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拼命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6本章字数:3033字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戴墨镜的人,长得斯斯文文,非常清秀,看起来不像是干这种事儿的,倒像是个知识分子。

    不过这年头,缺德的就是知识分子,弯弯肠子太他娘的多了!用我弟的话来说,就是知识分子阶层普遍存在着操蛋现象!

    戴墨镜的一乐,把身后弟兄的刀子往旁边一推,示意他们先别急着动手。

    我估摸着干这行的,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都不会跟人动刀子,主要是这行太隐秘也太低调了,生怕一个不好引来别人的注意力,那就是招灾揽祸,全军覆没!不过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行当,真要见血的时候,那肯定是一点不含糊,比谁都狠!

    戴墨镜的说,兄弟,我知道这里你说了算,你给讲讲理吧!

    这种时候还能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跟判断,不得不说这个戴墨镜的确实是个人物!我知道他虽然眼下还在克制,但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们在锦城闹了太大的动静了,已经引起上面的注意了。对这群拍花子的来说,锦城眼下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所以留给他们和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会儿只要一个不好,那戴墨镜的肯定要跟我们动刀子,这个问题想都不用想!

    我合计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拖,只要拖住了,那上面早晚都能查到这里!眼下我还不能彻底亮明立场,我就说,你和你的弟兄得吃饭,那我们这些人也得吃饭!要不是逼到份上,谁愿意干这种操蛋缺德的买卖,您说是不是!

    戴墨镜的点点头,说对,都是逼到份上了!咱们这群人,要啥没啥,干啥啥也不行,不出来捆猪崽儿,早晚都得让社会给淘汰了!

    我说你老哥一看就是走南闯北的明白人,家底子厚实,跟我们可不一样,我们都是新入行的,也不明白门道,也不明白规矩。要不这么着吧,孩子我给你一半,剩下那半我留着,毕竟我们也得过日子,也得混口饭吃!

    正所谓讨价还价才是真买卖人,我就是给他留个讨价还价的余地,把他给困住。我看戴墨镜的犹豫,我就说我这人脾气急,我们就这么几个人,你要来硬的,我们几个也搞不过你们,但我敢跟你保证,我死之前肯定得把那群孩子都给弄死,回头你一个也弄不回来,想干这行你就从头再来吧!

    我得先将他一军,让他明白,我也不是好惹的,得有点忌惮,不然人要是突然给我们来一下,就我们这几个人,我们也抓瞎!

    戴墨镜的说,兄弟,这你可有点狮子大开口了,不说这些猪崽儿原本就是我们抓的,你抢我们的,这属于拦道儿,吃我们的锅烙!干咱们这行的,本来就是要么一起干,要么这地儿归我,那片归你!咱们界限分明,井水不犯河水,谁想去对方的地盘打秋风,那都得掂量掂量!

    我说行,那孩子都归我,锦城这边还是你来干,我们也不跟你们抢,我们去别的地方支把摊子!

    戴墨镜的就说,锦城都让你们搅乱了,现在谁还敢在锦城吃这口饭?兔子不吃窝边草,咱们在锦城没干过买卖,不就是合计不引起上面注意,能有个窝吗!

    我也没搭茬,谈判就是这样,你进一步,那别人就得退一步,要是光我一个进,对方也不接招,那就一点意思没有了!我现在就是要跟他来个假戏真做,忽悠住他,让他以为我是真吃这口饭的愣头青,这样才好往下继续聊,拖延时间!

    戴墨镜的见我沉默不语,就说兄弟,要不这样吧,这些猪崽儿你物归原主。

    我打断他,说那我们呢!

    戴墨镜的说,跟我们干!我从出社会就干抓猪崽儿的活儿,别的我不敢说,但干这买卖,我有经验,也有渠道。你们要不跟我们干,我说句不好听的,就算让你们抓到猪崽儿了,你们也不会管,也不会养,更不会卖,干半天就是白忙活!

    我合计这他娘的还想把我们都给收编了!不过他既然要往这方面聊,那我就顺着跟他聊就完了!我也做一回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就会会他这座山雕!

    戴墨镜的见我不说话,以为我是在考虑他的意见。他说兄弟,我能看出来,你们小哥儿几个都是狠人,都是茬子!干咱们这买卖的,胆大心细不说,还得能狠能硬,敢打敢杀。我年前折了几个弟兄,不瞒你说,我现在手底下也缺人!

    我皱着眉头看戴墨镜的,他见我这样,以为是有门,其实他哪知道,我这会儿根本就啥都没想,就合计骗这瘪犊子!

