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出岔子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6本章字数:3545字

    戴墨镜的见我们真敢动手,也不禁一愣。

    这年头,虽然不少人嘴上说的都是好勇斗狠,今天跟这个干,明天跟那个干,但真动手了,有九成都是过嘴瘾吹牛逼,后来人管这个叫嘴强王者,我们那时候就说是打口炮的。

    郭淳见我两动手,也挺紧张,主要是这小子一个富家子弟,又留过洋,哪像我们那会儿成天跟人干仗。说出来都不怕人笑话,那次捅我,还是他第一次跟人动手!

    郭淳也挺挣扎,其实跟人干仗就这样,你要不习以为常,那动手这种事情真是太难了,这就跟人张嘴借钱一个样!不过郭淳还行,没掉我们的脸,他捞了个板凳,在地上狠狠一砸,合计弄个木头棍子出来,但他使劲儿太猛了,板凳没砸碎,反而弹回来砸自己腿上了,敲的生疼。

    我跟我弟这会儿也都顾不上他了,上去叮咣五四就跟人干起来了。

    院里那群孩子这会儿一见我们动手,吓得嚎啕大哭,我们一群人围着一团干仗,小院里顿时乱成一片!

    这群拍花子的也真是敢动手,牛角尖刀刀刀往要害上扎,根本就不怕出人命!我跟我弟虽然也是干仗的老手了,但这会儿也吓出一身冷汗,好几次差点都没躲过去,就这么交代了!

    我两抢了三把刀,我弟还扔给郭淳一把,告诉郭淳用这个,别上板凳了,没用!

    郭淳一拿到刀子顿时一愣,但见我两跟人飙血,这会儿头脑一热,大喊一声往人群里冲。我一把拉住郭淳,往狭窄地方跑,我一边跑一边跟人轮刀子。

    我大声骂郭淳,我说你个二百五,你他娘的是不是嫌命长!

    郭淳看了我一眼,激动的说我跟他们拼了!

    我见这小子这会儿有点头脑发热,一耳光甩在他脸上,我说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哪是拼命,你那是送死!

    郭淳被我一骂,算是清醒了。我拉着他且战且退,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两身上又让人扎了好几刀,这会儿我们就跟三个血葫芦一样,我也不知道身上这血是别人的,还是我们自己的!

    那群拍花子的人数众多,但这会儿地形狭窄,根本不能全部展开,我们占了地形的便宜,这才得以支撑下去。拍花子的被我们刚才打了个措手不及,躺下四五个,但这会儿已经过了占便宜的时候,七八个人在前面堵着我们,拿着牛角尖刀跟我们严阵以待。

    一个拍花子的看到郭淳有点出神,立马一刀当胸捅来。郭淳来不及躲闪,其实这会儿就算他想躲,也没地方躲了!郭淳一咬牙,我看他这个架势,估计是做好了交代的准备。我这会儿也是一口气使完,还没生力,想帮他也没办法。

    我弟见郭淳要挨刀子,急忙一把往后一拽,他肋下让人扎了一刀,瞬间就红了。郭淳见我弟受伤,激动大喊,吴铁山,你个王八蛋,谁他娘的用你挡刀子了!

    我弟也没搭茬,凭着一股勇力跟对方换了一刀,这一刀不偏不正,直接就把对方大腿给戳穿了!

    拍花子的一生惨叫,把身边人吓了一跳。我合计这会儿正是打击他们气势的时候,再不挫他们一把,等会儿我们三没劲儿了,就得任人鱼肉!

    我蹲下身子,一刀将面前人的脚背给钉在地上,跟着从他手里抢出刀子,使劲儿往他腿上砍。那拍花子的发出一声惨叫,他身后的见状想要救出同伴,一刀向我背心里捅!

    我这会儿根本顾不上躲闪,使劲儿往下砍。郭淳见状扔了手里的尖刀,两只手紧紧抓住拍花子捅来的尖刀,这一下划的他手上血呼啦的,根本看不清被人砍了多深!

    我弟见我还在不管不顾砍拍花子大腿,大声喊我,哥,别砍了!牛角尖刀毕竟不是大砍刀,这要是大砍刀,就刚才那几下,早把对方腿给卸了!

    我说不行,我今天必须要他一条腿!

    我弟害怕我又成为拍花子们的集火目标,他常年跟我一起干仗,知道我是要震慑对方,就使劲儿往我面前拍花子腿上踹,我两一砍一踹,给那拍花子疼的哭爹喊娘,他身边人一见这情况,立马就被我们给镇住了!

    我砍了十几刀,刀口都给砍豁开了,那拍花子大腿被我砍出一半骨头来,看起来特别渗人!我把刀子一扔,往他脸上吐了口浓痰,跟着对面前的拍花子们虎视眈眈,问他们谁他娘的不怕死的,还敢过来!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双方都损失惨重,都在往外飙血。戴墨镜的让手下那群拍花子的暂时停手,他走到我面前,离我能有半米多远,跟我说你们几个都是硬汉子,但是再硬的汉子,那也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你们现在要投降,只要你们跟我,我担保我和我这群弟兄都不算你们后账!

    他又说,你们要是不跟我们,只要投降,今天这事儿我也当没发生过!

    我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说滚你娘的,你们愿意上,咱就干,我们老吴家只有站着死的男人,没有给人下跪的爷们!

