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想当我后妈我成全你!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41字

    周景薇转身去抽屉里拿了纸笔过来,跪坐在茶几前,认认真真的在白纸上写下了欠条两个字。

    “徐麟深答应帮助我,我也同样答应了他的条件,董事长要帮助我,我没有什么能给的,但是我以后一定会还上董事长的人情。”

    周景薇的脸色平静,目光安宁,一笔一划的认真书写,长发披散在两侧,在灯光下笼上了一层光晕。

    徐志靖的眼中涌出了滔天的情绪,但是转眼之间又归于平静,他盯着周景薇的侧脸,缓缓问道:“看来只要有人要帮你,你都会答应?”

    周景薇的笔尖微顿,但是随后又继续写下去:“当初我厚着脸皮来找董事长的时候,也是来寻求帮助的不是吗?更何况,你是徐麟深的父亲。”

    徐志靖一愣:“那又怎么样?”

    “既然作为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纠缠不清,我当然也不会死缠烂打。”

    徐麟深已经赔进去了十几个亿,就算她再无知也知道这是多大的一笔钱,徐麟深的行事风格她真的有些害怕了。

    那个人疯起来总有一天会害了他自己,所以她选择和徐志靖合作,至少这样徐麟深不会在像今天这样犯傻。

    “你走的倒是潇洒。”其实从周令晟的手上拿到周氏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这个条件相比较他之前对围在徐麟深身边的那些女人出手的数目来说,已经是很低了。

    周景薇落魄至此,但是竟然也没有趁机多要一些。

    “本来就没有牵挂。”周景薇把写好的欠条交给徐志靖,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知道,我的出现对于董事长来说是个麻烦,我真的很抱歉,以后不管董事长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我一定会尽我所能。”

    徐志靖深深的望着周景薇,眼底有着复杂的光:“你还是柔弱点好,这个性子一点都不像她。”

    周景薇怔了怔:“董事长你说什么?”

    徐志靖像是沉入了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既然你已经同意了,那么我就会帮你另外安排地方,这里你就不要再住下去了。”

    “你要她住到你的小宅子里去?”

    突的传来的嘲讽让客厅中的两人都惊了一瞬,徐麟深站在沙发后面,拿着那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他手上的那张欠条,半晌之后抬起了头,唇角微扬,视线冰冷:“周景薇你还能再白眼狼一点么!”

    周景薇被他目光盯的难受,但是确实是被抓了个现行:“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说完这话周景薇就后悔了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型问法吗?

    果然,徐麟深听到了她的话之后“嗯”了一声,一手撑着沙发背翻过来,帅气的在沙发上落座,好听的嗓音读起了欠条上的内容。

    “本人周景薇立此借据,徐志靖董事长为帮助恢复周氏所投入的资金,本人会按照银行利率归还。”

    他一手拿着借条,在手上砸的啪啪响:“中规中矩,非常好。”

    “既然你也同意了,景薇我就带走了,你好好反省一下你的行为!看看今天的报道像什么样子!”那些新闻他已经截了一部分,但是最后报道出来的消息还有这么多,所有的媒体都盯住了徐麟深的笑话!

    “谁说我同意了?”徐麟深冷笑一声,把刚才拿进来的牛皮纸袋轻巧的扔在了桌上,“不好意思,周景薇的私章在我这里,她现在不管签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算数。”

    周景薇心头一震,去拿了牛皮纸袋打开,在看到了里面的文件和私章的时候才明白他刚才去了哪里,这么晚他居然还去找周令晟要回了私章。

    徐志靖也没有想到他来了这么一手,那是他的儿子,他当然不怀疑徐麟深拿到的私章是真是假,也非常清楚只要印章在他的手上,他就能保证周景薇签署的所有协议都作废。

    本来是打算趁着徐麟深不在的时候把这件事解决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回来的这么快。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徐志靖拍着桌子大声骂道。

    徐麟深依旧依旧吊儿郎当的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对他的怒气视而不见:“玩女人的方法我见得多了,但是来撬儿子墙角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还真是让我长见识,父亲。”

    徐志靖被气得暴怒:“你真以为我不敢收拾你?!”

    “你当然敢,你收拾人的手段我当年也见到了不少,我妈都死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徐麟深的语气轻佻,但是眼中寒芒闪烁,转眼成冰。

    周景薇眼皮一跳,想起了王妈说的话,看着眼前两人的针锋相对,心底有些不安正在扩大。

    听到徐麟深的话,原本怒火正盛的徐志靖脸色沉了一瞬,语气微沉,目光严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别挑战我。”

    徐志靖站起身来,对着一直没有开口的周景薇说道:“你要是还想找我,直接过来。”

    周景薇看着徐麟深阴沉的脸色,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低下了头。

    在徐志靖离开之后,房间中再次恢复了安静,气氛紧张得可怕,周景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下一秒有些硬质的卡片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身上!

    周景薇的脸上和身上都被刮的生疼,在看清楚了飞过来的东西的时候,周景薇的脸色彻底白了,

    散落了一地的银行卡,从金卡到黑卡,样样俱全。

    “你就这么喜欢钱?谁的合同你都敢签!你想当我后妈我成全你,我一会就帮你打包了送给了老头子,你们想怎么翻云覆雨都行!”徐麟深的眼底笼着阴沉的怒火,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的,低的可怕。

    周景薇看着那些银行卡如坠冰窟,几乎冷得发抖。

    “周景薇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你想回到你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生活?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他妈的都愿意是不是?!”

    妈的,这个女人就这么想走,谁来谈条件她都答应!现在是在周家的老头子还没醒,要是他醒了,周景薇只怕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周景薇仰起脸直视他的怒火,声音中有些淡淡的笑意:“徐总今天才认识我吗?我嫁过人,又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发生了关系,后来更是被人包养,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徐总还能指望我冰清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