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再上路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5本章字数:2950字

    我在市医院里又住了四天,这四天我没见到黄珊也没见到杨涵,我知道黄珊和杨涵心里都有坎儿,不过黄珊的心结是跟我的,杨涵的心结是跟过不去自己那关。

    我表面上跟郭淳和我弟说没人烦我,其实心里倒是挺挂念两人的。倒是杨涵的姐姐杨琪过来一趟,说杨涵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又问我两是不是闹矛盾了?

    我跟杨琪说,胡刚那小子又来了,我给他收拾了。杨琪说我还真行,在医院里养伤还能把胡刚给弄了。我说这算什么,就胡刚这种小人,你别说我不能动弹,就算是我死了,他敢在我坟头上得瑟,我爬出来都得把他给掐死!

    杨琪说我这个人就是个混不吝,不占便宜就当吃亏,不过我这次干的挺好,那个王八蛋就欠人收拾。她也不管我是怎么弄的,但是下次,尽量别让杨涵再看到了。

    我知道杨琪这娘们贼精百灵的,她肯定知道杨涵的病是被吓出来的!

    我没回她,如果我真跟杨涵搞对象,那作为一个男人,我自然要替她扛起一片天,不让她接触到这个社会的各种歪门邪道。

    但眼下我已经有了跟她说清楚的心思,那我必须得教她,在这个世道上生存的法则!我得让杨涵这娘们给我赶紧长大了!不然她一辈子都是让人欺负,让人摆弄!

    我出院当天,黄老大带着几个兄弟过来了。黄老大问我怎么样,我说闲了好几天,早就闲不住了,有什么活儿赶紧派给我。我也不能光拿钱不干事啊!

    黄老大就笑我,说你小子就会扯瘪犊子。我告诉你,你就趟二年,我也照样让你躺了!

    我弟就在一边说,老大,你可别诅咒我哥,这要躺二年,我妈还得以为她大儿子失踪了!

    黄老大说对,不能让铁林歇着,这一歇歇两个人,我这得搭出去多少钱!

    我让我弟和郭淳过去给我办出院手续,黄老大亲自扶着我往外走。我们刚出了医院门口,就被人喊住了,我回头一看,就见杨涵站在大厅里。

    黄老大示意我过去,我走到杨涵面前,杨涵有点不太敢面对我,一直低着头。我看着她也没说话,我两就这么面对面站着。我合计这么站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我就问杨涵,你还要站多久?

    杨涵抬起头看我,忽然问我,她是不是很没用?

    我看着杨涵,她这几天瘦了一圈,一双桃花眼又红又肿,看起来让人楚楚可怜。我忍不住想要抱她,但是手刚伸出去,我就缩回来了。杨涵倒没有注意,她就盯着我的眼睛看。

    我说对,非常没用。杨涵也没想到我这么直白,我看她这会儿都手足无措了,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我突然一把按住杨涵肩膀,我说杨涵,我这辈子就看不了女人被人欺负,你要不想我骂你,赶紧给我长大!

    杨涵憋着眼泪没说话,我又跟她说,以后我要是再看见你让胡刚欺负,我也不帮你,我一把就给他掐死,回头你要看我,就上号子里看我!

    杨涵愣在大厅里,我也没跟她说别的,转身就走了。我刚出了医院,杨涵又从后面跑上来。她当着众人的面儿,忽然一把抱住我。

    八十年代那会儿,社会上的风气普遍还很封建,当时男女在外面,顶多也就拉个手,想看做嘴那你得去听墙脚。黄老大、我弟和站里那帮弟兄刚开始还挺惊讶,过一会儿就开始吹流氓哨了。

    郭淳咳嗽一声,说风有点大,眼睛有点花了。这小子到底比我弟有脑子,他咳嗽完以后,黄老大也跟着接茬,说赶紧走吧,外面这么冷,就你们有闲心!

    杨涵这会儿也顾不上羞涩了,她看着我,眼里的泪水一涌而下。我想给杨涵擦掉眼泪,但杨涵伸手把我拦住了。杨涵跟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坚强,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坚强,但我肯定会慢慢坚强的。

    我说你别跟说绕口令一样,我脑子转不过来。她垫脚亲了我脑门一口,跟着就跑回了医院。我看着杨涵的背影,这会儿一脑子的忧愁。我本来是想让她长大,但现在看来她长大没长大不说,反而是越陷越深了!

