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三个男人一台戏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95字

    “周小姐。”

    车子停稳后,武安上前帮她打开了车门,周景薇看了看他身后,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徐先生呢?”

    “徐先生在里面等着周小姐。”武安弯腰伸手,示意周景薇往前走。

    赌马场前面是供人休息的私人会所,墙面上用金箔贴了装饰花纹,琉璃灯色泽透亮,晕着淡淡的光芒。

    满是暴发户对金色的挚爱。

    在进入了贵宾休息室之后,周景薇才在瞬间意识到了徐麟深让她来的理由。

    在休息室中的除了徐麟深之外,还有徐志靖和周令晟。

    看了看糊里糊涂的进入了狼窝的自己,周景薇暗叹一声,好嘛,人都来齐了。

    徐麟深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指节修长,干净漂亮,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邪气的诱惑。

    主位的沙发上是徐志靖,从周景薇一进来开始,一双眼睛就定在了她的身上,眼中闪烁着周景薇看不懂的光,但是她却能够感觉到徐志靖的目光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炙热,带着强烈的占有欲。

    她几乎是瞬间就把视线从徐志靖的身上移开,只是扫了一眼周令晟就低下了头,但是偏偏就是那一眼,她就深刻的记下了他的模样。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都温润干净,他的目光柔和的投射过来,但是却让周景薇的心跟着疼了一瞬。

    仿佛是欣赏够了这种尴尬微妙的场面,徐麟深终于懒懒的起了身,走到周景薇的身前,一手搂住她的腰,低头给了她一个法式热吻。

    一瞬间,整个房间中的气氛都变了,周景薇毫无防备,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想要推开他,但是在对上了徐麟深的目光的时候却看到了里面深深的警告,以及在腰上越收越紧的手。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别给我胡闹!”徐志靖狠狠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达到了目的,徐麟深也不再留恋,无所谓的离开了周景薇的双唇,眼中满是得逞的快感,丝毫没有留恋。

    “父亲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和薇薇是未婚夫妻,我们这么做很正常。”徐麟深搂着周景薇坐下来,目光有意无意的停留在周令晟的脸上。

    徐志靖的脸上涨得通红:“胡闹!我没有承认过你们这桩婚事!你别把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

    “爸,现在还有客人,你别让周先生看了笑话,虽然说周先生和我的未婚妻早就相识,但是说到底,离了婚就是陌生人。”他的眼角上挑,带着若有若无的戏谑。

    周景薇的脸上闪过了一抹难堪,脸色发白。

    就算是听惯了的话,但是在周令晟的面前依旧屈辱。

    “你既然知道她已经嫁过了人,就别再给我使性子!”徐志靖的目光在落到周景薇的身上的时候透着一股深切的占有,让他原本温和的相貌也变得扭曲起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周令晟淡淡的开口:“小薇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要是徐先生真的喜欢她的话我也会祝福,毕竟我们的新婚之夜是徐先生帮忙完成的。”

    周景薇的脸色白的彻底。

    “周先生,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何必说得这么委屈?当初你要是安排的好一点,我们的生意也就谈成了。”徐志靖想到这里他就一肚子火,好好的人怎么就给送到徐麟深那了?

    要是他们当初上点心,今天也就不会落得这么尴尬的局面,只看着那个小子一个人唱独角戏!

    周令晟连忙说道:“是,当初是我考虑不周。”

    周景薇站了起来,环视了他们几个人,目光静的发冷:“不好意,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的指甲掐进了皮肉,那种仿佛被人剥开来的感觉让她无地自容,羞愧的想要扭头就走。

    她高估了自己的心,她根本没有那么坚不可摧。

    只要周令晟一句话,她就会千疮百孔,痛不欲生。

    洗手池中水不断地流出,周景薇双手撑在池边上,看着水池在被塞住了之后水不断地流出溅到地上,她的脚上沾了水,但是却一点都不想挪动。

    “小薇,你要是再不出来,这里就要涨水了。”门外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无奈。

    周景薇在几秒之后才理解了这句话,她出了洗手间就看到了那个在外等待的身影。

    周令晟温柔地看着她,眼中有深深的歉意:“你在生气吗?”

    “我有资格生气吗?”周景薇冷声反问,只觉得可笑。

    她有什么资格说不高兴,她只能每天都高高兴兴!

    “我知道你在怪我,怪我不该说那样的话,但是小薇,如果我们现在放弃了,那爸爸的公司怎么办呢?”

    周令晟站在离周景薇还有三步的距离处,但是周景薇却能够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心疼。

    仿佛置身于冰窖,周景薇微微抬头,用手背搭在眼睛上,但是眼睛干涩,什么都流不出来。

    “我必须得开开心心,必须得接受现在的一切,因为你是在为我好。”她的声音哽咽的几乎说不出来,“但是我真的很累,令晟,我真的很累了,我不知道你们那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

    “我不聪明!我要是聪明就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连一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要是你们不想对我好,我拜托你们冷眼对我,不要让我感动!我们相安无事,在拿回周氏之后我可以走的远远的!”

    不要让她体会到温暖之后再让她狠狠跌入地狱!

    周令晟的面色复杂,语气也低了下来:“小薇,刚才的话,你是对谁说的?”

    周景薇结结实实的愣住了。

    她本来可以毫不犹豫的说着些话是对他说的,但是在周令晟问了一遍之后,她却蓦地对这个回答有些不敢深究了。

    周令晟握住了拳头。

    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周景薇,即使是他们的父亲。

    周景薇被宠着长大,被周仁细心保护,他从来都不让周景薇接触到外面的污秽,周景薇的世界很小,她天真到眼中只有他和父亲。

    周景薇很容易被感动,只要一个玩具娃娃就能让她开心很久,在遭遇了巨大的变故之后,她就像是溺水的人,在绝望之中看到了一点希望,怎么能不飞蛾扑火。

    但是徐麟深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能在这么段的时间里就对他交付了信任!

    想起上次他们在校长室门前的争论,周景薇毫不犹豫的说徐麟深不是那样的人。

    他不是哪样的人?在周景薇的心里,徐麟深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