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你的腿不会残了吧?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2本章字数:2161字

    病房中弥漫着一丝消毒水的气味,徐麟深躺在病床上,腿上缠着绷带,身上的病号服穿的吊儿郎当,靠在床头一脸不爽。

    在听到有人走进来的时候他立刻看了过去,但是在看到来人是林曦的时候脸色更差了:“周景薇在哪?”

    “她去拿药了。”林曦好像没有看到他一瞬间的变化,径直的走到床边去看他输液的情况,又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安心也去帮你拿药了,你看上去倒是一点不惦记她。”

    “我为什么要惦记她?!”徐麟深一脸莫名其妙,

    林曦顿了顿,若无其事的笑道:“好歹你们同床共枕了。”

    徐麟深不屑的转过了头。

    武安快速的走进了病房,在看到了林曦的时候低下了头。

    “我出去看看景薇她们怎么这么慢还没有回来。”林曦帮着徐麟深整理了一下床铺,自然的走了出去。

    在看到林曦出去之后,武安才走到了病床旁边递给了徐麟深一个巴掌大的透明袋:“徐先生。”

    袋子中是一根银针,上面还有血迹,长度不算太长,但是质地很好。

    “查。”徐麟深把袋子扔回去,眼中寒芒微闪,带过了一抹杀意。

    “这就是马失控的原因?”

    周景薇的声音突然响起,武安惊得立刻回头,脸色肃厉。

    “怎么了?”周景薇被武安的反应吓了一跳,她几乎以为他下一秒就要拔枪。

    徐麟深眉头一皱,又把透明袋子劈手夺了回来,臭着脸冷哼:“你还知道来看我?”

    “.......”她要是不知道,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再说了,她刚才是在帮谁拿药?

    周景薇想上前看看那个袋子里面的东西,但是徐麟深却直接藏到了另一边:“我为什么要给你看?”

    “......”她看一下都不行了?好歹她也被摔了!

    徐麟深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武安,武安立刻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他守在门口,心中却是疑惑,刚才林曦小姐在的时候,徐麟深默认了让她出去,但是被周小姐闯进来看到了却连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什么时候徐先生对隐秘的调查这么不在乎了?

    周景薇绕到了病床的另一边去拿透明袋:“你什么时候调查的?你怎么这么多仇家?”

    虽然隐约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肯定会得罪不少人,之前她父亲的身边也全是保镖,但是真的看到了还是觉得心惊胆战。

    徐麟深瞪她:“这人不是冲我来的!”

    “不是冲你难道是冲我?”周景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但是下一秒却怔住了,“你说什么?”

    徐麟深冷笑一声:“你觉得有人敢在我的马场对我下手?”

    那人的胆子有多肥?!

    周景薇收回了手,站在原地看不清楚神情。

    徐麟深皱着眉盯着她:“你做什么?”

    半晌没有等到周景薇回应,他的眉头越皱越深,随后直接把袋子扔给了她:“不就是想看这个?至于摆这么蠢的表情?”

    周景薇下意识的接住,怔了几秒之后说道:“我还是要早点离开比较好。”

    “你说什么?”徐麟深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帮她作弊,又救了她,这个女人就是这么觉悟的?

    周景薇没理他,只是看着手中的那枚银针,这枚银针很奇怪,长度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事正常的绣花针,倒像是,耳针?

    “看出什么名堂了!”徐麟深看她研究的认真,哼了一声,换了个姿势躺着。

    周景薇把耳针还给他:“没什么,你的腿怎么样了,不会残了吧?”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徐麟深抄起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但是却猛地扯到了胳膊上的伤,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周景薇吓了一跳:“你别激动啊!”

    徐麟深简直懒得看到她:“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周景薇默默的把枕头放回床上,又搬了个椅子坐过去,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极其标准,她像是想了一会才组织好了说辞:“以前觉得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什么好委屈的,不管前面是什么只要受着就是了.......”

    “你还觉得委屈?!”徐麟深猛地打断了她的话,浑身的怒火就要爆发。

    “你听我说完不要打断!”周景薇也不满了,他懂不懂什么叫做听众?

    “......”徐麟深狠狠地瞪着她,但是到底没有再开口。

    周景薇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但是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刚才也许就死了。”

    她的马术没有徐麟深的好,在马发狂的时候就会直接被甩出去或者是被马拖着踩踏,不论是哪一种结果都很可怕。

    也许,不仅是在刚才,要是当初徐麟深没有拉她一把和她做了这个交易,她就只能去找徐志靖,也许她现在的生活更加糟糕。

    徐麟深也满意了,躺回床上笑容得意:“说的不错。”

    “我看不懂你是个怎样的人,以前我觉得你很好,后来又觉得你不好,但是也许其实还是好人。”她是感激的,徐麟深为了救她躺在病床上,肩膀和腿上多处摔伤,石头几乎嵌进了后背。

    明明是那么讨厌的一个人,但是她没有办法不感激。

    徐麟深被她像是绕口令一样的话绕的一愣一愣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结婚的时候你如果还能给我寄一份喜帖,我保证会给你最大的一份惊喜。”周景薇眉眼弯弯,脸庞柔和。

    徐麟深的脸色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周景薇你觉得刚才不解气,现在想气死我是不是?”

    要是想气死他就直说!

    绕这么大的弯做什么?!

    周景薇一头雾水:“我是认真的,你以为我说的惊喜是个恶作剧?”

    “......你给我出去!”他一秒都不想看到她。

    “.......”

    周景薇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飙,但是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在周景薇转身的瞬间手猛地被拽住,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只能倒了过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唇已经被堵住,徐麟深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往下,滚烫的热度让她颤了颤。

    徐麟深的双唇辗转往下,在周景薇的锁骨上重重的咬了一口,在她痛呼着挣扎的时候又紧紧抓住她的双手,在她的伤口上舔舐起来。

    周景薇颤抖着轻吟,他的大手像是火种一般,炽热的在她的身上燃烧,她只觉得头晕目眩。

    在被进入的瞬间,暴风雨般的攻势跟着袭来,周景薇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