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我的女人谁都碰不得!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054字

    “说!你是不是和周令晟串通好了?你敢算计我?”他答应了帮她,前后投了十几个亿来挤掉周令晟,但是这个女人居然敢在他的背后捅刀子!

    周景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底慌乱。

    徐麟深掐住她的脖子,语气逼成了森寒一线:“周景薇你真是好样的!你敢给我戴绿帽子?!”

    周景薇一惊,下意识的反驳:“你说过你不喜欢我!”

    徐麟深残忍一笑,:“你就是用这副身体去勾搭的周令晟?他还要你?你没跟他说这段时间你跟我有多合拍?”

    周景薇的脸色惨白,心底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徐麟深你给我滚!”

    “你敢让我滚?”

    徐麟深眼底冷芒一闪,禁锢住她的手,不管不顾的强迫了她。

    周景薇痛呼着挣扎,大力捶打他,眼底痛苦。

    “你给我听好了,卖给了我就是我的人,你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就杀了你再杀了周令晟!”他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周景薇真是好样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周景薇的身上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疼痛,根本动弹不得。

    在晕过去之前发生的所有屈辱都在瞬间回到了脑袋里,她睁着眼睛流不出眼泪。

    抬手的时候才发现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双手都被拷起来,她只能维持着躺着的姿势,连翻身都做不到。

    “你醒了?”关心的声音传来,周景薇转头的时候才看到安心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周景薇转开了眼睛,抿着唇不说话。

    “你先吃点东西,刚才麟深很过分,我会说说他的。”安心端起了一碗粥要喂她,但是勺子递过去的时候周景薇却转开了头。

    “你不要这样,等麟深气消了我就让他放你出去,你的身上还有很多伤,一会还要上药。”安心柔声安慰。

    周景薇的表情淡漠:“他什么时候放我走?”

    “你先吃点东西。”安心再次送了一勺粥过去,但是周景薇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勺子就被一直大手狠狠地拍掉。

    安心捂着手,委屈的看着徐麟深:“麟深你做什么?”

    “你拿我的东西去喂她?你给我滚出去!”徐麟深看着那碗粥就气不打一处来,挥手直接打翻了碗,热粥溅在了周景薇的身上。

    安心惊叫着跳开,又急忙拿了手帕去帮周景薇擦:“她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做?麟深你什么时候对女孩子这样过?”

    徐麟深的怒火更加高涨,抓着安心的胳膊把她甩开:“滚出去!”

    好个周景薇,居然把安心收服了,她就是个白眼狼,他对她再好她都看不见!

    周景薇转开眼不看他们两个的闹剧,身上已经到处都疼,就算是再来点烫伤也没有关系。

    安心好像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说道:“麟深,也许景薇有自己的想法?她看上去好像还是很喜欢那个周令晟,要是可以,你不如让她离开?”

    周景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她是生怕徐麟深还不够生气?

    果然,在听到了安心的话之后,徐麟深的眼神几乎能够杀人,他一脚踹翻了沙发,拿着他刚才带进来的东西按住了周景薇。

    周景薇在看清楚他手上的东西的时候瞬间白了脸:“徐麟深你要做什么?”

    “我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害怕?”徐麟深逼近了周景薇,声音残忍无情,“这样会不会听话一点?”

    周景薇是真的害怕了:“你不能这么做徐麟深!你放开我!”

    她大力的挣扎起来,手腕被手铐勒出了血痕。

    安心震惊的看着面色冷厉的徐麟深,好看的脸上是嗜血般的残忍,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徐麟深动这么大的肝火。

    “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你别忘记了,周仁还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句话,他就会立刻停药,你还有什么筹码和我讲条件?!”

    他就是对她太好了!这个女人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感激!

    周景薇恐惧的向后退,但是她根本无路可退:“我听话,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去做,我求求你不要!”

    她都可以想象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地狱,她真的害怕了。

    徐麟深冷眼盯着她,周景薇的脸上满是泪痕,眼底有着深深的恐惧,脸上发白,浑身颤抖,整个人都在说着害怕。

    “周景薇你给我听好,我徐麟深的女人,谁都碰不得!”

    他的目光一冷,抬手就扎了下去,周景薇睁大了眼睛,顿时绝望,但是下一秒却没有等来预料之中的疼痛,她转头看过去才发现针筒扎在了枕头上。

    徐麟深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语气张扬霸道,矜贵的不可一世:“我的耐心有限,从来不会姑息养奸!”

    随着金泉区的转让消息爆出,随之被媒体发掘的消息就是周景薇的身份。

    在金泉区的动工仪式上周景薇和徐麟深同时出现的事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于是周令晟和徐麟深因为金泉区的事情相争的新闻就立刻和周景薇扯上了关系。

    安心在周景薇的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两天的新闻,又说了徐麟深这几天都很忙,好像是在修补之前的漏洞。

    “叔叔这次是真的很生气,听说已经给麟深下了最后通牒,也许麟深会被送去美国。”安心也不管周景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帮她削着苹果。

    周景薇抱着腿靠在床头看着窗外,这几天她都没有出过这个房间,见到的人也只有安心。

    不管她怎么冷着脸,安心一点都不介意,始终都挂着笑容,看上去心情很好。

    “景薇,要是麟深去了美国,我一定会让他放了你的。”安心的话语中带着志在必得,整个人都十分有活力。

    景薇看了她一眼,没有接她递过来的苹果:“你这么喜欢他,能忍受他绑着一个女人在房间里吗?”

    她和徐麟深之间的关系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如果说他们之前真的是契约关系,但是现在,她都觉得自己脏。

    安心想了好一会,露出了个笑容来:“没有关系,我会让他喜欢上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