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他要加倍还回来!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208字

    “.......周景薇你好样的!”

    徐麟深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气冲冲的大步出了门。

    “.......”周景薇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安心笑了笑:“麟深这是同意了。”

    周景薇放下心来,终于可以下床了,她活动了一下肩膀,又伸了个懒腰,看着外面的空气觉得身心舒爽。

    安心一直看着她的动作,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复杂:“景薇,你和麟深是什么关系?”

    周景薇一愣,疑惑的看向她:“徐麟深没有和你说吗?”

    安心的脸色暗了一瞬,语气中也多了几分落寞:“麟深从来不会解释,他也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

    周景薇了然的点了点头,正要说他们是合作关系的时候却顿住了。

    他们现在还算是合作关系?

    床上的合作也是合作。

    安心看到周景薇没有说话,于是又继续说道:“虽然说那些新闻都说你们是未婚妻的关系,但是我知道不是这样,叔叔安排我过来,是为了和麟深结婚的。”

    有一瞬间周景薇不知道该说什么,几秒之后她才淡淡的开口:“是吗?”

    “麟深现在应该还没有想过结婚,所以他宣布你是他的未婚妻我觉得很奇怪,刚才看你们的样子又不像是恋爱中的人,你们是什么关系?”安心的脸上有些担忧,像是害怕周景薇说出来的答案不是她想听到的那一个。

    “我很快就会走的。”周景薇只能给出这个答案,她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确定的就是她很快就会走的。

    安心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巧笑着伸出手来:“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周景薇盯着那只白皙的手,语气平淡,目光坦然:“我们不会是朋友的,再过不久我们就没有任何交集了,所以没有必要。”

    安心愣住,但是随即又笑了:“至少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还是朋友,不管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

    周景薇的回答很客套:“谢谢。”

    透过诊疗室的玻璃,周景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周仁,一边听着医生说着周仁的病情:“时间还很短,看不出什么变化,我们正在研究最新的治疗方案想,会尽力让周先生在最短的时间里醒来。”

    每次都是这样的话,她都能背下来了。

    “国外有好的治疗方法吗?我能带着爸爸去国外治疗吗?”如果国内治不好,她就出国去治。

    医生看着手上的诊疗报告说道:“国外有这种案例,但是成功的可能也并不算高,可以试一试但是有风险。”

    没有手术是不担风险的,更何况是这种大手术。

    周景薇走在花园中,目光怔忡没有焦距。

    “风险的大小要看个人的情况,但是按照国内的医疗水平来说,的确是在国外治疗康复的几率要大一些。”

    要是她现在可以带着爸爸出国的话,是不是爸爸就可以早点醒过来?

    周景薇后悔了,她为什么要离开那家公司?就算他们是因为徐麟深留下了她,她至少也可以为爸爸换来诊疗金。

    “景薇?你也在这里?要一起出去吗?我们去看电影。”

    轻快地声音传过来,周景薇抬头就看到了并肩往外走的两人。

    安心挽着徐麟深的胳膊,在看到了她的时候一脸喜悦,但是周景薇却深刻的明白,就算这个时候安心表现出来的是他乡遇故知的狂喜,周景薇也要立场坚定的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了,我还有些事,你们去吧。”周景薇勉强挤出了一抹笑来,脑中却想着一会要上网去看看国外的诊疗案例。

    “我跟你一起回去吧,我的手机好像没有带。”安心在习惯性的摸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包包明显比平时要空了一些,应该放着手机的地方空空的。

    “让她去拿!”徐麟深一把拽住了要走的安心,霸道的搂着她的腰,挑衅的看着周景薇。

    周景薇对他的幼稚行为视而不见:“知道了。”

    “麟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女孩子?”安心半是嗔怪的说道。

    徐麟深的眼中倒映着周景薇背影,眼中黑黑沉沉的,搂在安心腰上的手也放了下来:“你要是想去就跟着一起去。”

    安心一愣,紧张的问道:“你生气了?”

    “没有!”

    他没有生气,就是心情不好!

    周景薇进入主卧的时候,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立在墙边的衣架,上面依旧挂着之前她洗过的那件西装。

    她下意识的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眼中柔和下来。

    这个房间她进来的次数不算少,尤其是这段时间更多,但是原本熟悉的房间却变得有些陌生起来,房间里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存在的痕迹。

    周景薇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了出去,在卧室中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手机,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旁边的书房,一眼就看到了原本整洁的书房已经变得乱七八糟。

    文件皱巴巴的扔在地上,原本整齐堆着的书本也倒得四处都是,书桌上已经根本不能看了。

    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周景薇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一片狼藉,拿了只金箔钢笔在书桌上翻翻找找。

    手机从一堆文件中掉了出来,周景薇拿起了手机正准备离开,目光无意识的扫过了一份文件。

    她的动作停了下来。

    金泉区收购书。

    这是之前的计划?周景薇把文件抽了出来,目光微闪,十个亿的方案,被徐麟深轻巧的丢了出去,换回了一张根本什么都值不了的卖身契。

    徐麟深的思维真是强大到逆天。

    她随手翻开了合约,目光在落到最后一行审核评估上的几个字的时候瞳孔骤缩。

    “不可收购。”

    金泉区不能收购?

    周景薇快速的翻了翻这份文件,随后才发现这并不是她之前看到的那一份开发方案,日期是四天前,这是才签订的方案。

    徐麟深高价定下金泉区西面的一块地,并且准备引流东下,把金泉区的土壤层变成湿地。

    这样一来,金泉区将从一块宝地变成废园。

    周令晟大张旗鼓的在金泉区投进去了大量的金钱,现在全部都要赔进去了。

    周景薇的心脏像是被藤蔓密密麻麻的缠绕了个严严实实,泛起了一阵阵的凉意。

    她好像从来没有看懂过徐麟深。

    在周令晟从他的手上得到了金泉区之后,他又立刻像一只潜伏的猎豹一般迅猛的反扑。

    那天在她迷糊糊的时候好像听到过徐麟深说的一句话,现在想起来她顿时一阵心悸。

    “他要加倍的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