愿不愿意做衣服?李子画说这就是她爱好。黄珊说不是做一件两件的,你可能男装也得做,女装也得做,童装还得做!得做一堆衣服!

    李子画挺为难的,说那我一个人我也做不过来啊!我说傻丫头,你只要能做出个模板来,到时候你让工人做不就完了吗!李子画说那行,没问题!我还以为你要我一件衣服一件衣服做呢!

    我们哈哈一笑,合计这姑娘真是难得,有聪明有单纯。我合计这样的好姑娘不多见,就想鼓动我弟赶紧下手。但这小子还真是没溜儿,就光会傻站着。我合计回去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他,实在不行你就大大方方占便宜,先弄回家了再说!

    我带着众人回去找白哥,到了白哥布庄,我让他带我们去一趟服装厂。白哥也没废话,带着我们一起去了昨天那个老板厂里。我跟老板道明来意,我说咱们找到个人才,能做版型!那老板也姓吴,一听好听惊喜,问师傅在哪了?

    我指了指李子画,吴老板一看到她就傻眼了,说这么年轻能行吗?我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吴老板没说话,他车间的老师傅倒是不满意了,说我做了三十年裁缝,我都不敢说我能做版型,你才多大,你就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