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谁死谁活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5本章字数:2887字

    我问他要什么说法?

    眼镜男说,如果是她骗我,那我得找她家里人。如果是他抢我,你觉得一个男人老婆被抢了,这个男人应该怎么办?

    我说要是我,我就把人杀了。

    他说那我就杀一个。

    我知道,会咬人的狗都不叫。就好比当初我和我弟跟老三干仗,我们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但干起来就直接要人老命。眼镜男要是上来就瞎咋呼一通,那他肯定就是废物,我们也不用在乎这么号人。

    李子画听到眼镜男这么说,冲出来跟眼镜男说,耽误你是我,你要找麻烦……找我好了!

    我弟一把就给李子画拉身后去了,说你放什么屁,我是你男人,你是我女人,老爷们不出头还能让你一个老娘们出头吗?

    李子画还想争辩,但我弟就说,行了,你去里面坐着,有什么事儿我扛着!

    眼镜男没说话,他那些手下全都站了出来,把我们围上。我推了我弟和李子画一把,我说我是他哥,也就是他家长,小孩子不懂事,有什么事情我来负责。

    眼镜男还是没说话,白哥这时候发话了,说阵仗不小吗?兄弟,都在鲁南混,抬头不见低头见,光人多是没用的!眼镜男没说话,倒是有人说话了,说小白子,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现在走,我就当你没来过。

    白哥往前一看,人群自动分开,一个老人翘着二郎腿坐在过来的椅子上,老人云淡风轻喝着茶水,也没多说话。白哥说,四爷,这是我弟弟,那也是我弟弟,我不能走啊!我走了往后我老白就没脸再做人了!

    实话实说,我挺感动的。白哥在这种时候还对我不离不弃的,这已经不是讲究能形容的了!二叔那句话说得对,他和老白都是这种真正的江湖人!

    我估计能让白哥这么恐惧的,起码也得跟上次在省城见到的那个五爷是一个等级的。我这会儿真是恨不得给我弟一脚踹死,你说他相中的到底是个什么姑娘,怎么随随便便就相到这么一块铁板上了!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怨李子画,这个就是她家里人介绍的,当初说是个海归,充其量就是家里有钱,还是个知识分子家庭,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能量!

    主要也是我们华夏国内讲究个门当户对,一般都是高门大户陪高门大户,谁也不会跟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平民老百姓互通有无。当然了,我们那会儿海归特别少,谁也不知道他们受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侵袭,相信什么人人平等。

    我合计今天这事儿还真是不太好解决,那也别拉白哥进水了。这要是他能解决,那怎么样都行,但他现在也解决不了,那这就是纯粹害人家了!我说白哥,这事儿你就别跟着参合了!

    白哥一听就急了,说你叫我一声哥,那这辈子你都是我弟弟。别说那个,今天有什么后果,我跟你一起担待!

    眼镜男说,没什么后果,死一个就行了!他说着,身边人递给我一把刀子。我接过刀子,在手里垫了垫,刀很沉,但这会儿心里更沉。我弟上来就要抢刀子,被我一把推开。我说白哥说的对,你叫我一声哥,我就得护着你一辈子!

    我弟大声喊我,哥!你放着我来!

    我一脚踢在我弟屁股上,说给我滚蛋!黄珊平静的看着我,也没说话。不过我知道我要真捅了自己,那她肯定就会给我报仇。这娘们连山里的狗熊都不怕,更别说是人了!

    我跟她一笑,突然把刀架在眼镜男脖子上。眼镜男那些随从都挺紧张,一个个对我虎视眈眈,但眼镜男还是很平静。同样平静的还有四爷,还是坐在椅子上喝茶。他往外看了一眼,说你把人放了,死一个就行。你不放人,都得死。

    他的语气很平静,但给人一股不容置疑的感觉。我知道以这位四爷的身份,肯定是说到做到。不过我还是决定要跟他讨价还价,因为我知道一件事儿。我们在他的眼里就是蚂蚁,但是这个眼镜男在他心里肯定分量不一般。

    要是他出点什么事儿,恐怕这位四爷也担不了关系。至于四爷会不会找后账,那都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我们今天会不会折在这里!

