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你敢让他碰你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121字

    “周景薇,你以为我这里是当铺,你想怎么改都行?”他随手掀了画架,眼中透着隐隐的戾气。

    周景薇认真的看着他,有理有据毫不慌张,倒真的像来谈判的:“我早晚都是要走的,你父亲也不会同意我继续在你的身边待着,令晟生病了,我想去照顾他,我不可能真的丢下他。”

    “你是想告诉我,和周令晟比起来,周氏集团什么都不算?”当初她哭哭啼啼来找他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拿回周氏集团,结果呢?一遇到周令晟,她的话就瞎了!

    周景薇顿了顿,却也没有否认:“你不可能一直让我待在这里。”

    “为什么不可能?周景薇你是不是忘记你的卖身契了?”她的私章都在他这里,她还想走?

    “关于卖身契,我知道你有无数种方法让他成立,但是徐麟深,意义呢?不过是一份合约罢了,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令晟生病了,我要陪他去看病,所以周氏集团,我不要了。”

    徐麟深只是为了报复和气徐志靖,她会继续帮忙演戏,但是关于周氏集团,根据这段时间徐麟深和周令晟的交锋来看,他不需要她这个内应也能出气。

    更何况,她已经答应了周令晟不会对李慧心下手。

    徐麟深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就这么想和那个周令晟在一起?”

    在知道了周令晟还喜欢她之后她就坐不住了?在知道了周令晟生病之后她就心疼了?

    周景薇勉强笑了笑:“这个并不重要不是吗?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可以见令晟,这就证明你还承认我们之间的合约关系......”

    “好,我答应了。”

    没有等周景薇说完,徐麟深就直接应了。

    他答应的太容易,周景薇准备好的话全部都被堵住了,小眼惊疑不定的瞅他,满脸都在说:你在打什么主意?

    徐麟深的唇角一勾,笑容颠倒众生,他伸手在周景薇的脑袋上拍了两下:“但是在合约还没有解除之前,你要是敢让他碰你一下,我就剁了他!”

    “.......”周景薇觉得脊背发凉。

    月光渐渐的黯淡下来,天际线却跳出了一线一线的日光,林木参天,枝叶隐蔽。

    车子的鸣笛声划破了寂静,嘹亮长鸣。

    周景薇翻了个身,用枕头捂住了耳朵继续睡觉,但是鸣笛声一声接着一声,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无奈的坐起来,周景薇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披上去了阳台。

    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花园中,是今年的限量款,她想起了徐麟深开过的一辆绚蓝的兰博基尼,这两辆车看上去倒像是情侣款。

    车子旁边围了几个女佣和保镖,但是他们都只是围在车子旁边,没有人上前拦住车子的鸣笛。

    听着刺耳的鸣笛声,周景薇已经完全清醒了。

    她靠在阳台上看着底下的闹剧,正想着是什么人敢在徐麟深的脑袋上敲钟的时候,徐麟深怒气冲冲的出现了。

    他穿着家居睡衣,脑袋上的头发还有些乱,从周景薇的角度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周身已经降到零度以下的空气充分说明了他现在的怒火。

    车上的人大概是等到了要等的人,从徐麟深出现的那一瞬间鸣笛声就消失了,车门被打开,一个纤细的身影快速的跳到了徐麟深的旁边,亲昵的抱住了他。

    “阿深,想我没有?”她的声音很好听,并不像撒娇,反倒多像是亲近中的玩笑。

    出乎意料的,徐麟深的脾气没有发作出来,虽然有些低气压,但是比想象中的场景要好得多:“你是不是有病?”

    那个女孩不气反笑:“我下了飞机就连夜赶来了,你居然这么无情?”

    徐麟深转身就往里走,女孩也跟上他,口中絮絮叨叨:“你在国内搞什么名堂?叔叔说然我赶紧回来看看你,他说你疯了。”

    在走上台阶的时候,女孩子的脚步停了下来,转眼看着安静站在那里的安心,两秒之后她扬了声音说道:“她是谁?你到底包养了几个女人?那个周景薇在哪里?”

    徐麟深自顾自的进了门,对她的问题直接无视。

    安心扬起了笑容先介绍到:“我是安心,你好。”

    女孩子和她握了手,声音比之前淡了许多:“我是林曦,是阿深的未婚妻。”

    未婚妻?

    楼上楼下的两个人同时变了脸色,周景薇摩挲着大理石栏杆的手突然顿住。

    林曦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进了别墅。

    月亮几乎完全看不见了,安心握紧了手,脸色在即将大亮的天色下异常惨白。

    她倏地抬眼,目光和二楼的周景薇相对,周景薇怔了一怔,微微点了点头,径直进了房间。

    仅仅是几个小时之后,徐麟深的正牌未婚妻高调回国的消息就快速的传了出去,并且在整个市内都形成了一场舆论风暴。

    一天之前周景薇和徐麟深还在医院门口高调的秀恩爱,但是转眼另一位正牌未婚妻就出现在了大众的眼前,到底谁是正宫!?

    铺天盖地的猜测在一篇对于徐志靖的报道出现之后偃旗息鼓。

    “林曦是我的儿媳妇,这是之前就定下来的了,至于周小姐,年轻人都会有冲动的时候,没有关系,逢场作戏也就罢了。”

    报纸上的每一篇文章都在抨击周景薇之前迷惑了徐麟深,混到了未婚妻的身份,但是其实这个身份根本没有得到徐志靖的认同。

    之前的嫉妒化作了口诛笔伐,恨不得落井下石再加点沸开水。

    周景薇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晒着午后的眼光,膝盖上放着一本笔记本电脑,手指轻轻划动鼠标,眼睛微微眯起。

    安心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周景薇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你看上去很清闲。”

    周景薇关闭了网页,把电脑放在一边之后才说道:“反正我也没有事。”

    “你不用去看看周令晟?”安心在周景薇的旁边坐下来,笑意吟吟。

    周围的林荫很浓密,阳光被分割阻挡,照射下来的时候已经不太热了,周景薇靠在窗子上,觉得很舒服:“他今天有事,而且现在我也不太方便去找他。”

    安心听到了她的话后立刻急切的接着说道:“现在外面的新闻都说你是用了小手段上位的,现在林曦回来了,你的纸身份就一下子被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