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0本章字数:2168字

    周景薇惊惧的往外跑,但是却被郑玲拦住,门口的保镖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也冲了进来,死死的架住了要跑周景薇。

    “你们不能这么做!”周景薇挣扎着大喊,近乎绝望的朝着赵成苦苦哀求,“求求你救救我!”

    赵成面色发白,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力的垂下了头。

    杨总颤巍巍的走到周景薇的面前,狠狠骂道:“贱婊子!真当老子非你不可?!”

    他捂着后脑,顿时一阵钻心的疼,他愤恨的一掌打在周景薇的脸上。

    成年男人用尽全力的一掌根本就不是周景薇能够承受得住的,顿时她的脸颊肿了起来,耳朵里嗡隆隆的,整个脑袋都疼了起来。

    杨总还不解气的捏住了周景薇的脸:“敬酒不吃吃罚酒!”

    蓦地,周景薇感觉到钳制住自己的力道一松,原本面目狰狞的杨总被人一脚踢在脸上,飞出去了几米远。

    场面的变化太快,几乎没有人看到那几个人是怎么闯进来的,转眼之间情势已经颠倒,几个黑衣保镖架住了杨总的人,而杨总趴在地上,脸上一片血迹,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他咳了几下,狼狈的吐出了几颗牙。

    周景薇愣愣的看着稳稳抱住自己的人,他浑身戾气,眼风如刀,眉宇紧皱,好看的俊脸上笼着一层寒霜,透着令人心寒的杀意。

    郑玲同样被这场面吓住了,她惊疑不定的看着闯进来的几个人,他们好像是来帮周景薇的?

    “是他?”

    赵成看清楚了架住那几个保镖的人中的武安,立刻肯定了这些人的来意。

    徐麟深低头看了一眼周景薇的脸,眉头拧的死紧:“你能不能有哪次不要给我丢人?”

    周景薇的目光怔怔,视线中逐渐模糊,她吸了吸鼻子,转开了眼睛,却怎么都逃不开心底里的酸痛和委屈。

    杨总狠狠地盯住了他们:“臭小子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杨泽天你胆子肥了敢动我的人?!”徐麟深的声音冰冻了包厢中的空气,透着绝无商量的算账口吻,气势比杨泽天强了不止一点。

    杨泽天这才认真的打量起了站在前面的人,他擦掉了满脸的血污,让视线更加清楚一些,在认出了徐麟深的身后,刚才的气焰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脸上的神情也从算账变成了惊恐:“徐......徐总。”

    徐麟深把周景薇交给武安:“看着点。”

    在周景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徐麟深已经走到了杨泽天的旁边,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

    仿佛根本不解气的,徐麟深暴戾一脚接着一脚的踹了过去,脸上笼上了一层寒霜,眼中迸射着浓烈的杀意,浑身的怒火让人胆战心惊。

    眼看着杨泽天已经满脸是血,甚至连动静都小了很多,周景薇惊恐地叫到:“徐麟深别打了!他都快死了!”

    徐麟深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眼中寒芒一闪,狠狠的踩在了杨泽天的手上,杨泽天立刻痛叫着要想把手抽出来,但是他随即听到了一个仿佛来自于地狱的声音:“你哪只手打了她?!”

    杨泽天颤抖着不敢说话,下一秒,他的手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伴随着的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

    他惨叫着,右手已经完全抬不起来了,杨泽天痛苦的叫了几声便晕了过去。

    周景薇面色发白,看着徐麟深的背影,心中震惊。

    她知道徐麟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也知道他冷漠无情,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看到他这么暴戾的样子。

    徐麟深回身,目光落在郑玲和赵成的身上,只是这淡淡的一眼,就让郑玲尖叫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赵成目光复杂,脸色很难看,这个男人是在为周景薇出气,并且他的身份就连杨总都很忌惮,他当着他们所有人把杨总打到半死,没有一点畏惧,嚣张到可怕。

    那个武安根本就只是一个保镖,和周景薇相熟的应该是他们面前这位被称为徐总的男人。

    徐麟深不屑的转开了眼睛,上前扶住了周景薇:“先回去,看看你的样子,丢死人!”

    听着他的话,周景薇却没有半分埋怨,反而心底有了些淡淡的暖暖的情绪正在悄悄地蔓延。

    他总是一脸的凶神恶煞,但是却又帮了她一次又一次。

    在周景薇转过头的瞬间,她整个人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浑身僵硬。

    门口站着两个让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李慧心和周令晟的脸上是如出一辙的复杂,周令晟的目光牢牢地定在她的身上,让周景薇的眼底升起了紧张。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离徐麟深远一点,但是她刚一动,徐麟深搂着她的力道就紧了紧,甚至低头凑近她的耳边,声音邪气冰冷:“怎么?见到旧情人心中难安?还是你担心他误会?”

    周景薇的心隐隐颤抖,根本说不出来一句话。

    李慧心露出了一个关心的表情来,几步上前扶住了周景薇的另一只胳膊:“怎么又搞成这个样子了?你真是不让人放心,以后要二十四个小时都跟着你才好。”

    周景薇抽出了手:“我以后会小心的。”

    李慧心的表情僵了一瞬,但是立刻又笑着掩饰了刚才的情绪:“你总是这样说,但是从小到大你受了多少伤?那次不是让你爸爸还有令晟为你担心?你脸上红肿很可怕,我们去医院看看?”

    周令晟看着徐麟深抱住周景薇的手,眼中情绪晦暗不明,淡淡的开口说道:“景薇,以后这样的场合不要一个人来,这次还好我们就在旁边,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你的声音,要是下次我们都不在,你要怎么办?”

    武安快速的看了周令晟一眼,又低下了头,几个保镖都是一样的表情,还真会抢功。

    刚才明明是他们徐先生听到了声音,一口咬定说是周小姐的,这个周令晟和李慧心还说不可能,好在徐先生坚持让他们来找,不然的话,后果根本不敢想象。

    周景薇的声音颤抖,她咬了咬下唇,不让表情露出半点情绪:“我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

    同样的话,语气中却没有了疏离,徐麟深的表情跟着冷了下来:“今天的见面很愉快,至于我们说的合作的事情,让我考虑考虑。他搂着周景薇的力道大了一些:“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