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拍花子的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6本章字数:2792字

    温老四一愣,一脸错愕看我。我说咱们不是古时候到处行侠仗义的大侠,咱们就是一群混社会的,跑长途就是为了混口饭吃,本来不应该节外生枝,过了也就过了,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咱们过咱们的独木桥。

    我弟和郭淳谁都没说话,都知道我还有下文。我就说,但是,我他娘的看着那群孩子,我心里不舒服,咱们之所以混社会,不去工厂里干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个随心所欲吗!我现在看着这群小孩儿就来气,咱也不能过去把孩子都打一顿,那就得找找那群拍花子的晦气了!

    我弟就说,我跟你说,刚才我看见那些孩子往咱们车轱辘底下钻,我这心都拔凉拔凉的,我倒没合计踹这些孩子,我就想给那群拍花子来个大飞踹!

    郭淳说,对,就这群人,就得给他们都弄死!

    温老四拍了我肩膀,说铁林,你就下指示吧,你怎么说,咱们怎么干!

    我看着群情激昂,合计这次出门出奇的倒霉,刚好拿那群拍花子的血祭一下,转转运气。

    说是这么说,但我们几个在锦城人生地不熟,找的又是那群拍花子的,无异于大海里捞针。

    我弟就问我有什么主意。我合计我们虽然不清楚锦城情况,但拍花子的既然窝在这里搞活动,那城里肯定就有人跟他们勾结着。说好听点,叫打掩护,说难听点就是一伙儿的!

    我说咱们该进城先进城,等吃饱了有力气再琢磨这事儿!

    温老四带着我们到了一家烧烤店,店不大,但人却不少。温老四要了张桌,又点了一堆东西。老板很快就给我们烤好了,但我们这会儿光顾着合计那些拍花子的了,谁也没把心思放在吃上面!

    我弟说,哥,要不咱们干脆跟他们做买卖得了!

    我怕这里人多眼杂,就说消停停吃饭,等吃完了再唠。

    温老四明白我的意思,就说铁山,烧烤还堵不住你的嘴了!

    郭淳小声跟我说,哥,我姐让我跟着你,我也一直跟着你,这要是别的事儿,我也就不出头了,但这事儿咱们既然要管了,那就得管到底。

    我知道他是想跟家里那边找关系,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逞能办的,我就告诉郭淳,说你小子总算还有点主观能动性,分得清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郭淳出去打电话,我们三人就在烧烤店继续吃饭。等了有半个多小时,郭淳跟我说找到人了。他说等会儿对方就来接我们。

    我怕节外生枝,引人注意,就跟郭淳说,别让他们接了,等会儿咱们鸟悄的过去。

    郭淳又出去打电话,温老四也找地方把车先给停了。等他们两个回来,我们四个人打了一台车去了郭淳说的地方,郭淳找的人住在一个筒子楼里。我弟下车还挺纳闷,问郭淳你找的人靠谱不靠谱?

    郭淳说没有问题。我弟就说,住这种地方,还能没有问题吗?

    我知道我弟是怕对方能量小,我们东北这边,压根儿就没有财不外露这么一说,有点钱有点势力,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所以外地人老背后说我们喜欢穷显摆。

    郭淳说,这个是他本家一个亲戚,以前在这边下乡,后来就没回去。

    我合计郭淳虽然没透太多底,但是肯定不能有错。我估摸着,他的亲戚都是高门大户出来的,人家可比咱们这些人懂什么该漏什么不该漏。

    我们四人上了楼,郭淳上前敲门,不大一会儿功夫一个带着眼镜的老头儿出来了。老头看起来不起眼,但身上自有一股架势。老头儿也没跟我们多说,先进了屋子。

    郭淳小声跟我们说,这个是他三姥爷,又招呼我们进门。

    我们进了屋子,发现这屋子不大,就是个三居室,布置的也很简单。郭淳的三姥爷说他还得打坐,让我们随便坐。

    我们坐在椅子上等着,郭淳跟我们说,他三姥爷姓杨,让我们喊杨三爷就行。我们正说着话,杨三爷换了套长褂回来了。

    他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也没说话,郭淳就说,三姥爷,我们想把拍花子揪出来。

    杨三爷也没搭话,郭淳又说,但是我们在锦城这边人生地不熟,想要办事儿也有心无力,所以只能请您老人家帮我们出面!

