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1本章字数:2152字

    “徐总今天来的实在惊喜。”

    这绝对是他的意料之外,诡异的让他不由得多了几分警惕。

    由于最近周氏和徐氏的交锋实在太多,所以有很多人都把这中交锋当做是了两个年轻人的比较,本来从舆论来说,最近周令晟的新闻实在太多,更有不少的文章在暗指他将会超过徐麟深。

    商界中的人虽然不觉得这是真的,但是周令晟的地位到底比之前要高出了不少,但是现在在看到了徐麟深之后,他们又是真的觉得差的还有些远。

    周景薇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脸上的神情更是淡漠的像是周遭的一切变化都和她没有干系。

    周令晟只当她还在生气,于是用着只有两个人懂的话说道:“都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只当是在修心。”

    徐麟深揽着她的腰的手了力道大了些,另一手随意的帮着周景薇整理头发,露出了她脖子上的那个深深的红痕,随后满意的看到周令晟脸色变了。

    “我只听说过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徐麟深一点都不觉得他刚才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即使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好几秒,他也丝毫不认为这和他有关系。

    李慧心从场外走来,立刻注意到了这里的诡异气氛,同时也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中间的那个高大的身影。

    关于周令晟和他之间的赌约她听说了,但是她想的却是和徐麟深不一样的。

    周景薇居然能让徐麟深放弃整个金泉区,甚至还能出一笔动工费,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她很不愿意相信是周景薇走了运,天降 一笔横财砸在周景薇的头上,她也只能认倒霉。

    可是要是徐麟深真的要帮着周景薇搞破坏,她们估计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徐总,景薇,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李慧心就像是一点都没有发现异常一般,笑着走到了他们面前,亲热的抱了抱周景薇,“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看妈妈?”

    场上的气氛再一次凝结。

    周景薇心中一沉,李慧心是想揭露自己的身份。

    众多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周景薇的身上,带着探究和不解。

    今天徐麟深能出现就已经够让他们惊讶的了,结果更奇葩的事情出现了,徐麟深的未婚妻居然叫周令晟的母亲妈妈?

    这是怎么个复杂的关系?

    “以后要是很忙的话也要回来看看,不然的话妈妈就生气了。”李慧心疼爱的摸了摸周景薇的头发,在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迹的时候,眼中光芒微闪,再次笑道,“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周家的女儿。”

    周家的女儿?

    周景薇?

    那些人的视线在惊异过后转向了周令晟,要是他们没有记错的话,一个月之前,他们好像听说周景薇嫁给了周令晟,怎么又突然变成了徐麟深的未婚妻?

    徐麟深唇角一勾,这场闹剧真有意思。

    周令晟环视了一圈,,淡淡的开口:“今天各位都是来参加动工仪式的,其他的不重要的问题没有必要深究,我现在只当小薇是我的妹妹,以前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李慧心也接着说道:“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景薇永远都是我们周家的女儿,以前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我作为母亲,自然是希望她能幸福。”

    言语之间的暗示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了周景薇,在结婚一个之后就和另外一个家世更加显赫的人有了婚约关系,不管怎么样都说不过去。

    原本那些名媛落在周景薇身上的目光中还有嫉妒和羡慕,但是当下却都只剩下了鄙夷,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和徐麟深在一起。

    周景薇出乎意料的冷静和淡漠,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在面对李慧心颠倒黑白式的污蔑的时候还能够保持这样的镇定。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慧心和周令晟,也淡淡的说了一句“恭喜”,轻巧的四两拨千斤。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徐麟深在周景薇的耳边轻声说着,眼中有明显的笑意。

    周景薇不着痕迹的退了一些,不置可否:“你觉得好就好。”

    在砸冰仪式上,周令晟穿着白色的西装,手上拿着一个小锤子,唇角扬着温和的笑意走到台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跟在他的身边,手上也同样握着一个小锤子。

    周景薇的眼皮跳了跳,没有任何理由的,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子就是那天晚上她看到的周令晟在超市门口抱着的人。

    女孩子的身形较弱,脸蛋却很漂亮,身上一派大家闺秀的气质,在锤了第一下之后轻叫了一声,周令晟立刻看了过去,那个女孩子巧笑着说了什么,又指了指自己的手,周令晟也笑了,随即宠溺的握住了她的手,帮着她把冰敲碎。

    周景薇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他们的身上,脊背笔直,一动不动,眼中的眸光也一点一点的涣散了。

    胳膊上猛地传来了剧痛,周景薇吃痛的回了神,徐麟深狠狠地瞪着她:“看够了没有?!”

    周景薇揉着别掐疼了的手臂,对他的怒火只觉得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她的表情实在茫然,就像是真的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徐麟深心头的火气烧的更旺了,一把拽了周景薇的胳膊,几乎是拎着她出了门。

    徐麟深的步伐很大,频率也很快,周景薇只能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

    武安连忙打开了车门让他们坐进去,随后也坐上了副驾驶,让司机开了车,对这奇怪的气氛根本就不敢多说什么。

    周景薇甩着被拽疼了的胳膊,还没有开口就被按在了座位上,铺天盖地的吻袭来,让她几乎喘不过来气。

    徐麟深的经验丰富,更何况他十分清楚她的弱点在哪里,只要他愿意,轻易地就能让周景薇动弹不得。

    周景薇的眼神微微迷乱,忍不住轻哼一声。

    但是下一秒,身上的热度消失,徐麟深撑在椅背上冷眼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欲望:“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周景薇回过神,脸色也恢复如初:“还好。”

    “你下车!”徐麟深坐直了身体冷漠的吩咐。

    司机立刻靠边停下来,生怕这火气发到他的身上。

    周景薇随口应了一声就开门下车,动作流畅,没有一点犹豫。

    徐麟深瞪着周景薇站在街头的身影,重重的呼吸几次,厉声说道:“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