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卖媳妇的前夫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74字

    在穿过了花园之后,周景薇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徐麟深,她停了下来,望着和她隔了一小丛绿色植物的徐麟深。

    倏地一些衣料飞了过来,把周景薇兜头罩住,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徐麟深的声音冷硬的砸了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景薇淡漠的拿下了那些衣料,手指用力握住,那些被撕坏的衣服刺的她心脏阵阵抽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周景薇把衣料卷在一起,根本不想再看第二眼。

    “你居然敢扔了这些衣服?!”徐麟深的整张脸都沉了下来,要不是佣人打扫的时候拿出了周景薇房间里的垃圾,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胆子肥的像熊胆!

    周景薇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相当冷静的反问:“难道这些衣服还能穿吗?”

    徐麟深想也没想的直接吼了回去:“怎么不能!”

    他随手招来了一个佣人,指着周景薇抱着的衣服说道:“今天晚上之前还原它!”

    佣人连声应了,丝毫不敢耽搁的去拿了周景薇手上的衣服,生怕会误了徐麟深交代的时间。

    “补好了你就天天穿着!”徐麟深就是不满意她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讨厌!

    周景薇没有异议:“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她说完之后也不等着徐麟深回答就径直离开,在越过徐麟深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了胳膊。

    “你敢给我脸色看?周景薇你是不是获得不耐烦了?!”他的目光落在了周景薇的脖子上,那里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痕迹,轻易的让他缓和了怒火。

    他低头凑过去,但是周景薇却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徐麟深眼中闪烁了一瞬不耐,转身把她按在了门口的大理石柱上,一手在她的胸前揉捏:“周景薇,昨天你难道不舒服?不要跟我来欲擒故纵的这一招,对我没用。”

    周景薇冷眼看着他,语气中满是嘲讽:“我是真的想让你走,你走吗?”

    徐麟深的神色一冷,手上的力道也大了起来,厉声吼道:“都给我滚!”

    几乎是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刚才还各司其职的佣人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除了在风中摇摆的花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徐麟深一手往下探,身体和周景薇的紧紧贴在一起,强硬的咬住了她的脖子,勾下她的底裤硬生生的撞了进去!

    周景薇咬着牙不发出声音,被动的承受他的撞击,从心底里生出了寒意。

    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周景薇只能看到头顶的阳光,强烈的让她头晕。

    “你听好,既然你已经卖给了我,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在这里待着!”周景薇眼底的骄傲和倔强被徐麟深清楚地捕捉到,他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谁准你在我的面前骄傲?”

    一天之内就能招惹了两个人男人要来助她毁约,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有什么骄傲?

    周景薇靠在柱子上,腿软的几乎站立不住,脖子被徐麟深掐住,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她的反应在徐麟深的眼中就是示弱,他满意的松开了手,看着周景薇滑到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狼狈模样,心中觉得解气的很:“周仁现在是在我的手上,你要是想让他好好的,最好就要保证我的心情也好好的。”

    他这个人喜怒不定,凡事都看心情,要是惹了他,周仁那边的情况可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这是明显的威胁,周景薇就算是再不情愿都没有办法。

    周仁的情况很糟糕,必须要要有专业的医生来看护,并且每天的输液和治疗都是一笔大价钱,她根本毫无办法。

    “你之前答应过我,会保证我爸的安全。”周景薇垂着眼帘,咬着下唇,低声开口说道。

    徐麟深笑了:“之前你还算是我找来的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但是现在很抱歉,你已经卖身给了我,我让你做什么都是应该,你也没有资格再和我讲条件。”

    他要是心情好,就帮忙看着周仁,但是他要是心情不好停了药也是正常的。

    “那个赌注我从来没承认过!你们私自做好了约定怎么能拖着我下水?更何况我就阻拦过你不要认输,这个结果是你自己选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他选择输,这个结果凭什么要让她来承担?

    “谁让你不开眼找了个只会卖媳妇的前夫?”卖了一次又一次,还刚好被他给撞上了,周景薇是眼瞎还是缺心眼?

    周景薇握紧了手,对,是她自作自受。

    金泉区的交接十分顺利,一个星期以后,金泉区已经归入了周氏集团的名下,正式开始动工,并且成为了周氏集团这些年来最大的一个项目,周氏集团已经隐隐的再升上了一个台阶。

    一辆绚蓝的兰博基尼跑车稳稳地停在了金泉区的营销处,武安从车上下来,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徐麟深从车上下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身形更加颀长瘦削,俊脸上淡漠的没有表情,眼角眉梢均透着矜贵。

    周景薇跟在徐麟深的身后下了车,头微微的低着,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高兴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奔丧!”徐麟深勾起了臂弯,冷声嘲讽。

    周景薇没有理会,盯着他的胳膊半晌,终于伸手揽住了他:“我知道了。”

    徐麟深的到来轻易的掀起了开工仪式的高潮,根本没有人想到徐麟深居然也有这么大度容人的时候。

    在生意场上,不管是谁遇到了徐麟深都会铩羽而归,并且输的相当惨烈。但是周令晟不仅从他的手上全身而退,甚至还带走了一个大热的度假村计划,而在这之后,徐麟深居然还能来参加这个动工仪式?

    门口的横幅和热气球在夏日的风中微微摆动,徐麟深目不斜视的走到周令晟的面前,勾唇一笑:“恭喜。”

    他的长相本就过人,这么一笑更是勾走了不少女人的魂,纷纷指着徐麟深议论起来,眼中硬是没有这个跟在徐麟深身边一起进来的女人。

    周景薇的长相一点都不差,脸蛋小巧漂亮,身材也相当的耐看,放在人堆里也不会别淹没半分。

    但是偏偏和徐麟深站在一起的时候,周景薇从来没有分到过多少目光。

    周令晟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徐麟深今天会来,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什么,要是换做是他,今天这种庆功的场合,他是绝对没有兴趣参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