    杨三爷指了指桌子上的电话,说桌上有电话,上面有电话本,你想找谁就找谁吧!

    我合计这杨三爷的架子可不小,让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不说,连帮忙也说都不说一声。

    我有心说两句,但郭淳看我一眼,示意我别吭声。他拿起电话本开始找人,但他人生地不熟,一样抓瞎,翻遍了电话本也不知道应该给谁打。

    郭淳小声说,三姥爷,我应该找谁啊?

    杨三爷说,你连找谁都不知道,那你还想办什么事儿啊?

    我这时候算是明白了,敢情这老爷子是故意在刁难郭淳!

    郭淳就说,所以我这不是找您来了吗?

    杨三爷就说,郭淳啊,咱俩要不是有亲戚,我都不能见你,你明白吗?你在国外就学会这个了?

    我弟本来就挺着急拍花子的事情,看杨三爷一点有用的不说,还竟打消我们这群人积极性,就有点生气。

    我弟说,三爷,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就是没门路才过来找门路的,我们要有门路,那早就办事去了!

    杨三爷看了我弟一眼,问我弟你是谁?

    我弟让这老爷子给刺的不行,说我跟郭淳是弟兄!

    杨三爷哦了一声,也没有下文。

    我合计请这老爷子出山帮忙还真不好请,刚想说话,杨三爷就说,行了,你是不是也想说,你也是郭淳的弟兄?郭淳啊,你还真行,出外面这么长时间,别的没学会,交朋好友你学会了,惹是生非你也学会了!

    郭淳被杨三爷一连几句说的满脸通红,我说三爷,这叫惹是生非?

    杨三爷说,你们几个想要办事儿,还没有办事儿的能力,这不叫惹是生非叫什么?有多大能力,使多大劲儿,干你们该干的,别老想管你们干不来的!

    我弟问,那拍花子怎么办?那群孩子怎么办?就这么看着?

    杨三爷说,不然呢?该管的时候,自然有人来管!

    杨三爷让我们离开,他要休息了。我们四个没想到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也都挺郁闷的,就在杨三爷的楼下坐了一排。

    当时我们阅历太浅,根本不明白杨三爷的意思,等到后来有人找我办事,我才明白杨三爷的良苦用心,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弟狠狠砸了马路牙子两拳,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

    我说得了,人家不愿意,你勉强有个屁用!

    我弟就对着郭淳发牢骚,说淳子,你这找的什么人啊!你说你办点事儿,还有谱没谱了!

    郭淳也挺郁闷,让我弟说了两句,也不反驳。

    我说得了得了,少说几句,淳子也不想这样,但人各有志,你说他没用!

    我弟说,你们愿意在这儿等着那你们就继续等吧!

    他说完拍屁股就走了,我知道我弟这个人特别犟,他认准的事情,你就是十匹马也拉不回来!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头来还得找杨三爷的麻烦!

    郭淳问我怎么办?我说先在这儿等着。我们等了能有二十来分钟,我弟回来了。我看他手里拿着一个锣,知道这小子肯定要搞幺蛾子。

    没等我说话,我弟就开始在楼下敲。这会儿都是晚上了,我弟这两声下去,楼上顿时骂声一片。我弟也没搭理,爱谁谁,该敲敲!

    我合计这小子真要犯浑,我也拉不住他。我看楼上有的家都开始往下丢东西了,就拉我弟走。我弟就站在马路对面继续敲,他一边敲还一边喊,杨老三,你就说吧,你帮不帮忙!

    郭淳在一边一脸难色,跟我说哥,你赶紧拉着点,我三姥爷脾气不好,他要是下来那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我其实也有心激一下杨三爷,就说铁山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拉也没用!

    我弟在楼下敲了能有十来分钟,有脾气急的已经冲下来了。我跟郭淳还有温老四好歹给那几个人拦住了,我合计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就想把我弟给拉走。

    没想到还没等我动弹,杨三爷出来了。他看了我们一眼,也没搭茬,直接上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