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做到一半停下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139字

    周景薇看了她半晌,收回了目光。

    在徐麟深身边的女人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要是换做是她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对徐麟深身边的女人有好脸色的。

    “你能不能帮我查查周令晟最近的情况?”周景薇忍不住轻声开口

    安心愣了一下:“你很喜欢那个男人?他有哪里可以和麟深相比?”

    周景薇沉默下来,许久之后才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有没有在医院接受治疗,徐麟深有没有发难,他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

    安心仔细的观察着周景薇,但是她的表情太平静,目光中无水无波,根本看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他把你卖给了麟深,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周景薇到底有多喜欢那个周令晟?

    周景薇目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当然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安心竟在周景薇的眼中看到了几分嘲弄?

    中午的时候王妈再次端着饭进来,担心的说道:“周小姐,多多少少总是要吃一点,你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周景薇依旧保持着坐在床上的动作没有变,听到王妈的话之后只是说道:“王妈,我能去看看爸爸吗?”

    之前她每天都会去看一次,但是这几天她被关在房间里,根本连门都出不去。

    王妈叹了口气:“周小姐先养好身体,周老先生那边徐先生一直都有让人看着,不会有事的。”

    周景薇的目光暗淡了下去:“我知道了。”

    “麟深,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今天很忙?”

    安心的声音从走廊上传了过来,王妈立刻说道:“周小姐,先吃点东西,一会徐先生知道了会生气。”

    他哪天不生气?

    周景薇没有动,她根本吃不下去。

    “麟深?”安心的惊呼声传来,还带着隐隐的娇羞,“现在是白天......唔........麟深.......麟深.......我们回房间好不好.......”

    周景薇的目光动了动,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外,王妈也被吓了一跳,像妈妈看到了儿子背着媳妇要出轨一般的说道:“怎么不躲躲。”

    门外的声音很大,两个人的战况听上去很激烈,周景薇抱着腿面无表情的听着,就当做是有声影片了。

    蓦地,声音戛然而止,随后传来的是一声大力的关门声,

    终于知道躲躲了,周景薇指了指隔壁:“看样子还需要很久。”

    王妈也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别有深意:“周小姐当然是了解的。”

    周景薇默了:“.......”

    安心整理了衣领,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色不好的徐麟深。

    又是这样。

    上次在书房中也是,徐麟深总是会在进行了一半之后停下来,要不是徐麟深和周景薇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到天亮不罢休,她真的会怀疑徐麟深是不是不行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比那个猜测好多少,不是徐麟深不行,就是她不行。

    安心紧紧的抓住了衣领,倏地又放松下来,巧笑颜兮:“麟深,你是累了吗?要不要我帮你洗澡?”

    徐麟深现在也很郁闷,郁闷到了极点。

    他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

    上了女人还有中途停下来的?

    但是更恼怒的,他怎么都进行不下去,每次在听到她们的声音的时候,他的脑袋里面浮现的画面总是周景薇被压地板上隐忍的模样。

    他尝试过的女人不少,但是就是没有遇到周景薇这样的犟犊子!

    安心没有等到徐麟深的回答,爬到床头靠在他的身上:“麟深,你很喜欢周景薇吗?”

    徐麟深眉头一皱,极为不耐烦:“你在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安心趴在他的身上,小手一圈一圈的转着,“要是你不喜欢她的话,你为什么要为她守身如玉?”

    安心的话刚一说完,整个人就被压在了床上,徐麟深的目光紧紧地锁住了她,眼中深邃的幽光让她眩晕。

    徐麟深盯着她半晌,压住了她的双唇。

    安心闭上了眼睛,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但是却久久没有等到徐麟深的深入,她睁开眼睛,在看到徐麟深毫无波澜的眸子的时候心中一慌:“麟深?”

    徐麟深冷着脸翻身坐了起来,丝毫不带留恋的下床离开。

    安心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泪水缓缓聚集,不甘心的咬紧牙关。

    “砰——”

    门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周景薇还没有睁开眼睛就直接被人从床上抓了起来,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吻压了下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徐麟深盛怒的双眼。

    谁又惹他了?

    周景薇的双唇被狠狠地碾压,很快的就尝到了血腥味。

    徐麟深像是暴怒的野兽,疯狂的进攻着给了他伤害的敌人,不死不休。

    “周景薇你就是欠揍!”徐麟深在放开了周景薇的瞬间就捏着她的下巴恶狠狠地怒道。

    惊愕的看着暴怒的徐麟深,周景薇同样不满:“你要是欲求不满就接着回去发泄,来我这里发什么疯?”

    他刚才不是和安心好好的在滚床单,突然又犯什么毛病!

    “周景薇你别忘记了,周仁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周家现在还在那对母子的手上,你要是再敢惹我,我就毁了你要的东西!”徐麟深盯着周景薇渗出了血的双唇,眼中是嗜血的光。

    周景薇的眸子暗淡了一瞬,随即升起了些嘲弄,但是脸色却软了下来,声音中带着娇俏的讨好:“那徐总,你想让我怎么做?”

    徐麟深冷眼盯着她,脸色僵硬。

    周景薇了然的开始解扣子:“以后的事情还要多仰仗徐总。”

    “周景薇!”徐麟深一拳捶在了床头的木架上,暴怒的吼道。

    “做什么?”周景薇目光平静,淡淡的反问,“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这样不好吗?”

    当初她不愿意跟徐志靖在一起,拼命地反抗着要用自己的方法来拯救周家,后来她依附了徐麟深,本以为他们之间会安稳的完成交易,但是终究还是上了他的床。

    她就是个被包养的情妇,希望借着徐麟深的势力来救回父亲,她又高贵到哪里去了。

    徐麟深狠狠地瞪着她,突的就笑了:“我倒要看看,你的骄傲被抹去的时候,你还剩下什么东西。”

    周景薇转开了眼:“你这种想法真是变态。”

    “你想不想去看看你的旧情人?”徐麟深突然开口,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