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儿子抢老子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39本章字数:2121字

    徐麟深似笑非笑:“你刚才难道没有听到吗?薇薇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李慧心面色复杂的看了他们一眼,却不敢再说什么,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出去。

    她的确是希望周景薇能够攀上徐家这个高枝,但是却不是希望他们假戏真做!

    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周景薇岂不是要咸鱼翻身?!

    病房中终于恢复了安静,周景薇神色淡淡的看着徐麟深站在窗子边打电话。

    “你跟我说这是个意外?我养你不是为了让你给我一次又一次的找麻烦!那个女人能把人带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下一次是不是能把人送到我的床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麟深顿了顿,快速的看了一眼转开了眼的周景薇。

    妈的!

    不是已经送来了吗?!

    “他们是从哪里混进来的,这不是我要知道的,下次要是再有同样的事,你就给我收拾收拾滚!”

    徐麟深相当冒火,他明明让人守在这里,结果还能被那个女人给钻了空子,自己进来了不说,居然还带了一群记者进来!

    他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你何必对他们发脾气,这家医院中有她相熟的人,要是真的想让人进来,怎么都有办法,难道你还能连医生都防着?”周景薇靠在床头,语气淡淡的,好像早就知道了那些记者的来意。

    徐麟深弯下身子靠近她,两人四目相对,他能够看到周景薇眼中的涟漪:“你倒是不笨。”

    “刚才有个记者,我在周氏看到过,所以我就知道了。”她是因为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才明白的,但是徐麟深却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他。

    徐麟深又凑得近了些,眼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周景薇下意识的后退,但是身后就是床头,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她转过了头,避开了他的目光:“你做什么。”

    “刚才在那些人的面前,你不是说了,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男女朋友之间要做什么,需要我教你吗?”他的目光从周景薇的脸上落到了她的唇上。

    “是真是假我们心知肚明,你何必要这么说,刚才你为我解围,我很感激。”她的目光闪了闪,语气有些不易察觉的哽咽,“你说过,我可以见到我的父亲。”

    徐麟深直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景薇:“你不能只享受权利,而不关心你的义务。”

    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周景薇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退去了:“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也说过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人,我实在不知道,我还有哪里可以帮到你。”

    她即使已经低到了尘埃里,却也不想自己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没有,她能够守住的,只有这些了。

    “想得到什么,就必须要先付出。”徐麟深两手插在口袋中,目光在周景薇的身上转了几圈。

    “我想得到的,就是你之前承诺过的,你不会反悔的是不是?”周景薇像是强调一般的说道。

    “你好好休息。”徐麟深转移了话题,“累不累?刚才说了这么多,要不要喝水?”

    两人同时看向了桌上的那一杯西柚汁,周景薇转开了眼睛:“不用了。”

    徐家别墅中,一辆跑车停在门口,佣人立刻上前打开车门。

    徐麟深从车上下来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部分,身形颀长,面容淡淡。

    “砰——”

    一本杂志狠狠的砸在了徐麟深的脚下,随之响起的是徐志靖的怒吼声:“你搞的什么名堂!”

    徐麟深停下了脚步,低下眼看了看杂志,根本就不用翻,在杂志的封面上清楚地印着他和周景薇的名字。

    他抬脚从杂志上跨了过去,毫不在意走到沙发旁边,在徐志靖对面的软皮沙发上坐了下来:“冰酒。”

    等在一旁的管家应了一声退了下去,脚步有些急,好像对眼前的场景避而远之。

    “还喝酒?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了一了百了?我什么时候同意你有这么一个未婚妻?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在看到今天的新闻的时候他几乎要一口气背过去!

    徐家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那个周景薇已经结过一次婚了,她怎么能进来他们徐家!?

    “她是什么人?难道不是你看上的人?你都能把那个女人带进来,我就不可以?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到底是我在气你,还是你自己给自己气受。”

    徐麟深接过了管家递来的酒,浅酌一口,气定神闲的看着徐志靖的满脸怒容,心情格外愉快。

    “我找她可不是为了她来当我的未婚妻!只要你一天要进我的家门,你就别想!要是你再这么执迷下去,美国那边的公司会越来越适合你!”

    女人玩玩就行了,要是真的担上了未婚妻的名头,那就乱了套了!周家不过是个小集团,难道那个李慧心和周令晟还真的以为他们家的人能进徐家?

    “看,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徐麟深挥了挥手,让管家退下,尽管这里是徐志靖的别墅,他也一样是个主人!

    “你别管我!现在的问题在于你!别以为我不会把你放出去!”他的确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但是要是这个儿子不听话,他也不会手软!

    一个只会沉迷于女人的废物,根本不配继承他的公司!

    “你要把我放出去?”徐麟深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森寒之气,但是一闪即逝,立刻有笑了起来,“要是你能做的到,再说吧。”

    “你别以为我真的舍不得!以前我无数次的纵容你,不过是因为那些问题都不大,你杀人放火也好,奸淫掳掠我也不管,但是你要是真的成了扶不起的阿斗,有的是人想继承我的公司!”徐志靖怒气冲冲的扬声吼道。

    “那个女人难道对父亲就这么重要,我好像已经有很久都没有看到你恼羞成怒的样子了,不过到底是儿子抢了老子的,也不光彩。”面对着徐志靖的怒火,徐麟深由始至终都是淡淡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收到影响。

    徐志靖的怒火停顿了一瞬,他皱着眉头,脸上划过了一瞬的窘迫:“你要是现在就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还来得及,不然的话,后果你一定不想见到!”

    盯着徐志靖上楼的身影,徐麟深的眸色暗了又暗,目光中笼罩着深深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