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养不熟的白眼狼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0本章字数:2082字

    周景薇伸手挡住了光线,赵成却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表情严肃的看着前面开过来的黑色车辆。

    “那好像是我的朋友........”周景薇表情讪讪。

    会这样出场的人,除了徐麟深之外她还真的找不出来第二个。

    赵成惊讶的回头:“这是你的朋友?”

    在远光灯中走过来一个人高马大黑衣黑裤的人,周景薇远远的就认出了就是武安。

    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要是徐麟深那个妖孽顶着一张祸国殃民的俊脸出现,恐怕明天所有人都该知道她和徐麟深之间的关系了。

    “我朋友就在附近,所以来的特别快。”周景薇还以为赵成是在惊讶徐麟深来的速度,于是笑着打了太极。

    武安递给了周景薇一把伞,没有开口叫周景薇“周小姐”,虽然沉默不言,但是却让人明白他就是接周景薇的。

    赵成上前一步,伸出了手,目光中带着审视:“你好,我是景薇的上司,我叫赵成。”

    武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伸出手回握,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你好。”

    局面有些难言的微妙,周景薇有些心虚,连忙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好。”赵成点了点头,语气温和,目送着周景薇和武安离开,一起上了前面的那辆车子。

    黑色布加迪威龙,这个车型是今年的限量新款,在国外发售,目前国内还没有上市。

    那个男人的身形高大,让人很有安全感,但是长相平平,眼中有着疏离,在面对周景薇的时候态度也是淡淡的,一点都不像情侣,也许正像是周景薇说的那样,他们之间只是朋友?

    可是,周景薇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在国内,能够拥有这款新车的人可不多。

    赵成的眼中倒映着那辆发动的车子,雨水在灯光下坠落,在地面上溅起了水花。

    车子中的气氛格外沉默。

    徐麟深明明就坐在她身边,但是整张脸却写满了生人勿进,周景薇尤其勿近。

    周景薇虽然也奇怪徐麟深为什么会这么快赶到,但是既然危机解除,她便熟练的把过河拆桥发挥到了极致,一点都没有打算去哄徐麟深。

    武安坐在副驾驶座上,目光悄悄地从后视镜中看着坐着后排各自看向窗外的两人,也沉默的闭口不言,内心却默默地腹诽,刚才徐先生下班之后看到了下雨,硬是要从另一条路回家。

    司机不明所以,但是他却是知道,这条路会经过周小姐上班的公司。

    没有周小姐的消息,王妈又说人还没有回去,徐先生就在他们公司门口打电话打了一个半小时,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处理让他们先等一下。

    但是徐先生的电话里从公司的未来展望说到了这一季度公司的成绩,硬是把今天开会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在终于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他们就立刻被命令着进了这个公司的大门。

    现在人都接到了,徐先生反倒冷起了脸。

    车子停在了江城西别墅区,周景薇抢先下了车,王妈已经等在了客厅里,在接到了司机说的快回来的消息的时候,就把姜汤热好了放在桌上。

    “现在这个季节,就是风大雨大,赶紧喝点姜汤。”王妈拿着毛巾帮着周景薇擦头发,催促着她赶紧喝。

    徐麟深跟着后面进来,脸色比刚才差了不止一点,在看到了王妈细心的照顾周景薇的时候,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到底谁是这个家的主人?”

    周景薇不过是他捡回来的一只流浪猫,什么时候翻身成主人了?

    王妈让两个女佣给徐麟深递去了毛巾和姜汤,又唠唠叨叨的说道:“今天眼看着下雨,我给徐先生的秘书室打了电话,说是早就下班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两个人的身上都湿的透透的,难道徐先生去接周小姐了?”

    王妈的一句话,让整个客厅中的气氛都静了一瞬。

    武安立刻说道:“徐先生,我先去换衣服。”

    有眼色的几个保镖都跟着退了出去,客厅里空荡荡的,但是周景薇却觉得压抑的很。

    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姜汤,脑中快速的转着要怎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徐麟深瞪着头也不抬无动于衷的周景薇,脸色冷了下来,语气不善:“我不过是路过,又赶上了某人的电话,不然的话我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去接那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周景薇呛了一口,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了徐麟深快速上了楼的背影:“他是在说我?”

    王妈强忍住笑:“看样子是的,徐先生好像气得不轻。”

    “难道我就不生气了?”想到那天的事情,她也心头冒火,“你们徐先生就是脾气太大!”

    “不算大了。”王妈整理一下周景薇乱糟糟的头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周景薇想起了刚见到徐麟深的时候,那种不可一世的嚣张模样,不由得低低的说了一声:“被宠大的小孩子都是这样。”

    以前她也见到了不少,那些贵公子作威作福,总以为整个太阳系都是跟着他们家姓的。

    王妈叹了一口气:“可没有人宠徐先生,要是真的有人宠,徐先生的脾性也会很好。”

    周景薇的心中一震,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说了不合适的话,不敢深究下去,连忙转移了话题:“王妈,我有点饿了。”

    “你们一直不回来,我担心饭菜凉了就没让他们端出来,我现在去让厨房再做几个清淡的。”王妈笑着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低的说着,“哎呀,徐先生连姜汤都没有喝呢。”

    这么明显的暗示,周景薇实在不好意思装作没有听懂,她盯着那完还冒着热气的姜汤,挣扎了半晌才说道:“我去送吧。”

    王妈立刻笑开了:“周小姐记得让徐先生下来吃饭。”

    周景薇敲了敲门,但是却没有人回答。

    难道还在生气?

    想着晚上徐麟深好歹也去接了她,周景薇试着打开了房间门。

    “徐麟深?”她探头叫了一声,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应。

    周景薇奇怪的走了进去,难道不在?

    走到内室的时候,周景薇看到了床上刚脱下的衬衣还有浴室中亮着的灯,立刻明白了徐麟深是在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