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赔罪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5本章字数:2972字

    我看了黄老大一眼,实话实说,我挺感动的。

    能遇上这样一位大哥,其实挺幸运的。虽说他有时候不会太照顾你,但真有事情了他还是会不管对错去罩着你。别管他是想笼络人心给手底下人看,还是他真心实意做这些,只要他敢说,这就很不容易。

    我弟跟郭淳也跑上来,黄老大看他们一眼,随后跟他们说,上车。

    我们坐在车上,黄老大一直在闭目养神。郭淳几次想要说话,但都被我压住了。我弟就在一边叹气,我说你叹什么气,你有病啊!

    我弟这时候不敢触霉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就说,想说什么你就说,别委委屈屈跟个娘们一样。

    我弟就说,哥,你说你咋那么傻呢!

    我瞪了我弟一眼,说放屁,你就聪明了?

    我弟被我堵的说不出话,只能狠狠砸了皮椅几拳。黄老大也没睁开眼睛,他也知道我弟这会儿心里堵,难受。

    我们到了一栋别墅,八十年代,别墅这东西比大熊猫还罕见。大熊猫你还能在电视上看过,别墅这东西你根本就瞅不着!

    我们在别墅门口下车,黄老大让我们站在一边儿等着,他亲自去门口敲门。我弟就跟我说,哥,等以后咱也买别墅住!

    我没搭理我弟,往旁边郭淳看了一眼。我知道对于郭淳来说,咱们临溟的别墅在他眼里就跟茅草屋差不多,但这会儿他全神贯注想事情,根本就没有注意。

    我说我就等以后你给我买了!

    我弟就说,我的不就是你的吗?我刚要说话,别墅的门忽然开了。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站在门口,看到黄老大以后一愣。

    黄老大主动伸出双手握住男人的手,说涛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这人就是我们临溟大管道之一雷涛,手底下也都是挣钱的买卖,不止干托运站,听说手里还有几个矿。

    雷涛看了黄老大一眼,皮笑肉不笑说,二小子,挺长时间没见啊,听说你这年过的挺好?

    黄老大哈哈一笑,说我过年去外地了,不然就过来给你拜年了!

    雷涛也没看我们,说进来吧,外面多冷啊!

    我们跟着黄老大进门,别墅里的装修很豪华,不过照比上次去过的会所还是差了好几个档次。徐德彪、王忠还有一些人都在场。

    雷涛在最中间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占了一个沙发。黄老大就在他对面坐下了,我跟我弟还有郭淳司机都站在黄老大后面。

    雷涛也没跟黄老大客气,也没上烟也没上茶,黄老大被冷落也不在乎,满脸堆着笑容。雷涛就问黄老大,说说吧,今儿干什么来了?

    黄老大说,我是小辈儿,过来看看您!雷涛就说,看我?别扯犊子了!我听彪子说,怎么昨天还打起来了?

    黄老大就说,都是手底下人,有点小摩擦。雷涛不阴不阳说,小摩擦?都干群架了还是小摩擦吗?彪子啊!

    徐德彪问雷涛,大哥,干啥?

    雷涛问徐德彪,昨天吃亏没有?徐德彪就说没吃亏,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还叫戴帽子的过来!

    黄老大看着他两一搭一唱,忽然说,彪子,你说的那个叫戴帽子的,是我兄弟。

    徐德彪被黄老大这么一呛,还挺尴尬。他虽然是一点就着的脾气,但那也得分跟谁,对我们和孙哥他敢这样,但对黄老大,再借他两个胆儿他也不敢!

    雷涛看了黄老大一眼,说二小子啊,就算是你兄弟,那也不能这么干啊。咱们混社会,就得有个混社会的样子,不然还混什么社会?

    黄老大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到他身边的沙发上。我顺势坐下,黄老大就说,我兄弟犯事,我这个当大哥的也有责任。我也不藏着也不掖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谁要是过分了,也不行。

    雷涛就问我,混多久了?

    我说以前在学校里瞎混,去年出来的。

    雷涛又问我,知道规矩吗?

    我知道他这么问我,就是等我表态。我看了黄老大一眼,我合计黄老大该表态都表态了,我也不能让他为难,那样就是我这个人不厚道了!

    我说我知道规矩,事儿是我漏的,那我就得负责。

    雷涛看我冷笑,说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就能负责?我也没跟他废话,看了别墅一层一圈,发现雷涛家里供着佛。我走到佛前,雷涛也没说话,就一直盯着我看。

    我给佛恭恭敬敬上了三炷香,随后从供桌上拿起一捆香,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我拿着香走到雷涛徐德彪面前,我弟想拦我,说哥,我来!

