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你欲求不满?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36字

    周景薇披着衣服站在走廊上,盯着面前的那扇门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景薇才像是回过了神一般的上前敲门,她也不怕得不到回应,里面的人不回答她就一直敲。

    徐麟深虽然这几天都回来的晚了些,但是他有一个非常良好的习惯,就是不管多晚都一定会往家里跑,就算是要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好像也会选择家里的床上。

    周景薇把这归结为他的怪癖,平时看上去老不正经的,但是回家还挺积极。

    “谁!”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暴喝,听上去心情很差。

    周景薇应了一声,又继续敲门,铁了心的要把人给敲出来。

    门猛地被打开,徐麟深劈头就骂:“有病?!”

    周景薇却是脸上一红:“你怎么不穿衣服?”

    徐麟深浑身只穿了一条内裤,完美的身材更加紧绷。

    “谁睡觉穿衣服!”徐麟深也很不爽,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带着困意,但是脸上已经汇聚齐了怒火。

    谁半夜三更被打搅都会很生气,徐麟深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最好有充分的理由,不然的话你就等着被我掐死!”

    周景薇也有些抱歉,她的眼睛眨了眨,满脸无辜:“我睡不着。”

    “.......”

    徐麟深瞪着她几秒,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周景薇愣了一下,又上前敲门:“徐麟深,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她也有一个好习惯,就是敲门的时候会一直敲到有人来开门为止。

    深色的木门再次被打开,一只有力的胳膊猛地把周景薇拉了进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按在了墙上,徐麟深的视线像是天罗地网一般的牢牢困住了她,周景薇一时有些心虚。

    “你烦不烦!”徐麟深恨不得把周景薇扔出去,最好扔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他凑近了周景薇,和她四目相对,“你欲求不满?!”

    周景薇推了推他没有推动,有些不满的说道:“你能不能正经点?我真的有事找你。”

    徐麟深望着她,开始反省他最近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太好了,她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周景薇权当他是默许了,于是试探性的说道:“我听说你和令晟同时竞标了金泉区?”

    徐麟深转身朝内室走去,一边懒懒的回应:“消息挺灵通。”

    周景薇追上去:“我前段时间见到了令晟,他和我说不会损害周氏,他会把周氏拿回来。”

    “这种话你都相信?”徐麟深冷哼一声,倒在床上盖了被子。

    周景薇不满意他的态度,上前去拉他的被子:“你好好听我说,令晟不会骗我的,我们之前的确是有些误会,但是后来也解开了,他说现在是权宜之计......徐麟深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徐麟深闭着眼睛,低低的哼了一声。

    “我们能不能不对周氏集团下手?”周景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们和周令晟合作,那么就能非常轻松地拿回周氏集团,徐麟深也不用再花钱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不能。”徐麟深回答的相当干脆。

    “为什么?”周景薇皱了眉头,这明明是对他们都好的办法,“如果你毁了周氏,那么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你也不用再做赔偿。”

    徐麟深猛地睁眼,抓了周景薇的手用力一拉,周景薇整个人都倒在了他的身上:“你很烦!”

    周景薇想起身,但是却挣不开:“你能不能又一次好好的和我说话?”

    “我找你来是来聊天的?”他是疯了么用这么多钱找个女人来聊天?

    “但是你也说过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周景薇看过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女人,从徐璐到楚心,每个人都有一身傲人的身材,胸围呼之欲出,虽然她自认为身材也不差,但是却也远远没有到那么夸张的程度。

    徐麟深抿着的双唇敛了薄怒:“你在念经?!”

    就算是他说过这句话,她也没有必要一遍一遍的重复吧?

    “你为什么不能和令晟合作?”周景薇还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执着的又问了一遍。

    徐麟深冷眼盯着她,心头的火气蹭蹭的冒出来,突然就笑了:“周景薇你好像有一点搞错了。”

    从一进来开始就令晟令晟的,她烦不烦?!

    周景薇心底微怔。

    “我答应和你联手,是因为我要让你进入周家,我的目标是周令晟和李慧心两个人,可不只是为了帮你守护周家。”他的话淡薄无情,却又无比现实,容不得反驳。

    一桶凉水兜头浇了下来。

    周景薇的眼中黯然,轻声说道:“抱歉,我好像忘记了。”

    徐麟深松开了她的手,周景薇坐起身来:“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周家对不起你,如果我和令晟能够守护了周氏集团......”

    “周景薇你有时间不如去治治你的脑子!”

    徐麟深冷声打断了她的话,这种事情她都相信?该说她好骗还是爱了周令晟太深!

    “难道不是吗?”周景薇疑惑的看着他。

    “周景薇,周令晟接下来还会找你,并且要你告诉他我对金泉区的收购方案,你信不信?”徐麟深一腿屈起,一手搭在膝盖上,贵气的靠在床头,神情半是戏谑半是冷意。

    周景薇呆了一会:“令晟不会这么做的他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一直都绅士有礼。”

    “光明磊落?”徐麟深掐住了她的下巴,目光如寒芒,“把女人送到我的床上也叫光明磊落?他既然找到了你,解开了误会,还让你在我的身边待着,这也叫光明磊落?”

    “但是那是妈妈做的,不是令晟啊!”那些都是李慧心的主意,周令晟只是为了守护住父亲和周氏集团而已,他们的目的都一样,“我也一样和你签订了协议,只是走投无路。”

    “他上次找你是为了什么?”徐麟深根本就懒得和她争,陷入了爱情的迷茫中的女人都是一样不可救药。

    周景薇没有想到他的话锋一转到了这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令晟是为了帮我拿到毕业证。”

    他知道她的银行卡全部被停掉,所以担心她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他有没有问你周家老头的下落?”都是男人,谁都别装,他一眼就能看出那个周令晟是什么货色!

    周景薇的脸色变了一瞬:“他只是来告诉我,父亲的事情不是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