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周景薇,丑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39本章字数:2143字

    接近傍晚,医院中亮起了灯光,天边一线一线落下红霞。

    已经在医院外面等了许久,周景薇在确定了来往的人减少了之后才走进了医院。

    忐忑不安的看着父亲的重症监护室,门口站着两位黑衣黑裤的大汉,医院中本就冷清,他们两个人脸上的冷漠更是更周遭的温度都降了不少。

    她握了握拳,收拾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但是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那两人发现了。

    “周小姐,现在周先生的病情还不稳定,医生有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探视,周小姐别让我们为难。”

    两个保镖说的话虽然很客气,但是语气却一点都不近人情,眼中的冷漠生生的就成为了轻视,周家早就已经换天了!

    就算是在外人看来,周家的当家人住院,养子周令晟继承公司,更何况周令晟还娶了周景薇,本是理所应当,但是内部的人谁不知道,周景薇彻底失势了。

    周景薇早就知道他们的态度,她仰起头,颈部的曲线美好的像是一只高贵的白天鹅:“我知道,你们是听我母亲的话,但是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你们怎么就能够肯定你们是站对了边?!”

    两个保镖相视一眼,面无表情:“我们不知道周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周家到底是我父亲的,现在不管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周家都是我父亲的,如果他醒过来,你们觉得这天,还会不会变?”

    周景薇的声音平稳,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在看到保镖沉默下来之后,她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不管你们在李慧心哪里得到了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们十倍的价格,就算是你们放我进去,李慧心也不会知道。”

    “周小姐的话严重了,我们只是听从了医生的吩咐,周先生的身体现在还在休养阶段,我们必须要保证他的安全。”虽然是同样的话,但是保镖的态度已经有了松动。

    周景薇把握机会,再接再厉:“不管我的父亲有没有醒过来,我都不会出卖你们,你们只要让我进去看看,在你们方便的时候就好,如果这里有什么异动,你们给我打个电话,只是这样而已,可以吗?你们不会有任何损失。”

    保镖这次是真的犹豫了。

    如果他们真的答应了周景薇,那就等于是站到了两方人马中,不管后面的局势变成怎洋,他们都不会有损失。

    “周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很多事情,我们身不由己。”

    保镖的态度出现软化,周景薇立刻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写有联系方式的纸条:“这是我的电话,你们可以随时找我,每个月一号,我都会把钱打到你们的卡上,现在我能进去见见我的父亲了吗?”

    保镖接过了纸条,快速的收了起来,随后站到一边,低声说道:“周小姐你的膝盖上还有伤,需不需要处理一下?”

    “你们去帮我找点药吧。”

    周景薇选择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她的眼睛酸痛,呼吸不稳,强撑着走进了病房。

    她慢慢走到了床边,在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心中狠狠一颤,恐惧突的涌入四肢百骸,让她几乎站不住。

    周景薇快速的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门,抓住了保安的衣袖,声音颤抖:“我爸呢?我爸在哪?!”

    保镖也是一愣,立刻冲进了病房中,在看到床上的人之后脸上一白:“这人是谁?”

    病床上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年纪也是中年,身形脸型都很像,但是对于很熟悉周仁的周景薇和保镖来说,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两人的差别。

    “我爸在哪里?”周景薇忍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崩溃,她最害怕的就是周仁发生了意外,她哀求的扯住保镖,“是不是李慧心?她做了什么?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她!”

    “周小姐你冷静一点。”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们自己都冷静不下来,“我们去找找!”

    怎么会这样?

    周景薇死死的咬住下唇,泪水模糊了视线,喉咙哽咽。

    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周景薇的视线中,头顶上传来了一声带着嫌弃的好听嗓音:“周景薇,丑死了。”

    周景薇猛地抬头,徐麟深那张俊脸就立刻映入眼帘。

    她呆愣了好几秒,然后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扯住了他的袖子跪倒在地,低下头哀求:“徐总经理,我求求你,你救救我爸,我求求你!”

    徐麟深无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眼神一暗,眉头不自觉的皱起,视线落在了她的膝盖处,她的腿上还有血渍,这一跪太过用力,已经有血迹从膝盖和地板接触的位置渗了出来。

    “我知道,你和周家没有关系,是我们设计了你,是我周家对不起你,但是我求求你,你帮帮我,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我求求你!”周景薇声音哀切,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手上的力气很大,生怕被拒绝一般的抓着徐麟深的手。

    徐麟深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高深莫测:“你现在还能帮我做什么?刚才你还承诺了那两个保镖要给他们十倍的工资,你准备怎么给?你现在身上能拿得出来多少?”

    周景薇抽泣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我可以去工作,我可以去打工,不管什么工作我都愿意,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力做到!”

    “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能做什么工作?”不是他小瞧了她,那些千金小姐他见了不少,外表好看,内里就是草包!

    周景薇咬了咬牙:“徐总的家世不输给任何一个人,但是徐总的才能不是也一样过人?这和家世没有关系,我也有自己的专业,我也可以工作,只求徐总抬抬手,救我父亲一命。”

    徐麟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半晌,蹲下身来,在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和微微凌乱的长发的时候,抽出了自己的手,嫌弃的冷声说道:“只不过是一天,你就能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周景薇听出了他缓和的语气,一点都不计较他说了什么,只是带着希望的问道:“你能不能帮我把父亲找回来?我真的很担心他。”

    徐麟深冷笑道:“找回来做什么?依旧留在李慧心的眼皮子底下?哪天被人无声无息的送上路了你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