    我弟看杨涵走了,就过来捅我一下,说哥,人都走了,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我知道我弟其实是想问我和杨涵之间到底怎么回事,我叹了口气,说走吧。

    我弟又问我要不要回家一趟,毕竟都挺长时间没回家了。我说不用,现在回去再让妈看出来了!

    其实我倒不是怕别的,我主要是没想好怎么面对黄珊。这娘们个性比我还要硬,她说我一天没处理好,就一天不把我当人看,那她肯定就把我视若无物。我现在回去,那就是成心找堵。

    我们到了托运站,黄老大和我说,这几天给我闲够呛,那这趟活就让我出去。这趟往晋西走,要走一车红木家具。

    黄老大私底下找到我,跟我说要是运点别的,他就找别人了,毕竟我伤还没好彻底。别看我年轻身体壮,但病这种事儿,就是一点一点累积的,说不定哪天就给你来一下!

    黄老大告诉我,这车红木家具分量大,他本来不想接,后来也是个长辈让他帮忙。我知道黄老大说的长辈,那都是够级别够分量的,只要开口,他就不好再往外推。

    黄老大又和我说,他在晋西那边有个对头,那人也是咱们临溟人,当初跟他抢站失败了,后来就背井离乡跑去晋西了。听说现在在晋西那边混的风声说起,我要是过去了,千万千万躲着点,别和他硬碰硬!

    我说我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又不傻,肯定不能跟他掰扯!

    我又问黄老大,雷涛那个事情后来怎么解决的?黄老大让我放心,说该是咱的,一个也不少。不是咱的,咱也没必要费劲巴力跟人争!

    我合计黄老大说是这么说,但雷涛那个脾气,肯定得借题发挥,黄老大也不好落跑。我知道又欠了黄老大的人情,我就有点发愁,这他娘的每次都是这样,你刚还上点,那面就得再欠点!

    好在我这人整体心比较宽,不然就这么点债我就得先烦死!

    托运站的弟兄小何带人给我们装车,我们等到晚上,吃了口饭就上路了。还是我们铁三角,不过这次车上又带了郭淳。我跟温老四说,郭淳也是我弟,他跟咱们不一样,他是个知识分子,跟我们出来,就是出来见见世面。

    温老四是个明白人,一听我这话就知道,郭淳这小子精贵着呢。

    温老四嘿嘿一笑,也没多说,我们要往晋西跑,所以又去了四台子那股道儿。上次那群捣腾假烟的太久远了,时间一长,我们这几个人都没把那群人放心上了。主要是这段时间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干假烟跟那些事儿一比,反而就不值一提了。

    不过我们放下了,不代表人家也放下了。

    我们进了四台子不久,后面突然出来一辆三轮车。要不是郭淳说那车一直跟着我们,我们谁也没反应过来。主要是我们临溟这边,三轮车太普遍了,平时见多了,自然也就没放心上。

    郭淳在国外见的一向都是外国小汽车,所以见到这东西还挺新鲜的。

    我弟说,不就是个三轮车吗,有啥的,咱们临溟道上不全都是这玩意!

    温老四没搭茬,往外看了一眼,说我换个道儿开!

    我也没多说,合计先看看再说。温老四出了巷子,往四台子小学那条道儿走,那是四台子最大最宽阔的道儿。谁知道我们还没上道儿,就被堵上了!

    就见岔道前面停了满满登登的三轮车,把路都给堵死了。温老四按了两声喇叭,还没等他说话,我们后车厢就让人给顶上了!

    我从后视镜里一看,就见后面也停了十几台三轮车。

    我弟从车里抽出土炮,又把短弩递给郭淳,问他你会不会使?

    郭淳让我弟问的挺紧张,手里一抖,短弩掉在车上,急忙又捡起来,说我没用过,我在国外拿过枪!

    我弟二话不说,就把土炮塞到郭淳手里,跟着从他手里拿了短弩。我弟说,等会儿哪个王八蛋不开眼,你就给他一枪!

    郭淳看着我弟,最后凝重的点点头。

    我往前看,就见三轮车司机在我们车前面站了一排,把路都给堵死了。上次看见那个大爷站在最前面,正在朝我们招手。

    我问温老四,你敢不敢开车撞他们?

    温老四被我吓了一跳,说铁林,咱们是求财,不是来拼命的!

    我没等温老四说完,拉了他一把,说你不敢开我来!

    我跟温老四换了位置,温老四还在一边劝我。我也没搭理温老四,开着大货车就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