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你敢耍我?!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117字

    “我什么都没有想,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告诉我啊!”周景薇的声音也大了起来,要是想让她知道,那就说出来啊!

    “你何苦来找我。”周令晟沉默了好一会,再次闭上了眼睛。

    脸上被什么东西砸了,周令晟疑惑的睁开眼睛看过去才发现是几只千纸鹤。

    “你为什么要和徐麟深做交易?”周景薇站在他的身前,让他没有办法转开目光。

    她的态度很强硬,目光执着,仿佛只要他不说出来她就不会罢休。

    “你还是是和以前一样,让我拿你没办法。”周令晟低低的笑了,“你和徐麟深在一起不好吗?他对你很不错,上次我也看到了,他愿意为了你交出金泉区,我也能放心。”

    “那你呢?”周景薇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对我呢?”

    “你都看到了,我把你送给了别人,你还想相信我?你还说自己不傻。”周令晟的语气中有着淡淡的笑意,“周氏集团现在还是好好的,这就够了,以后等你结婚了,就回来收,等我把权利转让办好,不会很久了。”

    “你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把周氏集团给我?”周景薇的每一次呼吸都能扯上疼痛,心底的酸胀一点一点扩大。

    “徐麟深对你很好,但是这件事我还是想要自己来做,我并不了解他,我不敢确定他会不会趁机吞了周氏集团,既然我能做得到,何必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周令晟抬眼看着周景薇,勾起了一抹清润的笑来。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周景薇捂住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你何必知道那么多?”周令晟起身,勾了勾手让周景薇过来,摸着她的头发说道,“这些事情都让我来做就是了,很快,只要金泉区建立起来,我就能摆脱妈妈在公司中的影响力,只要我拿到了公章,我们就成功了,到时候再把爸爸接回来。”

    金泉区。

    周景薇摇摇头:“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离开好不好?金泉区我们拿不到,我们直接走,带上爸爸,总有一个地方是合适我们的。”

    “为什么拿不到?”周令晟的脸色一变,眼目光闪烁着,语气急切起来。

    “我们不要管这些了好不好?你说你是为了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真的需要的是什么?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治病,我会挣钱,我可以打工,我什么都可以做。”周景薇哀求的抵着他的手,她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一天都不想。

    “别闹了,不可能。爸爸的病需要钱,还有我,你知道做一次化疗要多少钱吗?这不是你打工就能付得起的,不要幼稚。”周令晟叹息一般的拒绝了她不成熟的想法,又再一次追问,“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周景薇咬着下唇,眼底悲伤:“你不会跟我走是不是?”

    “景薇!”周令晟的语气严厉了一些,但是下一秒猛地呛咳起来。

    周景薇慌得立刻去帮他顺气:“你别生气,徐麟深买了金泉区西面的土地,要引流东下,他想要做什么就让他去做,我们不管了好不好?我们好好治病,只要病治好了,我们就走,我们什么都不要了。”

    周令晟心头大惊,怪不得他的人在金泉区附近看到了徐麟深,并且在调查之后得知附近的土地被不知名的买家买走,原来真的是徐麟深!

    “令晟,我去和徐麟深商量,金泉区我们不要了好不好?我们和他合作,他要是不愿挨合作,他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们什么都不管了,我们带着爸爸一起走。”周景薇急切的说着。

    周令晟的目光晦暗不明,冷不防的说道:“爸爸在徐麟深那里?”

    周景薇怔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看到她的表情,周令晟心中了然:“你要是放心的话也是可以的,毕竟在妈妈那里更危险。”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周景薇自己都说不清楚她上次下意识的隐瞒是为了什么。

    周令晟宽容的一笑:“当时我们的关系那么僵,你不告诉我也是应该的。”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周景薇咬紧了牙,一阵阵的酸涩袭来,她要费尽所有的力气才能保持平静。

    “其实现在这样很好,至少有一个人能够保护你。”周令晟躺了回去,目光投向二楼的窗子,窗前的千纸鹤在风中轻扬。

    跨进江城西别墅的大门的瞬间,周景薇的眼前一花,一个硬物就砸在了她的身上,一阵剧痛立刻蔓延,她痛的几乎站不稳。

    刚才砸中她的那只玻璃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死哪去了?!”

    一声暴喝砸了过来,周景薇惊恐的抬眼,徐麟深已经几步走了上来,揪着她的胳膊眼中阴鸷:“周景薇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我去了医院.......”

    “我再问你一次,你给我死哪去了!?”徐麟深整个人都处在暴怒的状态,身上笼着浓烈的杀意,森寒的目光像是要把周景薇凌迟。

    周景薇被他的样子吓住了,她想要解释:“我今天出去是因为我接到了电话,妈妈说让我去看看令晟.......”

    周景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麟深狠狠推到在地,徐麟深死死的盯着她,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中逼出来:“你找死!”

    在周景薇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一份文件被砸在了她的脸上,周景薇颤抖着捡起了文件,匆匆的扫了几遍之后心头巨震。

    徐麟深抓着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他的脸:“是不是你捣的鬼?!”

    那是金泉区的转让协议,周令晟把金泉区卖了!

    徐麟深在这里投入了十个亿,又买了另一块土地并且已经开始动工,为的就是利用这个项目围死周令晟,但是周令晟居然把土地卖了。

    他从中捞了一笔之后抽身走人,徐麟深的项目却是成为了死棋。

    “你今天下午去见了谁?”徐麟深的声线冰冷,透着无尽的怒火。

    周景薇垂下眼睛,清楚的知道根本瞒不住:“周令晟。”

    徐麟深的所有怒火都在一瞬间爆发:“妈的!你敢耍到我头上来了?”

    她说她要出去买东西,他同意了让王妈陪同,又安排了人在暗处跟着,但是结果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会旧情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