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周景薇守则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0本章字数:2145字

    果然,徐麟深的脸色一沉,手上的力道像是故意一般的重了几分,周景薇顿时吃痛。

    “你还怪我下手重了?我就该看着你被那个老男人带走!”他就是闲得慌才会去救她!

    酒店包厢的门隔音效果那么好这个女人的叫声都能传出来,她就是故意在招惹他!

    听到他的话,周景薇不气反笑,看着熟悉的徐麟深,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周景薇随即发现,她好像有受虐倾向,被徐麟深刺了几句才觉得舒服。

    她不由得有些黑线。

    “你打了他那么多下,还弄伤了他的手,但是其实我现在想想,他也挺无辜的,我之前就砸了他一酒瓶子了,后来又被你打成昏迷,说到底他也就打了我一巴掌。”

    这么看来,好像还真的是杨泽天吃了亏,一巴掌换了自己半条命。

    “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句话你没听过?他打了你,就等于是打了我的脸!要是谁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他一辈子不好过!”徐麟深的语气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嚣张霸道,但是却偏偏让人觉得的确应该是这样,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本。

    周景薇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惹过他,但是从他的这几天生气的情况来看,她好像还真的惹了他。

    “你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徐麟深坐在地毯上,一手撑着下巴,语气不怎么好,“还是说对这种事你已经习惯了?”

    周景薇却没有反驳,面色敛了些,像是无意识的说道:“我本来是很害怕的,但是后来看到了你,我就不害怕了。”

    徐麟深的目光定住了,好像整个人都震了震。

    他的双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刚才的某一个瞬间,好像有一汪春水,兜头荡进了他的心里。

    周景薇回头看他,正好看到了徐麟深一瞬而过的温柔神情,于是心也柔柔的软了下来,把刚才准备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其实她在动手打那个杨总的时候,脑袋里面出了徐志靖,也有过他的脸来着。

    “徐麟深?你还在生气?”周景薇带着讨好的口吻说着,眼睛眨吧眨巴,粉唇扬了起来,“我们讲和,好不好?”

    徐麟深抬了抬眼皮,终于大发慈悲的看了她一眼,在看到了她眼中漾着的浅浅的笑意的时候,抿着唇半晌,懒懒的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周景薇笑的开心,要是笑的时候不扯动脸上的伤口,她会更加开心。

    上完了药,周景薇觉得脸上有些凉凉的,比刚才要舒服很多,于是好奇地问着正在收拾药箱的徐麟深:“这是什么药?挺舒服的,比刚才好多了。”

    “让你变漂亮点的药。”徐麟深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去放药箱。

    周景薇随手拿了桌上的一个水晶烟灰缸来当镜子照着她的脸,。

    虽然说是烟灰缸,但是在徐麟深这里基本上就是摆设,周景薇从来没有看过里面有烟灰,唯一一次看到徐麟深抽烟就是那天她悄悄地出去面试被发现的时候,而那次徐麟深直接把烟头扔在了桌上。

    这一看,她的眉头也打成了一个结。

    “怎么会这么严重?!我都破相了!”周景薇生气了,她还以为最多就是被打了一巴掌,就算是脸上有红印也不至于有多丑,但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徐麟深还真的没有夸张

    她的半边脸肿的老高,左右脸极其不对称,左眼隐藏在肿起来的肉中,几乎看不到了。

    还真的很丑!

    徐麟深嗤笑一声,意思明显就是在说:你才知道?

    周景薇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脸,就算是她没有那么在乎外表,但是这是脸啊!

    一个东西倏地砸在了她的身上,周景薇吓了一跳,低头看去才发现是一本小本子,她递去了一个疑惑的目光:“这是什么?”

    拿起小本子一看,周景薇立刻一脸黑线。

    《周景薇守则》。

    她打开了第一页,上面清楚地用序号列着每一条需要遵守的要求。

    周景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直接翻到了最后,发现居然有五百条之多!

    “你为什么不不干脆只写一条,周景薇不的违抗徐麟深的命令,这样多简单?”周景薇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男人有多幼稚。

    没有想到徐麟深却是认真的思考起来:“你要是觉得那些记起来太麻烦,也可以遵守这一条。”

    周景薇被气笑了,把那个小本子翻得哗哗响:“你别告诉我你这两天一直没有出现就是在做这个?”

    徐麟深一点都没有否认的意思:“秘书做的。”

    “.......”周景薇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徐麟深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无聊?”

    “你的旧男人就不无聊?他的确是很忙,日理万机,把你扔在我这里也一点都不担心。”徐麟深就是看不得周景薇在那个周令晟的面前苦大仇深的样子!

    那个男人都把她扔给他了,她还有什么好念念不忘的!

    周景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垂下了眼睫,坐在沙发上,灯光照着她的发顶,散发出了柔和的光芒。

    “怎么办呢?”周景薇抬起头,眼中有着迷茫,声音中透着悠远和安静,“我喜欢他了二十年啊。”

    清晨阳光从阳台照射进来,窗帘被风轻轻撩起,欢快的摆动着,

    周景薇对着镜子看了半晌,大感神奇,昨天根本看不了的脸现在已经好了大半,虽然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和红肿,但是比起昨天来说真的好了太多。

    徐麟深的药还挺神奇。

    周景薇满意的上了妆,确定掩盖的差不多了之后才下了楼。

    “你又准备野出去?”

    周景薇刚一下楼就听到了一个阴沉的声音,她的脚步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徐麟深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书,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和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我今天还要上班啊。”

    周景薇下了楼,王妈刚好把早饭全部摆上桌。

    “你这样还上班?”徐麟深的眼中有着嘲讽,昨天他没有发作,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两个男女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你的药很管用,我今天早上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了。”周景薇的心情很好,跳着在徐麟深的面前晃了一圈,“怎么样?是不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徐麟深一眼就看到了她脸上厚厚的一层粉,嘴角勾起了一个冷笑:“比昨天更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