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离婚协议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38本章字数:2229字

    包厢里,周景薇有些发愣的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文件,目光聚焦在抬头四个大字上时,脸色顿时煞白如纸。

    她张了张嘴,声音沙哑的艰难说道:“令晟,今天不是愚人节。”

    “我知道。”周令晟冷漠的看着她,稍稍松开手指,离婚协议落进了周景薇的怀中,“签了吧,别让自己难堪。”

    周景薇拿起离婚协议的手,不停地颤抖,她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周令晟,明明是熟悉的容貌,明明还是那个从小对自己最温柔体贴的人,但是眼神中透出的冰冷和厌恶,让她一瞬间觉得从未认识过他。

    就因为那件事吗……

    他们不觉得她是受害者,反过来辱骂奚落她,仿佛一切都是她的错,和那个强//奸犯毫无瓜葛?甚至为了所谓的名声,不许她报警,一人咽下所有苦楚?

    然后,当这么多年来的感情也不复存在,翻脸离婚?

    周景薇感到眼睛发涩,刚要开口,坐在她对面的中年妇人抢先一步,缓缓说道:“景薇,说实话,你爸会同意你和令晟的婚事,完完全全是看你喜欢令晟那么深,不忍心伤害你。令晟也是为了报答周家的养育之恩,才会和你结婚……这可真是委屈了令晟啊。”

    她叹息一声,伸手拍了拍周令晟的肩膀,眼中闪过一道慈爱疼惜,然而在转向周景薇的时候,又恢复了之前的不耐烦和憎恶。

    她接着说道:“再看看现在,做出那种丑事,把你爸爸气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你想想你自己现在还配得上令晟这么好的孩子吗?令晟现在是周氏的总裁,无数人的眼睛盯着,无论是身上还是身边,绝不容许有污点的存在。”

    “……污点?!”周景薇连嘴唇上的最后一点血色都消退了,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称之为“母亲”的中年女人。

    面对女儿的悲伤,李慧心无动于衷,好似她们是陌生人一般。

    “话说的虽然难听,但也是事实。”

    周景薇看向周令晟,心中还有一小撮希望的火苗在挣扎着,“令晟,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周令晟回答她的是行动——递来一支签字笔。

    不是他常用的、她送他的那一支。

    周景薇内心的火苗瞬间熄灭,心如同坠入无底的深渊。

    她以为他们是一家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会照顾体谅她,更会支持她。就算后来的一个月里周令晟对她恶语相向、态度冷漠,甚至没再进过他们的婚房,碰都不碰她,她自欺欺人的试着理解周令晟,他是一个男人,出这样的事,心中有芥蒂在所难免,时间久了就会恢复从前的温柔甜蜜。

    可是她的理解,换来了他们的绝情。

    李慧心见周景薇迟迟不动笔,凉凉的开口道:“景薇,你已经长大成年了,要懂事,为了你爸,为了这个家和公司。”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周景薇眨了眨眼睛,强忍下泪水,她知道自己再强撑下去,只是自讨苦吃,换来的必然是周令晟和李慧心更多的讥讽。

    她拿起笔,狠狠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周令晟的嘴角扬起,愉悦的和李慧心对视一眼。

    李慧心道:“景薇,我们还是一家人。”

    “这时候,一家人了?”周景薇觉得可笑之极,她现在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家,她不想再去面对这所谓的亲生母亲和青梅竹马的新婚丈夫,唯一让她牵挂的只有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据母亲说,父亲听说她新婚当夜在酒店被人强奸后,才会气得脑溢血发作,送进医院。

    周景薇见李慧心慢条斯理的喝着茶,知道她在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索性直接说道:“没有别的事情,我去医院照顾爸爸了。”

    “不急。”李慧心放下茶杯,在面对女儿的时候,难得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今天约了徐氏集团的徐董事长吃饭,点名要你作陪。你现在收拾收拾,一会儿人就来了。”

    周景薇难以置信,上一刻还在逼她离婚,而今当她是什么了,要让她去陪别人吃饭?

    她气得浑身发抖,拿起身侧的包要走,“妈,对不起,照顾爸爸更……”

    “景薇,”李慧心蓦地提高声音,打断周景薇的话,“你怎么还是那么任性,不懂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吗?!你爸被你气得住院,事发突然,令晟接管公司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公司里有多少人要趁火打劫你知道吗?如果不和徐氏合作,你还指望自己能继续过千金大小姐的生活?你知道约见一次徐董事长有多难吗?难得他对你有好感,不趁机抓住机会,就等着你爸几十年来的心血付之东流吧!”

    周景薇想笑,如果自己不答应,是不是将来周氏易主了,过错都要归咎在她的身上了?

    她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两个人,“我只想去照顾爸爸,公司的事情,我相信令晟可以处理好的。”

    李慧心摇摇头,责问道:“你还想气死你爸不成?医院那边,我请了专门的护工看护照顾,不比你好?该操心的事情不做,偏去逞能,像话吗?你知道周氏有多困难吗,知道你爸的医疗费和看护费有多昂贵吗,叫你做这点事情就推三阻四,你不仅配不上令晟,更不配姓周。”

    李慧心看起来是真的愤怒了,抬手指着周景薇,一双杏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光芒。

    周景薇从没见过这样子的母亲,她的心一点点的凉透。

    周令晟此时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相比之前缓和了许多,让周景薇恍惚间以为又回到了从前。

    他道:“不仅是周氏有困难,爸爸的医疗费用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景薇,这件事虽然难为你,但是你要往好处想,你毕竟……难得事情没有传扬出去,徐董事长看得上你,说不定是个好归宿。”

    “爸爸的医疗费真的已经不够了?”周景薇惊讶的问道。

    “是。”周令晟答道。

    周景薇知道他们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就是要她答应去陪徐董事长。

    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周景薇攥紧拳头,一字一句的问道:“令晟,你真的只是为了报答爸爸的养育之恩,才会和我结婚的吗?”

    周令晟没有丝毫的沉默和迟疑,“是,我只当你是妹妹。”

    周景薇垂下眼眸,心情意外的平静,也许在发生那件事后的这一个月,然后是离婚协议和被逼陪人,她已经心如死灰了吧。

    她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觉得喉咙干涩的难受,良久才应道:“好,我去陪徐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