    我说那你把他们都杀了吧!我言外之意就是要把手里的眼镜男给干死。四爷呵呵一笑,说有点意思,问我有什么条件?

    我说我想打他两巴掌!不止四爷愣住了,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估计谁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不过不管是我弟还是黄珊,都没反对,倒是白哥一脸着急跟我说,铁林,你别怄气,四爷都这么说了,你赶紧求他放我们一马得了!

    我说白哥,现实点吧,他们根本不能放我们走!求他有什么用!既然没用,我还不如过过手瘾,让他记我一辈子!

    四爷一拍手,说说得好,我确实不能放你们走,放你们走了,我不好交代!我说我就知道,所以我也不想求!

    四爷也没说话,我估摸着他可能是觉得,我说是这么说,但我还真不一定敢这么做。我看着四爷一笑,我就得让他明白,我不只是光说,我还能做!

    我忽然啪的一声给了眼镜男一个耳光,我跟他说,我说我就烦你们这种人,仗着家世背景不把我们普通老百姓放在眼里。别他娘跟我装大爷,一百年前谁家不是他娘的泥腿子?别以为你是个海归你他娘的就高人一等,我告诉你,我今天不宰了你,我也得让你记一辈子!我得让你知道知道,有钱有势未必什么都管用,总有人他娘的比你想象的还狠!

    我说着噼啪又给他甩了两个巴掌,眼镜男很淡定的跟我说,你会后悔一辈子!我没等他说完,又给他来了两个巴掌。我跟我弟说,我说这小瘪犊子要抢你老婆,你过来给我揍他!我弟也没废话,抬手就给他两耳光,打的结结实实的,连眼镜都给打飞了。

    我让我弟把眼镜捡起来,擦干净以后再给他带上。眼镜摔在地上的时候已经碎了,我弟也不管他带着舒服不舒服,就给他戴上。

    四爷问我们打完没有?我知道他的耐性都被磨光了,再来这套肯定是不管用了。我就说打完了。

    四爷跟我说那好,打也打完了,气你也出了,该轮到你了!

    我也没说话,直接就把眼镜男给放了。我把刀子放在他手里,众人都是一愣。我一抬脖子,冲他大吼,我说来,你他妈的赶紧的,大动脉来一下直接放血!

    眼镜男一愣,手上开始发抖。我拽着他脖领子,我说你他娘的要是个男人,你就赶紧的,别他妈跟我在这块儿墨迹!

    其实我知道,眼镜男肯定不敢真给我来一刀。说话谁都会说,但是真让你办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是个海归,又不是个海归盲流,哪儿过过我们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当然最重要的不是别的,因为他怕我,我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他,敢跟他说那番话,我就是要他怕我,让他抬不起头看我。

    一个男人如果失去面对另外一个男人的勇气,就算他是美帝总统,我也一样不会怂他!

    四爷冷漠的看着眼镜男,站在一边也没吭声。我大声问眼镜男,我说你到底想怎么的,你不是跟我说今天必须得死一个吗,现在我人就在这儿了,你他妈倒是赶紧的别跟我墨迹!

    眼镜男手一抖,刀立马摔在地上。我暗松了一口气,站在他面前跟他说,机会给你了,你自己不中用啊!

    我喊我弟和白哥,说咱们走!我刚走出去几步,四爷让人把眼镜男从地上拉起来,他坐在椅子上看着眼镜男说,男人,以后尽量少说空话。

    我微微冷笑,四爷的话没错,但大部分人说话就跟放屁一样。这个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能看你是什么心性。

    我让白哥和我弟他们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殿后。我们走到二楼楼梯口,刚要下楼,我忽然感觉背心一凉,一把刀子突然扎进我腰里。

    我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往下摔倒。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就听眼镜男好像在大声喊,谁说我不敢杀你,谁说我不敢动手!

    我弟和白哥黄珊他们乱糟糟的,好像这会儿也不管不顾了,劈头盖脸对着眼镜男就是叮咣五四一顿暴揍,眼镜男躺在地上,明明正挨揍,但却在哈哈大笑。

    意识的最后,我就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吴铁林,你必须给我活着,你不是要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