    我知道戴墨镜的是想要瓦解我们的气势,我们三人跟人干仗,全靠的都是勇力,要是这股气势没了,分分钟就得重新做人!我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跟戴墨镜的说,谁他娘的投降还不一定呢!

    我给郭淳打了个眼色,郭淳立马吹了个口哨。他刚一吹,温老四就开车堵门口上了。戴墨镜的和他那群拍花子的弟兄吓了一跳,我就大喊一声,四哥,把车给我点了,咱们跟这群王八蛋同归于尽!

    温老四之前有我下过的死命令,我不喊,那就不能下车,就算我们被人打死了,他也得在车上呆着!回头要是我喊他,让他点车他就点车!

    温老四也知道我是个有主意的人,也没废话,从车里出来直接往外洒汽油。戴墨镜的有了先前的认识,知道我这个人不是个打口炮的,是个真敢跟人干的,他这会儿也有点慌,说兄弟,兄弟,命就一条!就一条!

    我说你别跟我说那么多没有用的,我他娘的不管这套,这些孩子是我弄回来的,我不管是你的还是别人的,反正我弄回来了,我就得弄到钱!我谁的面子也不给,我就给钱的面子!

    我让我弟跟郭淳到孩子旁边去,把孩子都给我护住了。我弟跟郭淳也没废话,这会儿也不顾上被人扎了多少刀,就跟两个门神一样站在孩子们前面。

    戴墨镜的一拍大腿,说得了,今天我算是见识了,你们真狠!咱们走!

    他一说走,身边那群拍花子的扶起伤员就要离开。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把他们引出来,又费了这么大力气跟他们干仗,这要是就这么让他们跑了,那我们真是白跑这趟了!

    我合计必须得给他们留住了,而且还不能让戴墨镜的起疑心,不然他们要是真想跑,那我们这几个人也是一点招儿都没有!

    我冲着戴墨镜的喊,我说你们他娘的都给我站住了,谁要是再敢动弹,我就立马把车给点了!

    那群拍花子的一听这话,立马就不敢动了。戴墨镜的就跟我说,兄弟,你这犯不着,咱们出来混社会,谁也别把谁给得罪死了,不值当!谁还没有落单的时候,谁还没有个用人的时候,冤家宜解不宜结……

    我不耐烦的把戴墨镜的给打断,我说你他娘的给我闭嘴,没有那么多废话,我告诉你,我今天必须看到钱,我要是看不到钱,我就不要命了!谁他娘的没逼到份上能干这个,不就为两钱儿吗!

    戴墨镜的也挺无奈,说我不是把猪崽儿给你留下了吗?你有猪崽儿你就有钱了!

    我弟就说,钱我们也要,猪崽儿我们也要!

    郭淳说对,我们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怎么的吧!

    我合计这两个傻小子总算能顶点事儿了,不像以前打死了也放不出个屁来!我说你管我这个叫抢也行,叫不讲道理也行,反正今天你们碰上了,那就算你们倒霉了!

    戴墨镜的被我说的一脸无奈,就说,干咱们这行的,他娘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什么江湖道义,那都是扯他娘的蛋!兄弟,我今天他娘的认栽了,你就说这些猪崽儿多少钱吧,我都买了!

    我估摸着他说那些话,是想要我们这几个人窝里反,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今天压根就不是冲钱儿来的!我看了温老四一眼,有心让他将计就计,再来上一把劲儿拖延时间,但我也不知道温老四有没有这个灵光劲儿!

    眼目前,我只能尽我所能,能拖延就拖延。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平时卖多少钱,但你也别想蒙我,我要是不满意,我宁可同归于尽!

    戴墨镜的就说,我们一个猪崽儿卖两百块钱……

    我直接打断他,我说那你就给我一万,我这人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当个万元户!

    戴墨镜的跟我讨价还价,说兄弟,这也太贵了!我看他一边儿跟我说话,一边还跟身边人打眼色,我就知道这瘪犊子肯定还有什么猫腻!

    我合计我必须得防住一手,我给我弟打了个眼色,示意我弟去温老四那边,别让温老四一个人面对这群虎豹豺狼!

    我弟默默跑到温老四身边,戴墨镜的说,成,那我就给你一万块钱!但是我今天出门是来讲道理的,也没带那么多钱,要不我出去给你取钱,回头再给你送过来!

    我说不行,别他娘的扯瘪犊子,你讲道理还带什么刀!再说你他娘的走了,谁知道你还能不能回来!我不管你那么多,要么你就给我钱,要么咱就一起死!反正我们命也不值钱,一辈子都他娘的受穷,倒不如提前结束,好投胎做人!

    戴墨镜的骂我就是个滚刀肉,他说得了,我他娘的拿你一点招儿没有,我这有个老物件,你看行不行,你要觉得行,那这买卖咱就做了,你要觉得不行,那咱就都死了吧,反正干这行的,都他娘的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

    我倒是没合计他说的老物件,我就合计等会儿离近了,把对方给制住,只要把他给拿下了,那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点点头,往他身边走,戴墨镜的拉开衣领子,我能看到他胸前带着一个金佛。

    他伸手去拿金佛,我刚合计动手,他突然拿着金佛一晃,我眼睛被光芒刺痛,下意识去捂眼睛,没想到戴墨镜的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个小刀片,直接就顶在我脖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