    我推开我弟,一语不发把衣服脱了。我点着了香,就看郭淳身上发抖。我把香放在桌子上,随后双手按住郭淳的头,我跟他脸贴着脸,我告诉郭淳,你给我看仔细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也没废话,拿起香狠狠按在胸口上,就这一下,我差点没晕过去。雷涛看都没看我一眼,跟徐德彪说,去,你去给二小子弄点洋酒,二小子爱玩新玩意!

    徐德彪也没废话,直接去了二楼。黄老大就问雷涛说,雷叔,听说你老病又犯了,我朋友送我点海参,回头我给你带过来。雷涛就说,你小子不够意思,你怎么不直接拿过来?

    我深呼吸一口气,这会儿后背全是冷汗,胸前感觉火烧火燎的,就跟被土炮当胸闷了好几枪一样。

    黄老大和雷涛还在谈笑风生,我弟这时候已经转过头去了,他根本不敢看我,我知道这小子要是多看我两眼,肯定会忍不住。我看了郭淳一眼,他强自镇定看着我。我刚要烫第二下,黄老大忽然按住我了。

    这时候徐德彪也回来了,徐德彪在黄老大面前倒了一杯酒,黄老大也没喝,拿起来递给我。我知道他是想要我喝多一点,这样就没那么疼了。我接过洋酒,一口喝干了。我以前也没喝过洋酒,竟喝我们本地的白酒了,没想到洋酒劲儿这么猛,一下就呛出来了。

    这一呛,胸口就跟着针扎一样疼,眼泪鼻涕当时就差点下来了。我说这酒太冲了!然而没人搭理我,黄老大跟雷涛就当我不存在一样。再看徐德彪和王忠,冷笑着看着我。

    我知道事儿还没完,深呼吸一口气,往胸前烫了第二下。刚才第一下就是疼,但这会儿歇了一下以后再烫,那真是一种前所未有,超过想象的疼,实话实说,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

    就这一下,我差点就站不住了。我弟一把上前给我扶住,说哥,我来!我看他眼眶里全是眼泪,一把就给他推开了。我说有你什么事请!

    我怕我弟拦我,憋了一口气,跟着拿香使劲儿往胸口怼,我也不知道我怼了多少下,反正那香最后全都灭了。我就听郭淳在一边嚎啕大哭,我这时候疼的都快晕过去了,忍不住发脾气。

    我骂他,哭什么哭,跟个老娘们一样!

    郭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这口气儿发出去,腿上就发虚,立马就要摔倒。黄老大一把给我扶住,小声在我耳边说,吴铁林,你给我站着,你要还想混,你就给我挺住了!别倒下,给我他娘的站住了!

    我想站稳,但一动就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雷涛这时候说话了,说彪子,屁大点事儿,以后别跑过来跟我说了,我这香可是供佛的!

    我弟一听这话当时就要急眼,我按住我弟手,看了他一眼,跟他摇头。我弟眼泪顺着眼眶就往下流,我笑了一下,使劲全身力气伸出手给他擦了。

    我一说话,感觉整个喉咙都是哑的,我说行了,回家吧!

    我弟也没多说,过来反着把我背在后背上。郭淳还在发愣,我弟就对他发脾气,看啥呢,赶紧扶住脚!

    郭淳愣了一下,随即就扶住我脚。

    黄老大跟雷涛说,雷叔,我们先走了。雷涛挥挥手,示意我们离开。

    我弟跟郭淳把我扛上车,黄老大拿着我的衣服过来。黄老大说,让他透透气!

    我弟拉着郭淳下来,黄老大说,我先给他送医院去,等会你们自己过来!

    黄老大也没等我弟说话,叫司机开车,慢点开,别颠到了。

    司机开的很稳,我躺在后面,这时候感觉上半身都麻了。黄老大从副驾驶回头看我,说你小子挺硬气,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我想要说话,但最后出来的全是口水,呼吸也越发急促。黄老大跟我说,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医院了!

    我点点头,黄老大又跟我说,想哭你就哭,我疼的时候我也哭!

    他刚说完,我这边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了,感觉这会儿一哭,整个身体都好受多了。

    车开到一半,黄老大忽然让司机停车,说让我先缓几口气。司机下车去抽烟,黄老大回头看我,问我这么做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