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遭水灾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0:17本章字数:3009字

    我一看他醒了,真是差点就感谢一圈满天神佛。刘哥弯腰坐在椅子上,剧烈的咳嗽一通,眼泪鼻涕都给呛出来了,过了好一阵子才看我,问我说你把我救了,你后悔不后悔?

    我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居然说的是这个,不禁一愣。我说我原本挺后悔的。刘哥就问我,那现在呢?

    我说我现在更后悔,好人真他娘不好当!

    刘哥就说对,给你教训,你救了我,这是咱俩的交情,但该弄你们,我还是得继续弄,这是我跟黄老大的恩怨!以后可别没事儿乱当好人了!

    我说一码归一码,我也没指望你因为这事儿就把恩怨放了!刘哥点头,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阵,回过劲儿来,他起身推开桑拿房的门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得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堵我!

    他离开以后,郭淳跟我说,下次呢,还救不救?

    我说淳子,我们是社会人,社会人就得干社会人该干的事儿,人跟咱们讲究,咱们到哪天也不能不讲究!你是高门大户出来的,这种事儿你别问我,我相信你姐姐也不希望你问我,你得自己找平衡,你得记住了,你跟我们不一样!

    郭淳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选择。我说得了,这种事儿你不用提前知道,等真到那天了,你就知道你该怎么做了,提前想好只能给你自己增加压力!

    郭淳点头,也没说别的。我们两个出了桑拿房,就见刘哥跟我弟还有温老四站在大厅里,大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十来个大小伙子,把刚才那三个偷袭刘哥的围在正中间。

    刘哥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弯腰打量那三个人。他转了一圈以后,要人给他递过来三条白毛巾,跟刚才勒他那一模一样。刘哥让手下弟兄把毛巾勒那三人脖子上,说我就问一遍,你们要不愿意说,刚才我什么样,等会你们什么样!

    我们四个人站在一边看,就听刘哥问第一个人,谁派你们来的?问那个人没说话,刘哥也没废话,直接给弟兄打了个手势。那人身后的弟兄一勒毛巾,那人在地上使劲儿挣扎,一旁的弟兄七手八脚就把人给按了。

    刘哥说别勒死了,勒死那是犯法,他把我勒休克了,你们也勒休克就行了!

    眼看那人晕过去了,刘哥也没废话,示意手下弟兄把人给扔大池里。就听噗通一声,那人被扔进水里,跟个死尸一样浮在水面上。刘哥接着问第二个,给你们多少钱啊?

    第二个人看了刘哥一眼,也没吭声。刘哥拍了那人脑袋一把,示意手下继续扔。他走到第三人面前,看了对方一眼,这人就是刚才勒刘哥的。刘哥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说得了,打死也问不出个屁来,都扔了吧!

    他手下弟兄刚要动手,那人就开口了,说两万!

    刘哥一听这话就急眼了,说我他娘的就值这么点钱?你们这是埋汰谁呢!我告诉你,就我这脑袋,少说也他娘的值十万!

    我弟一乐,他还是头回听到有人拿自己脑袋跟人讨价还价的。那人也没吭声,刘哥给了那人一耳光,说你们他娘的是不是缺心眼啊,就为了两万块钱就来找我,你他娘的跟我说你没钱了,我给你们两钱儿不就完了吗!

    他一连打了对方十几个耳光,这才停手,说滚吧滚吧,真没意思,告诉你们后边那个,要是个老爷们,就来点真格的,别他娘的老在背后搞这些邪门歪道!他跟我可以不讲究,但我跟他不一样,我是个老爷们,老爷们干事儿就得堂堂正正,规规矩矩,等我这边事儿忙完了,我就去找他麻烦!

    那人看了他水里飘着的同伴一眼,也没废话,直接就跑了。刘哥看着那人背影,不屑喊了声,你弟兄还在这呢!

    那人也没吭声,一溜烟跑了。刘哥喊他手下弟兄,说得了,他们能不讲究,咱们不能不讲究,都给送医院去吧,是死是活那都是命了!

    大厅里顷刻间没人了,刘哥看我们一眼,说行了,洗也洗完了,该出去吃饭了!他带着我们去了一家酒楼,刘哥就说,太高档的地方咱也去不了,我这个人呢,从来不藏着掖着,有一分钱就去一分钱的地方!老四应该知道!

