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文《怪你过分美丽》

    更新时间:2018-12-19 04:05:10本章字数:2119字

    久等,新文已经开了。

    简介奉上——

    程娆有病,一种难以启齿的病,每个夜里,她都饱受煎熬。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动荡不安的边境。

    他带着一身血迹,穿着一身军装,闯入了她的帐篷内。

    她一双纤细的手熟练地解着他的扣子。

    他捏住她的小腿肚,声音粗哑地质问她:“每个进你帐篷的陌生男人,都有这种待遇?”

    她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舔唇:“我是为了救你。”

    她和他一起走过疫区,一起踏过战火,并肩迈过暴乱。

    她差点再次相信了爱情,以为他们可以相守到死亡。

    直到后来,她看到了他暴虐残忍的一面。

    她跪在他面前,扯着他的裤腿求他:“尉赤,放过他吧,算我求你。”

    他冷笑一声,抓着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压到墙上。

    “既然想求我,那就换一种你最擅长的方式来求。”

    那时她终于明白,尉赤从来不是拯救她的天神,而是将她拽入地狱的魔鬼。

    tips:【特种兵×无国界医生;背景架空;不要代入/考据;暗黑系/现实向/口味重】

    试读:

    F国边境线附近,战火不断。

    即使已经是后半夜,仍然能听到断断续续的枪声。

    每一天,都是同样的光景。

    此时正是六月,位于赤道附近的国度迎来了一年中最热的一个阶段。

    F国最近瘟疫爆发,程娆每天都要接待大量的病患,以及在局部战争中受伤的百姓。

    结束了一天的救治工作,程娆已经筋疲力尽。

    回到自己单独支好的帐篷里,程娆从旁边的拿起笔记本电脑,记录一天的工作。

    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和外面的时不时响起的枪声交相辉映。

    嘭——

    枪声突然逼近。

    程娆下意识地合上了电脑,提高了警惕。

    在这种地方待久了,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很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入侵。

    在这个动荡不安、战火绵延的过渡,夜晚的恐怖袭击是常有的事。

    程娆从身后摸出了一把瑞士军刀,这是她拿来防身的。

    哗啦——

    帐篷被打开。

    程娆紧盯着闯入者,看到他的身上熟悉军装之后,才收起身后的刀。

    ——他穿的是维和部队的制服。

    帐篷里的应急灯亮着,程娆看到了男人黝黑的皮肤上渗出的汗珠,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片,额头上也有热汗滴落。

    他的肩头有血迹,呼吸粗重——

    程娆可以百分百确定,他受伤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程娆走上前,白嫩纤细的手指摸上他的肩头。

    她皮肤很白,即使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仍然没有晒黑半分。

    他们两个人的肤色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程娆摸到了他肩头的伤口,是子弹——

    “你需要手术。”她的声音很平静,说罢拉着他的手朝旁边的地铺上走过去。

    她帐篷里有基础的用具,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在被人追杀,这种时候出去只会铤而走险。

    尉赤喘着粗气,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的手摸上来他肩膀的那一瞬间,他整个身体都绷在了一起。

    他只是随便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帐篷进来,没想到,碰上的竟然是医生,还是个女医生。

    而且……她胆子很大。

    有几个女人能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还保持镇定的?

    “医生?”

    尉赤盯着她的手不放——真他妈白。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很近,男人说话时,湿热的呼吸正好在程娆耳边喷洒开来,空气中有独属于男性的荷尔蒙肆意窜动。

    程娆低头看向他的小腹。他上衣原本是在裤子里塞着的,可能因为作战的关系,皱了,缩到了上面,隐约露出了人鱼线。

    “给我找,就在这附近,别让他跑了!”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道凶神恶煞的声音,还有逼近的脚步声。

    听起来,对方不低于三个人。

    而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程娆眸子一缩,抬起手来直接拽住他T恤的下摆,不由分说地脱掉了他的T恤。

    男人的上半身彻底赤裸,皮肤在应急灯下泛着光。

    他们当兵的,肌肉都很发达。

    只不过,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

    程娆抓住他的手腕,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你先跟我去床上。”

    尉赤:“……”

    男人的呼吸陡然加重了几分,小腹处一阵紧缩,浓黑的眸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程娆拽着尉赤到了气垫床上,让他躺下来。

    接着,她蹲下来用最快的的速度脱下了他的迷彩裤。

    之后,和上衣一起卷起来,扔到了旁边的行李箱里,然后把行李箱锁上。

    此时,尉赤身上已经只剩下一条内裤。

    外面的脚步声在一点点逼近,帐篷外已经传来了那群人交谈的声音。

    程娆顾不得思考,直接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的腿上错落着许多伤疤,程娆皮肤嫩,感知得非常清晰。

    她贴上来之后,尉赤突然抬起手来贴上她的腰。

    四目相对。

    程娆看见了他眼底的红血丝,带着克制和隐忍。

    “嘶——”尉赤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盯着面前那两片湿润的唇瓣,强忍住啃上去的冲动。

    欲望坏事。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陷于危险之中。

    ………

    蓦地,帐篷再次被人闯入。

    程娆刚才也有些意乱,这道声音让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顺手拉起手边的被单,盖到身上,上下起伏。

    程娆解开头发,长发垂落,挡住了身下男人的脸。

    尉赤意识到了她在做什么时候,眼神更加复杂。

    …………

    “艹,人呢?”外面的人看到在帐篷里干得火热的一对男女,有些纳闷——

    “喂,你们有没有看到军人过来?”对方扯着嗓子对床上的两个人发问。

    “没……没有……”程娆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额头有汗珠滴落。

    “别特么浪费时间,快点往前追,别让人跑了!”半夜里看到这场景,几个男人都有些燥。

    程娆虽然一直在动,一直在叫,但她没有忘记观察帐篷外的人。

    等他们的脚步声走远之后,程娆终于松了一口气,准备从男人身上下来。

    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的手仍然用力地掐着她的腰。她稍微动了一下,反而被摁得更紧了。

    “……”

    程娆感受到了他的变化,瞪大了眼睛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