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输了就把她自己给我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243字

    “九号出局了。”徐麟深好像看到了什么,唇角扬起。

    一旁的侍者上前帮他们加了一杯红酒,心中却是腹诽,以往的马赛赢了那么多也没见到徐先生笑得这么开心,现在是怎么了?

    比赛进入到尾声,在第一名产生之后,观众席从一瞬的寂静之后又开始喧闹起来。

    音响中立刻公布了获胜的名次,二号,六号,十三号。

    周景薇核对了徐麟深下注的号码,一模一样。

    “这不公平,你一定是经常看着这些马,而且已经都举办过了,谁能得第一你肯定知道。”周景薇不满起来。

    徐麟深冷哼一声:“你不如去问问那些马夫他们能不能猜得对?”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全心向着那个周令晟,居然敢质疑他作弊?

    要是仅仅是看着这些马就能猜对,那喂马的人都能得头奖。

    周景薇无言以对,胜负已定,根本没有可能更改。

    但是金泉区的购买权,基本上少了一成,就等于无缘竞标了,更何况是一下子少了三成?

    马场上还有最后的一群马正在奔跑,但是在前三名产生之后,已经没有人再关注剩下的比赛了。

    徐麟深意味不明的笑了:“周景薇,你要不要再帮他赌一局?”

    周景薇一怔,徐麟深的笑容明显就是在说,这是一个圈套。

    “你要是帮他赌,那么赌注我就下整个金泉区。”徐麟深虽然是对着周景薇说的,但是目光却落在了周令晟的身上。

    他懒懒的坐在那里,目光随意,但是却给人了一种无法忽视的压力,就像是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

    周令晟在听到了徐麟深的话之后几乎是立刻问道:“按照徐总的说法,我需要下什么赌注?”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隐隐的迫不及待,徐麟深的笑容更深,薄唇微动,好听的嗓音响起:“你有什么可赌的?”

    周令晟噎住,他想不出来。

    他下意识的看向周景薇,眼中带着问询和希望。

    “这样吧,周景薇要是跟我赌,输了就把她自己给我,你看怎么样?”徐麟深整个人游离在看戏的状态,眼底有着明显的嘲弄。

    周景薇猛地起身:“不可能!”

    周令晟愣了半晌,却始终都是沉默。

    “为什么不可能?你不是一直想帮他?现在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把握?”徐麟深相当认真的询问,好像真的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很强大,但是一个金泉区,一个十亿的项目,他说给就给,没有一点犹豫,他是真的觉得他不会输,还是一点都不在乎十个亿?

    “一个我,能和金泉区相比吗?”她和金泉区放在同一个天平上,连她都觉得自己不够分量。

    “能不能是我说了算,你们赌还是不赌,赛马可就要结束了,你们的时间不多。”徐麟深似乎从始至终都站在主导的位置,掌控着事情的走向。

    “小薇?”周令晟带着询问的语气看向了周景薇。

    “......”

    周景薇的脸上血色褪尽,不敢置信的看着周令晟:“你是在问我的意见?”

    周令晟停顿了一瞬:“毕竟是你的事情,要看你的意思,就算是我为了公司想要赢得金泉区,也不能违背你自己的意愿。”

    “周令晟,你再说一遍。”周景薇重重的落音,仰起头,目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

    周令晟避开了她的视线:“要是你不愿意,我也不会说什么,我的意思也和你表达的很清楚,在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就去国外,重新开始。”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周令晟的脸上,周景薇腰背挺直,面色微冷,言语坚定:“你滚!”

    周令晟皱了皱眉:“小薇,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任性?”

    “我任性?周令晟你混蛋!你真当我是傻子?!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周景薇怒极反笑,她在他们心里真的就这么蠢?!

    “你说过你还是以前的小薇。”周令晟没动,他不解的看着周景薇,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你说过你爱我。”

    周景薇的心疼的让她几乎直不起身:“不爱了。”

    她卑微到了尘埃里,再也不可能抬起头了。

    徐麟深一手撑着下巴,唇角微微扬起,满意的看着这场闹剧。

    他像是还嫌不够热闹一般的说道:“你们商量好,我还可以加码。”

    周令晟立刻追问:“加多少?”

    徐麟深沉吟了片刻,心情很好地说道:“再加金泉区的动工费。”

    金泉区本就昂贵,占地面积很大,要是再加上动工费,这根本就是又给了周令晟一个公司。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我赌了。”

    “你凭什么赌?!”周景薇怒了,她还没有说话,他凭什么赌?

    “我有小薇的卖身契,我可以用卖身契和你赌。”周令晟生怕徐麟深反悔了,像是要证明一般的说道,“她的印章都在我这里。”

    周景薇几乎站立不住:“周令晟你再说一遍!”

    “小薇,你懂事点。”周令晟的目光中有着警告,“你连爸爸的死活都不管了吗?要是爸爸在李慧心的手上,早晚有一天会出事,你想看到爸爸的尸体是不是!”

    周景薇觉得悲凉到可笑。

    她抬眼看向周令晟,声音愤怒破碎:“这就是你的爱?!”

    她守候了二十年的人,守候了二十年的爱情。

    她甚至还想着有机会能回到从前。

    她就是个白痴!

    “我们只能舍小我,成就大我。”周令晟面色平静,目光坦然。

    周景薇恨不得撕碎了他的脸。

    徐麟深突然开口:“要是周景薇卖给了我,她的印章你是不是也要一起给我?不然的话你要是赖账,我岂不是人财两空?”

    “当然,徐总想的周到。”周令晟想也没想的应了,他当初拿走了周景薇的私章,本来是为了转移财产,后来周景薇走了,章也就留在了他那里,倒是没有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但是我要求改变一下规则。”

    徐麟深淡淡的挑眉:“什么规则?”

    周景薇看着他自说自话的样子冷笑道:“我同意了吗?”

    “你不打算跟我赌?那可是一整个度假村。”徐麟深也稀奇了,这笔交易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不会拒绝。

    周景薇的脸色冷的厉害:“赌个鬼!”

    看来她是气得不轻。

    周令晟没有理会周景薇的怒气,自顾自的说道:“赌最后一匹马,要是徐总赢了,整个周氏集团都是你的。”

    徐麟深眸光深邃:“不赌卖身契了?那要是我输了呢?”

    “要是徐总输了,那么金泉区和动工费都是我的,小薇的卖身契是徐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