    温老四尴尬的点头,服务员问刘哥吃什么,刘哥把菜单往桌子上一扔,说我今天招待老乡,你们就可贵的来,什么贵就点什么,千万别客气!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刘哥就跟我说,兄弟,我这个人心肠说硬不硬说软也不软,我得先跟你说明白,回头吃完这顿饭,我可就得找你麻烦了!

    我没搭茬,等着他把话说开了。刘哥又说,实话实说,我挺喜欢你的,不是因为你救了我,就是因为你跟我一样,都是讲究人。所以我更得提前跟你说,不然等回头,我还真下不去这个手!我就问你一句,回头是要用土法还是水法?

    我们几个都蒙圈了,谁也不知道什么叫水法什么叫土法。我问他什么意思?刘哥跟我讲,我又不是文化人,就字面意思嘛!要是来土的,那我就劫你们的道,劫到算,劫不到算你们跑了!要是水法,我就连车带货都给你们淹了,回头我跟黄大眼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刘哥见我没吭声,就说你是小辈,还是客人,我不能占你便宜,你也不用着急告诉我,你先想想,等你想好了你再跟我说!

    我心说你这还真是不占我便宜,这他娘的你是地头蛇,不管我选哪样你都好拿主意!不过我也没跟他多废话,我要跟他讨价还价,就得让他轻视了!

    我喊我弟郭淳温老四好好吃饭,刘哥就说我还挺镇定,有大将风范!我说我不是有大将风范,我是知道这会儿乱也没用,反正抬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能当老爷们,我干嘛还要当缩头乌龟!

    刘哥哈哈一笑,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吃饭喝酒。这一通一直喝到快半夜了,我们五个人五迷三道往外走,刘哥一边晃悠一边跟我说,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回头你们好好休息!

    我弟这会儿喝的舌头都大了,迷迷糊糊问刘哥,你是不是在宾馆里提前下黑手了,就等着给我们一网打尽了!

    我说吴铁山,你别瞎他娘扯蛋!刘哥是那样人吗!郭淳这会儿就快不省人事了,但还是来了句,那也是你娘!

    刘哥就说,对,我就是提前布置好了,要给你们一网打尽,我现在就给你们都网了!

    刘哥迷迷糊糊的非要开车,好在温老四没怎么喝,还保持着清醒。温老四抢了车开,在刘哥的指示下我们绕着晋西转了一个多小时冤枉路,终于到了宾馆。

    刘哥给我们开的是个套间,刚一进房,他就直接栽在地摊上睡着了。我还在边上说风凉话,我跟我弟说,你看你哥这酒量,谁也不好使!我弟就在一边乐,说得了吧哥,那还不是我使劲儿灌他!

    我本来还合计说我弟两句,但这会儿真是天旋地转,还没等说,就一口吐在地上,我这一吐就跟传染病一样,其他几个人顿时都吐了!

    我躺在地上,也不管地上埋汰不埋汰,直接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能有多久,我就感觉到头上一凉,我刚想要呼吸,一口水直接呛嗓子眼里了,当时就清醒了。我睁眼睛一看,发现脑袋泡在水里,想要浮出水面,但头上被人使劲儿摁着,根本就挣脱不开!

    我心里一凉,合计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原本以为刘哥是个什么都摆在台面上,光明正大的社会人,没想到他居然跟我们玩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我这会儿谁也不恨,我就恨我自己混了这么长时间的社会,还这么天真!

    我感觉到胸腔都要憋爆炸了,这时候头顶的力气一松,顿时就把我脑袋从水里拉出来了!我头顶上不停的往下流水,但这会儿根本来不及顾别的,大口大口的呼吸,恨不得把这辈子的空气都给一齐吸进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又被人一下按进水里,我使劲儿挣扎,双手双脚往旁边乱打乱踹,我能感觉到打到人了,对方被我一打,立马就急眼了,连着给我好几下,都特别狠,差点就给我打蒙圈了!

    我被人来了这么几下,憋不住气,又喝了好几口水。头上的力道再次消失,我再次浮出水面!

    我剧烈的咳嗽着,这会儿就觉得胸口火烧火燎的,就跟快炸了一样!我没被人再按进水里,这会儿总算是有点缓过劲来了,我抬头一看,就见我弟、郭淳、温老四还有刘哥被人拍成一排,面前是个巨大的浴盆,里面装满了水。

    浴盆前面坐着个男人,五十多岁年级,带着个眼镜,冷着张脸看着我们。他见我们抬头看他,就说,刘大脑袋啊,你不用选了,我替你做主吧,咱们就来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