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抱歉,我没有经验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39本章字数:2151字

    跑车行驶在黑夜里,路灯晃下的光晕飞速后退。

    加长车身中,周景薇和徐麟深面对面的坐着,周景薇的目光越过了徐麟深,落在了窗子外面。

    “刚才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也像是恶毒的女人,心肠很坏。

    徐麟深盯着她的脸,冷哼一声:“你认识那个徐璐?”

    周景薇疑惑的转回了视线:“不认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才觉得很内疚。”

    她顿了一下,明白过来徐麟深的意思:“我只是听到了她和另外一个女人的谈话,我今天的运气很差,走到哪都能听到不该听的。”

    徐麟深正要说什么,但是眼中光芒一转,语气立刻严肃了几分:“你明知道她床上的男人无数,你还让我娶她?!”

    周景薇干干的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是觉得你油盐不进,鬼神不吝的,刚好一物降一物吗?”

    她还不如直接说恶人还得恶人磨!

    是不是他最近脾气太好了?

    徐麟深冷冷的看着她,语气残忍:“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好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说你把我当做了老头子,觉得我也来者不拒,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看得上?”

    周景薇的脸上一白,心中骤痛,虽然是早已经清楚的事实,但是被徐麟深这样直白的点出来,点明她只是一个被徐家的老头子看上的女人,她依旧觉得仿佛被人剥去了最后一层衣裳一般的屈辱。

    “既然徐总提到了这一点,那么刚才我们在酒店中说的,一个女人十万的事情,现在还是作数的吧?”周景薇调整了表情,平静的询问。

    徐麟深拿出了真皮钱包,随意的抽出了一张卡扔给了周景薇,那张金卡打在周景薇的膝头,反弹落下。

    “我徐麟深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作数过?”

    周景薇盯着那张静静躺着的金卡,觉得异常刺眼,但是此刻她却只能卑微的捡起,小心的放好:“徐总出手阔绰,当然不会赖账。”

    徐麟深扯了扯领带,有些心烦:“以后在遇到今天的情况,不要再让我来教你怎么做,你的反应太平静,要是引不来那些围观的人,怎么把事情闹大?!”

    看看徐璐,一个想勾引别人的未婚夫的人都比她理直气壮!

    那些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不是都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是不是数木头的?今天晚上这么好的一出戏,就草草收场了,徐志靖那个老头还不知道能不能收到消息!

    “抱歉,我没有经验。”周景薇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

    她从小到大,身边只有一个周令晟,后来两人顺其自然的结婚,离婚的时候更是果决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她哪里有机会斗小三,更何况还不是自己真正的情敌。

    一只手机出现在自己眼前,几秒之后熄灭了光,周景薇愣了一下,抬眼看向徐麟深,眼中是疑惑的问询。

    徐麟深不耐烦的划开了手机,直接扔给了周景薇,周景薇手忙脚乱的接住,避免了他那贵气的手机砸向车子的结局。

    “要是没有经验,就好好看看这些故事中的女人是怎么表现的,学着些,以后撒泼也能自然点!”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小段言情小说,周景薇匆匆的扫了几段,情节很老套,正房斗小三。

    周景薇不敢直接还给徐麟深,生怕他又说出什么刺人的话,她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觉得沉默的气氛真的一点都不尴尬,徐麟深开口的时候才是冰天雪地的冷。

    她随意的滑动着手机屏幕,就当做是打发时间,蓦地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上跳动着一个好听的名字,安心。

    周景薇把手机递给徐麟深:“你的电话。”

    徐麟深扫了一眼,懒懒的接听:“喂?”

    周景薇百无聊赖,目光随意的四处看着,这辆车子中的配件都很大气,座位全是真皮的软椅,非常舒服,窗子外面是依旧亮着灯光的街道,还有一些夜间的便利店没有关门。

    倏地,周景薇目光微动,瞳孔微缩,下意识的叫到:“停车!”

    司机被她如谈的话语一惊,反射性的在路边停了车子,徐麟深一手拿着电话,疑惑的目光投射过来。

    周景薇面上有些局促不安,但是眼底却有着着急的神色:“我有些口渴,想去买点水,你们可不可以等我一下?”

    徐麟深随手拿过了小桌上的红酒递给她,周景薇咬了咬下唇,犹豫着说道:“我想喝点水。”

    电话里面的人似乎说了什么,徐麟深冷硬的回道:“我最近没时间。”

    周景薇心中着急,留下一句“我马上回来”就匆匆的下了车。

    夜晚街上的车辆很少,行驶速度很快,她顾不上查看车辆的情况,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的一家小型的超市。

    “周景薇!”跟着下车的徐麟深眉头紧皱,几步跑过去狠狠地拽住了周景薇的胳膊,“你觉得被撞死比渴死更有面子是不是?!”

    一辆车子从周景薇的身边呼啸而过,带过的风刮起了周景薇的长裙。

    此刻周景薇才感觉到了害怕,要是刚才徐麟深没有拉住她.......

    周景薇脑袋里一片空白,脱口说道:“你不是在打电话?”

    “我现在想打你!”徐麟深没好气的怒道,为了一口水,有必要这么拼命?

    他恶狠狠的瞪了周景薇一眼,率先走过马路,周景薇不解的追上他的脚步:“你做什么?”

    徐麟深走进了超市里,根本没有回答她的打算。

    周景薇停了下来,四周看了看,像是在找什么,但是眼中却还有些隐隐的畏惧,像是明知道等在前面的是灾难,但是还是期待着不要发生。

    “老板,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他大概有一米八,亚麻色的头发,好像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衬衫。”刚才在车上一闪而过,周景薇没有看的很清楚。

    老板打量了一下周景薇身上价值不菲的礼服,仔细的回忆了会,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的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他就买了一包烟,但是却直接给了我一张大钞。”

    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多见,所以他的印象还算是深刻。

    “烟?”他明明不抽烟,周景薇敛下了复杂的心思,再次小心翼翼的确认道,“那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