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爸爸,我们离开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3本章字数:2085字

    “没关系,放着吧。”咖啡厅中只有她们两人,也不会打扰到别人,周景薇盯着咖啡杯,咖啡荡出了一圈圈的波纹,在碰到杯壁的时候又轻轻反弹回去。

    蒋晗心敏锐的察觉到了周景薇眼底的黯然,心底的惊讶越来越大。

    周景薇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很明显正在认真的听着电子屏幕中的采访,她眼底的光亮随着里面的声音闪烁。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别墅中显得有些空。

    周景薇站在花园中,目光暖暖的。

    她从来没有发现,原来这些花也很好看。

    “景薇!”

    在走上台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呼喊声,周景薇习惯性的踏上台阶同时回头看了过去,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突然一滑,周景薇整个人摔下了台阶。

    身上痛的厉害,周景薇的胳膊肘上几乎失去了知觉,她咬着牙坐了起来,胳膊上全是血迹,伤口上粘上了灰尘。

    台阶上有一辆遥控小赛车正在欢乐的转着圈,林曦靠在罗马柱上,手上摇晃着一只遥控器:“抱歉,我没有看到你。”

    周景薇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花园中这么空,一个佣人都没有,原来是前面有陷阱。

    林曦笑嘻嘻跳下台阶,弯腰看着周景薇:“安心走了,就剩你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周景薇咬牙站了起来,林曦一直都说自己不喜欢徐麟深,但是喜欢怎么能自欺欺人。

    “我怕我再不动手,你就该上位了。”林曦把遥控器的天线抽出来又缩回去,指挥着小车围着柱子转圈,“虽然我不知道安心是因为什么得罪了阿深,但是大概是和你有关?也许是上次的坠马事件?”

    周景薇淡漠的看着她,没有开口打断她。

    “我是叔叔认定的儿媳妇,就算我今天对你做了什么,阿深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信吗?”她就是故意的,故意给她一个下马威,她宁愿今天被赶出去的是周景薇而不是安心!

    周景薇盯着她,突然就笑了,下一秒就甩手给了她一巴掌:“今天我打了你,徐麟深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信吗?”

    林曦睁大了眼睛:“你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我不和你计较,你就觉得是我怕了你?!”

    徐麟深是金主,她认了。

    林曦是什么?她不欠她任何东西,凭什么忍气吞声?

    “你就是个情妇!是个被包养的小三!他是我的未婚夫,你凭什么勾引他?!你和那些坐台小姐比起来又有多高贵!你永远都只是个贱人!”林曦的脸上扭曲恶毒,她狠狠地抓着周景薇的胳膊,用力掐在了她摔伤的地方。

    周景薇咬紧下唇,胳膊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底的痛,她甚至不愿意挣开,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站的更稳一些。

    林曦疯狂而痛快的说道:“已经嫁过一次的女人是不可能进徐家的大门的,叔叔看上去好像很喜欢你,你不如去当他的情妇,给我和阿深当个小后妈?到那个时候也许我还会尊重你一些。”

    “闭嘴!”周景薇狠狠地推开了她。

    “你们在做什么。”

    平底一声惊雷,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周景薇心底一震。

    林曦摔倒在地上,抬起头的时候满脸泪水,楚楚可怜:“阿深。”

    周景薇同样转头看了过去,骄傲的不愿表现出一丝狼狈。

    徐麟深从花园中走过来,脚步略略急了一些,目光在周景薇的身上上下看了几圈,最终落在了她满是血的胳膊上:“你是蠢?!”

    熟悉的嚣张责备,周景薇的眼眶顿时酸涩,她转开了脸不让他看到微红的眼眶。

    “阿深,我的腿很疼,要是刚才你没有及时出现,我真的很害怕。”林曦看到徐麟深目光没有投注在她的身上,立刻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他,“要是叔叔知道了,一定会为我讨回公道。”

    “你敢威胁我?”徐麟深目光一寒,声音低了几度。

    林曦慌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深,叔叔的态度你是知道的,不要惹他。”

    徐麟深一把推开了林曦,但是却也没有走近周景薇,他的目光寒意更深,盯着周景薇的脸庞半晌,转身走进了别墅。

    看到徐麟深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林曦拍了拍身上的灰笑道:“阿深没有帮你打抱不平,你懂了吗?徐家现在还是叔叔当家,你以为拴住阿深就可以了?不要太天真,我比起你来最大的优势就是,我有父母之命,而你永远都不可能有。”

    她是名正言顺的徐麟深的未婚妻,叔叔已经在为他们准备婚礼,但是周景薇不过是徐麟深用来气徐志靖的工具罢了,她凭什么和她争!

    “不要忘记你当初是怎么被阿深带回来的,永远都不要忘记,你本来应该是叔叔的女人,是个见不得人的的情妇!”

    周景薇站在台阶下,晚风吹在身上,明明是盛夏的天,却让她忍不住发抖。

    一大清早,在徐麟深离开了之后,周景薇就直接去了后花园的独立小楼。

    周仁虽然没有醒来的迹象,但是呼吸却越来越平稳。

    仅仅只是为了这一点,她就对徐麟深抱有最大的感激。

    “爸爸,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周景薇笑着帮周仁整理了衣服,小心翼翼的不碰到他的治疗器械,“令晟在外面等着我们,女儿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养你了。”

    周景薇走到床边的一个花瓶前,小心的把自己刚刚换好的花拿了出来。

    她每天都会来疗养室中探视,也每天都会为这里换上新鲜的花束,打扫的佣人也都习惯了把这件事让给她做。

    周景薇把瓶身放倒,伸手进去摸了摸,随即心头狠狠一颤。

    她抓着瓶子倒了倒,依旧没有看到有东西掉出来,周景薇慌乱的仔细找了起来。

    但是柜子下面,墙角,窗帘旁边依旧什么都没有。

    周景薇慌得要去找打扫的佣人,但是在转过身的瞬间她便像被雷劈中一样动弹不得。

    本应该已经离开的徐麟深就站在门口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走进来,把手上的东西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身上:“你在找这个?”

    地上躺在刚刚被徐麟深砸过来的护照,周景薇顿时头晕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