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现代的潘金莲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64字

    “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我原本以为男人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会毫不吝啬的谈感情,原来在想要利用的时候也是一样,并且比我在床上的时候要认真的多,我长见识了。”

    徐麟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他的眼中带着不明的光,越过周令晟落在了周景薇的身上。

    “不是这样的!”周景薇想也没想的反驳,她握紧了双手,脑袋里很乱,“徐总,刚才令晟是在问我,我们能不能一起合作,既然你的目的也是为给李慧心打击,不如我们一起拿回周氏。”

    她依旧没有放弃说服徐麟深,只要他们一起合作,这件事就会简单很多,徐麟深为什么就是不愿意?

    徐麟深听到了周景薇的话,也立刻说道:“对,我刚才只是想让景薇问问,我们能不能一起合作,之前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周氏集团的大权并不在我的手上,所以我也是被逼无奈。”

    他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周景薇还是向着他的。

    不知道是不是周景薇的幻觉,徐麟深的目光比刚才要暗了一些,虽然表情和动作都没有变化,但是眼神却陡然间高深莫测起来。

    “周景薇你是聋了还是记性不好?我之前说过什么我不会再重复第二遍,我徐麟深想做的事情,还需要和人合作?”徐麟深的姿态高高在上,明明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但是偏偏就让周令晟的气势低了一截。

    周令晟的眼神闪烁着,脸色有些难看。

    “周景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徐麟深的目光冷睨着她,眼角眉梢都是邪气。

    周景薇拿不准他的意思,盯着他没有出声。

    徐麟深也没有打算等她的回答,自顾自己的往下说:“你看上去就像现代的潘金莲。”

    “.......”

    周景薇就知道他没有憋什么好话。

    周令晟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转了转,突然就笑了:“徐总和小薇的感情很好,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了。”

    徐麟深的坦然接受,甚至还笑着搂了周景薇的肩膀:“比赛要开始了,周先生要不要也来赌一赌?”

    周景薇下意识的看向了周令晟,下意识的希望他不要答应。

    周令晟没有拒绝的理由:“徐总好兴致。”

    时间接近中午,跑马场上人来人往,比周景薇刚来的时候热闹了很多。

    每个人都可以去买筹码,赌多少钱看自己的心情,但是来这里的每个人出手都是一笔大数字,老板根本就不用刻意的定下赌金。

    周景薇跟着徐麟深进入了贵宾专区,能够清楚地看到跑到终点的马匹,周围挂上了彩带,在六月的暖风中气氛高扬。

    马术师牵着马进了马场,徐麟深的面前放这他刚刚下好的赌注,依次猜前三名,他赌的是二号,六号,十三号。

    周令晟就坐在他们旁边的位置上,他买的号码和徐麟深的都不一样,四号,十二号,九号。

    周景薇盯着那些马眼睛都花了,刚才她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那匹是千里马,他们到底是凭实力来下注的还是根本就是凭运气?

    他们这里的位置人很少,看上去像是特别设置的,桌上放着冰镇过的红酒,消解了些暑气。

    在座位旁边还设置的有一个小屏幕,能够看到场上的所有情况,大概是因为跑马场实在太大,所以主办方才想了这个方法。

    “你在担心你旧情人?”徐麟深突然凑过来低声说道。

    周景薇看了他一眼,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在想,你的脑袋转的那么欢快,居然也会相信这些,这根本就是庄家得的多。”

    她以前就看到过这种赌局,和买彩票差不多,就算是中了奖的人都发了钱,最后还是庄家获利最多。

    徐麟深点点头,深以为然:“所以我才会拉着你的旧情人来下注。”

    周景薇满脸都是问号:“什么?”

    徐麟深笑的相当畅快:“我就是这场马赛的庄家。”

    “.......”

    他拉着周令晟下注,还给自己挣了一笔钱?!

    周景薇皮笑肉不笑:“无商不奸。”

    “过奖过奖。”

    坐在一旁的周令晟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他们的身上,眼中情绪复杂,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周景薇。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周景薇的脸上虽然说总是笑容居多,但是很少有这样多的丰富表情。

    她也会无奈,她也会焦虑,她也会沉默,她也懂得生气。

    场上的哨声响起,观众席上瞬间爆发出了强烈的欢呼声,跑马场上尘土飞扬,一时之间只能够看到无数齐头并进的马匹,根本不知道那匹是几号。

    周景薇的身体下意识的微微前倾,盯着跑在最前面的马,想要看看那是几号,但是在她的眼中马只有颜色的分别,其他的根本一样。

    “辨别好马的方法有很多,看马的身体曲线,看马蹄,还有眼睛,一匹好马的整个精神面貌都是不一样的。”

    徐麟深像是在为周景薇解释,但是在周景薇回头看他的时候却是一愣,徐麟深靠在椅子上盯着场上的赛况,脸上的表情很柔和,唇角微扬,眼中带着赞赏,和平时高傲又冷漠的他一点都不一样。

    周景薇几乎看呆了。

    蓦地头上被人打了一下,她痛呼一声,瞪着动手的那个人;“你做什么?”

    徐麟深按着她的脑袋让她看场上的情况,眼中闪烁着亮亮的光:“看到没有,一圈之后,我刚才选中的那几匹都在前面了。”

    周景薇无奈只能看了过去,在跑完了一整圈之后,的确那些马都渐渐的有了前后之分,有一部分人大概就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输了。

    虽然说座位上有小视频,但是那些人似乎都更喜欢直接看着场上的情况,除了座位比较偏远的一些人,他们要看到赛况还是很容易的。

    徐麟深低低的笑了起来:“十二号已经出局了。”

    周令晟的脸色不好:“徐总技高一筹,三匹马稳稳的跑在前列,”

    周景薇看不出来结果,但是却也听出了些意思,心中不由得一沉,周令晟输了?

    “周先生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赌注。”徐麟深看上去心情很好。

    周景薇一愣:“什么赌注?”

    赌注不是就是刚才那些筹码吗?

    “每一注,我们加一成的金泉区的购买权。”徐麟深一点都不吝啬昂周景薇解答。

    周景薇震了震,金泉区的购买权。

    周令晟真的这么想要金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