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我输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61字

    周景薇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周令晟:“你疯了?”

    他想把整个周氏集团都赔进去?

    徐麟深对马的熟悉从刚才的下注就可以看得出来,即使是猜测最后一名,他也没有赢的可能。

    “小薇你是在担心我会全部输进去?”周令晟的眼中是明朗的笑意,仿佛成竹在胸,“要是今天我输了,我就心甘情愿的退出商圈。”

    最后几匹马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赛段,徐麟深的盯着周令晟,唇角划开了一抹残忍的笑意:“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份卖身契就放弃这个吞掉周氏的大好机会?”

    周令晟的脸上有一瞬的惊讶闪过,握住了双拳,像是在垂死挣扎:“徐总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徐麟深嗤笑一声:“我为什么要考虑?你不会真的以为把一个女人送到我的身边来就真的能从我这里捞到好处吧?就算是真的可以,不好意思,你送来的这个女人还不够格。”

    周令晟从他的表情中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顿时想要收回刚才的赌注:“那么我还能再改变一下规则......”

    “我压了。”徐麟深在等在一边的侍者手中接过了电子设备,毫不犹豫的下了注,随机又挥挥手,让侍者走到周令晟的面前:“说出来的话还有反悔的余地?快点下注吧。”

    周景薇眼睁睁的看着局势的变化,心中升起了复杂的情绪,她该高兴?

    她和徐麟深本就是为了周氏,徐麟深这次也算是达到了目的,但是用这种方式?周令晟想用她来让徐麟深妥协,根本就是打错了算盘。

    周令晟盯着马场,实在看不出来哪匹马会是最后一名,他顿时后悔,不该一时冲动,定下则该死的契约,要是刚才他直接用周景薇的卖身契来当赌注,现在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要是徐总执意如此,那么我就把小薇带回去了。”仿佛知道败局已定,他咬着牙说道,“小薇到底是我的,她所有的东西也都是我的,徐先生帮我照顾了这么久,我很感激,以后小薇不管怎么样都和徐先生没有关系了。”

    周景薇愤的盯着周令晟,又像是确认一般的问道:“徐麟深你会赢的是不是?”

    徐麟深斜眼看她:“我赢了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他要是真的赢了,听着周令晟的说法,她就要跟着他回去,周令晟的手上还有她的私章,按照他和李慧心的手段,就算是周景薇提出诉讼也不可能打的赢

    等到那个时候,周令晟再让她去做什么都行,公司的转让还要一段时间,周景薇就真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下场?

    “我为什么要生气?”周景薇同样斜眼看他,对这个问题只觉得的好笑,“我只要爸爸的公司能够平平安安的,等到爸爸回来的时候还是他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周令晟抬起手准备下注:“小薇,以后的生活就要委屈你了,毕竟我们没有了公司,我也许也护不了你周全,我先提前说一声抱歉。”

    在他下手的瞬间,徐麟深蓦地开口:“等一下。”

    周令晟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放松,随后燃起了狂喜。

    周景薇却根本不等徐麟深开口,直接按着他的手点了下去:“没有等一下!”

    赌场上从来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在下手的瞬间,结局已经注定。

    “周景薇!”周令晟勃然大怒,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风度,狠狠的一把推开了周景薇。

    周景薇的腰猛地撞在了栏杆上,顿时疼的白了脸,在周令晟还要动手的手,徐麟深稳稳的架住了他,语气森寒:“还没人敢当着我的面动手。”

    周景薇强忍着疼痛看了一眼场上的情况,在最后一匹马过了终点的时候她急忙问着一边的侍者:“谁赢了?!”

    侍者打开了电子设备,正要开口的时候徐麟深冷硬的开口:“我输了。”

    周景薇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周令晟的脸色一变,整张脸都生机勃勃起来:“徐总可是真的?”

    一旁的侍者目光动了动,刚准备的说的话也咽了下去,退到一边不再开口。

    周景薇不愿相信,跑过去夺过了侍者手上的想要查看结果,但是却被徐麟深劈手夺了过去:“不用看了,愿赌服输。”

    “你骗我的是不是?你怎么可能会输?”他明明那么了解赛马,怎么可能会输?

    那是周氏集团,是她爸爸的公司,她的父亲还在病床上,她坚持了这么久就只是想守护周氏集团,怎么可以现在放弃?

    徐麟深眉峰一动,俊脸上多了几丝兴味:“周景薇,在你的眼中我就这么厉害?”

    “......”周景薇呼出一口气,根本不想理他,“我要确认结果!”

    周令晟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不管他是怎么赢的,他只在乎现在已经赢了。

    “小薇,不要闹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赌场上无戏言,难道你要徐总反悔?”他梦寐以求的金泉区,居然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甚至现在还有一笔巨额的动工费,他怎么可能让周景薇破坏!

    “你现在知道这是男人的事情了?你刚才利用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周景薇的情绪彻底失控,她转向徐麟深,眼神控诉,声声责问,“你忘记了我们的目的了?刚才你明明可以赢他!”

    徐麟深使了个眼色,侍者带着电子设备下去了,他抓住了周景薇的手把她按在自己旁边,又对着周令晟说道:“我们两夫妻有些事情要处理,周先生要是没事的话就可以走了。”

    周令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景薇,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徐总,那我们的约定?”

    “合同我明天就会送到你的桌子上,你现在可以走了。”徐麟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周令晟的心安定下来,眼睛都亮了不少:“多谢徐总,我等你的好消息。”

    瞪着他离开的身影,周景薇气得眼眶通红:“ 你就这么让他走?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是为了什么?”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继续合约?”徐麟深看着她半晌,回答的南辕北辙。

    周景薇简直要被他气死:“难道你很想跟我合作吗?!你难道不是看着我就厌烦?我们两个人既然相看两厌你刚才为什么不干脆送我走!”

    “你做梦!”徐麟深薄唇一掀,说出了一句几乎把周景薇气死的话,“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就让你多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