    戴墨镜的说,你们要是愿意来,那大伙在一个锅里吃饭,以后咱们就是弟兄了!我肯定不会藏着掖着,怎么养猪崽儿,怎么抓猪崽儿,怎么卖猪崽儿,该教你的肯定一样都不会少。往后你们哥几个要是愿意跟着我干,那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要是不愿意,出去自立门户,往后有用到我的地方,我肯定帮忙,要是不愿意吃这碗饭了,那我再给你们一笔钱,也算是个安家费!

    戴墨镜的说完以后就等着我答复,我看他一脸自信,估摸着他是觉得能说服我们。我说这要是别的事儿,我就做主了,但这事儿挺大的,我得跟他们商量商量!

    戴墨镜的说行,不过你们得抓点紧!

    我也没说话,给我弟跟郭淳、小李子一个眼色,我们就进了屋里。我让郭淳先去看孩子,我跟郭淳说,孩子就是咱们手上唯一的筹码,不管怎么样都得给我看住了!

    郭淳说,哥你放心,咱们要么就不办事,要么就把事儿给办踏实了!他也没废话,直接就去看孩子了。

    我弟问我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说聊到这个份上,戴墨镜的也快没耐心了,现在就是等咱们一个决定,要么同意跟他们干,要么不同意他就得跟咱们干仗!我说我能兜着我就兜,我要真兜不住了,你就去喊温老四,让他按计划来!

    我弟点头,小李子又问我,他干什么?

    我说原本你这边才是最大头的,现在也是,等会儿你不管想什么招儿,你都得给我出去,我们几个肯定会配合你,但这个最后还得看你自己!你要是出去了,你把公安给引过来,到时候给这群王八蛋一网打尽!

    小李子说,你们这边也太危险了!

    我说打从我们出来跑长途那一天开始,我们就在赌命了,我早就把脑袋别裤腰带上了,有这个觉悟。现在咱们这哥几个的命,就都在你手里了,你要不想咱们危险,那你就千千万万,一定要把事儿给办成了!

    小李子重重点头,说我就是把墙撞个洞,我也得出去了!你们争取……别争取了,你们一定要撑过去!

    我说行,我跟我弟马上就给你制造机会!

    我跟我弟也没废话,直接就出去了。戴墨镜的看就我们两个出来,不禁一愣,问我谈妥了没有?

    我说谈完了。戴墨镜的就等我下文,我给我弟打了个眼色,我弟突然回了屋子,不只是戴墨镜的愣住了,连我也愣住了,我们都不知道我弟这小子打的什么小九九!

    我合计先等我弟出来,我再见机行事。一会儿的功夫,门开了,我弟跟郭淳两个出来,身后边跟着一群孩子。戴墨镜的一看,脸上立马露出笑容了,我估摸着他是觉得,我们既然能把孩子拉出来,那肯定就是同意他的条件了。

    这群孩子平时应该是挺害怕戴墨镜的这群人,一见到戴墨镜的来了,立马就往屋子里面躲。门口本来就不宽敞,这么多孩子人挤人,立马就乱成一锅粥了!我心里就祈祷,小李子你可千万要找机会跑出去!

    戴墨镜的这会儿估摸着是光顾着找回孩子高兴了,也没注意我们这几个人的动作。他看了那群孩子一眼,严厉的说,都给我出来站好,谁敢不听话我就拿皮鞭子抽他!

    那群孩子当时就有吓哭的,一个个又哭又嚎。戴墨镜的就说,都他娘的给我闭嘴,谁再敢哭一声,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那群孩子被戴墨镜的一吼,立马就不敢哭了。我弟跟郭淳沉默着走出来,那群孩子也跟在他们后边。戴墨镜的几个弟兄要过去接孩子,我站起来,挡住那几个人,跟戴墨镜的说,这群孩子,我可以卖给你。

    戴墨镜的一愣,问我,要把他的猪崽儿再卖给他,这天底下有过这样的事情没有?

    我说那我不管,既然干这行了,还他娘的讲究什么道义!

    戴墨镜的笑了,说合着我这费了老半天劲,你到头就在耍我!行,你小子挺有刚儿!

    他话还没说完,身后那群人又重新拿出牛角尖刀,我合计这时候必须得先把他们给震住了,不然就算让温老四威胁,人家也不一定就听!

    所以这事儿,还得是身体力行!

    我给我弟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弟动手。我弟也没废话,一个板凳直接朝面前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