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残酷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38本章字数:2193字

    “……”她的目光仿佛被黏在了这三个字上,脑海中渐渐地浮现出一个可怕的猜想。

    为什么徐氏集团愿意和周氏合作?像徐氏这样的跨国大集团,周氏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睛。

    原以为是周令晟才能非凡,说服了徐董事长,但如果新婚那晚,和她在一起的人是徐麟深,那么答案就不同了。

    周景薇感觉喘不上气来,手紧紧地揪着衣襟,不想当着徐麟深的面,再流出眼泪。

    徐麟深扯开领带,满是讥嘲的说道:“周氏交过来的企划案,我看过了,存在着一些不小的瑕疵,不过还是可以改正的。那么,周小姐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把该办的事情办完了。”

    周景薇回过神来,问道:“上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环洲酒店。”

    徐麟深轻笑一声,“有意思有意思,报警的把戏不玩了,改玩失忆了?”他将领带随意的丢在一旁,起身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倚靠着桌子,细细的闻着酒香,却没喝一口。

    这个男人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周景薇此时根本不知道害怕和畏怯是什么,只想揭开心中的谜团,道:“回答我的问题。”

    徐麟深搁下酒杯,眯起眼睛凝望着坚持着的周景薇。

    他的目光太过锐利,周景薇感觉浑身不舒服,她勉强支撑着,“徐先生也失忆了吗?”

    良久,徐麟深开口道:“周令晟约了我父亲谈生意,我知道了,所以先过来看看。进门后,我因为口渴,喝了桌上的红酒,然后觉得头晕难受……”

    他的目光在周景薇的脸上打量了一圈,最后落在她身上。

    周景薇被看得不舒服,但毫不示弱的回望着他。

    徐麟深继续说道:“就看到你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原来如此……”周景薇浑身微微颤抖,之后……当她清醒过来,身边已经没人了,但是身上和床上的痕迹,无不显示着发生过什么,紧接着周令晟和李慧心出现了。

    那不是巧合。

    现在想来,李慧心提议将婚房安排在酒店,婚房明明在1909,她醒来却在1809,还有拼命灌她酒的那些亲戚家小姐妹,以名声要紧为借口,不给她报警查监控,都是经过精心的策划。

    周景薇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捂着脸,抑制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和青梅竹马,却在新婚当夜将她推入深渊,为了利益将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更可恨的是明明知道真相,在事发后的一个月里,对她羞辱不停。

    再往深处,她想到了更可怕的事情。

    她感到很冷,彻骨那般的冷,她渐渐地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徐麟深一直在看着她,眼中的神采越来越深沉。

    从她的话语,以及现在透出绝望的哭泣中,他可以判断的出——她被家人骗了。

    他今天之所以还会同意和周令晟的人见面,为的就是狠狠地羞辱她,再找机会报复周家。

    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可不会因为床上躺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就崩溃了,如果不是那杯红酒里有其它东西,以及房中的香薰也加入了催//情的东西,否则他断然不会和眼前这个女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周小姐恨周令晟吗?”他缓缓问道。

    周景薇抹去眼泪,抬头望向徐麟深。

    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通红的像兔子眼睛,让秀丽的容貌看起来楚楚动人。

    和那一晚的妩媚相比,另有一番风情。

    徐麟深眨了下眼,便将那一点杂念从脑海中扫去。

    “徐先生,我们谈一下项目的问题可以吗?”周景薇开口道,声音沙哑,“有任何问题,我都会回去报告给公司,尽所能的修改,直到和贵公司达成共识。”

    徐麟深忽然想笑,但及时的忍住了,“到了这个份上,周小姐还要为周氏做事?敬业精神着实令人感动啊。那周小姐打算以什么方式来谈呢?我对人//妻没有兴趣。”

    夸奖的话经由他嘴里说出来,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周景薇已经暂时按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不管母亲和周令晟对她做了什么,为了爸爸,她此时此刻都应该先以公司的大局为重。

    “我只是为了爸爸的事业。”她老老实实的说道,“还有,我今天离婚了。我只打算用交流沟通的方式,来谈。”

    “哦?”徐麟深恍然想起,不知听谁说的,一个月前,周仁突发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然后周氏被周令晟顺理成章的接管了,“周令晟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周景薇从他的这一句话中,觉察到一丝丝危险的气息。

    “徐先生,麻烦您告诉我项目哪里不满意。”

    徐麟深道:“哪里都不满意,改了我也不会同意和周氏合作。”

    周景薇有些急了,“您之前说可以改的!”

    “那是之前。”徐麟深微笑道,摆明了无赖相,“现在我改主意了。”

    “为什么?”

    “周令晟这样的人品,让我着实担忧周氏集团的信用问题。”徐麟深道,“以及,用女人的身体来谋取利益,是我最不齿的行为。”

    而且,这个女人原本是要送给他父亲的,光想一想,就觉得恶心,幸好他两次都给拦下来,没让那个老头子得逞。

    徐麟深拿起挂在沙发上的领带,一边重新系好,一边说道:“不过周小姐也别气馁,记得二十四小时开机,我还会找你的。”

    他展开一抹微笑,看在周景薇的眼中,感觉他像是一匹蛰伏的狼。

    徐麟深知道,这个被老头子看上的女人,对自己绝对还有用处。

    他的笑消失的很快,直接开门离去。

    周景薇根本来不及挽留,也来不及问他怎么会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套房又只剩下她一个人,看看墙上的挂钟,徐麟深来了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她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她看了看散落在茶几上的资料,颓然的靠在沙发上。

    爸爸的医药费到底要怎么办?

    周令晟的助理静悄悄的走进来,扫一眼整整齐齐的卧房,知道事情没办成,急忙掏出手机打给周令晟。

    “……是,来的是徐总经理,事情可能不顺利,他走的时候黑着一张脸呢……是……”

    周令晟的声音隐约飘进周景薇的耳中,没有一句关心她怎么样了。

    她“噗嗤”一笑,吓得助理茫然的望向她,忘记给周令晟回话。

    周景薇拿起手机和包,冲出总统套房。

    她要问一问母亲和周令晟,怎么狠得下心做出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