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你敢跟周令晟走?!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3本章字数:2108字

    徐麟深目光森寒,冷冽无波,把另一份文件也扔给了周景薇:“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周景薇的指尖颤抖着去捡起了那份文件,每翻开一页脸色就更白了几分。

    文件中是打印出来的邮件往来,她向她的老师莱维申请要去吕氏集团的法国总公司工作,莱维把她的设计呈交公司,通过了审核,莱维答应帮她联系国外的医院。

    徐麟深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眼中的怒火几乎要把她烧尽:“你就这么想走?法国?跑这么远?!”

    周景薇的眼底浮现了惊惶:“你要拦我?”

    “你要是觉得我不会拦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走?”徐麟深只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他的指尖发力,声音逼成一线,“你宁愿原谅安心害你,你也要让她帮你走?!”

    周景薇瞬间明白了是哪一环出了问题,安心在走之前一定和徐麟深全部坦白了。

    深深呼出一口气,周景薇抬眼直直的看进了徐麟深的眼底,她的言语中带着试探,投进了所有的希望:“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你想让我留下来做什么?林曦是你的未婚妻,你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你就是为了林曦?未婚妻又怎么样?不过是个名号,你以前不是也有?你在意的就是这个身份?”因为现在林曦变成了他的未婚妻,她得不到这个身份了她就要走?!

    周景薇闭了闭眼,把瞬间的绝望收进心底。

    他根本不懂一个女人在意的是什么,他甚至连他自己的想法都不懂。

    他留下她,是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自己身边围着无数女人有什么不对。

    但是,这不是她的爱情,她要不起,也不愿意。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周景薇下意识的看向了桌上的手机,心中顿时一沉。

    徐麟深也已经看了过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放开她过去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在看到屏幕上跳动的“令晟”的时候,徐麟深的目光森寒到了极点。

    他按下了扩音,周令晟有些担心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小薇你怎么还没有来?马上就要登机了.......”

    “砰——”

    手机被狠狠地砸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徐麟深朝着周景薇一掌打了过去,周景薇被这力道打的摔倒在地,下一秒头发便被扯住,徐麟深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按在地上:“周景薇你找死!你敢给我带绿帽子?!”

    她居然敢跟周令晟走!

    她处心积虑这么久,安排了一个又一个,根本就是为了离开他!

    周景薇的脸庞涨得通红,窒息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奋力挣扎着打他。

    在周景薇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去的时候,徐麟深才突然放开了她,周景薇克制不住的呛咳起来。

    在她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脱下了大半,她惊怒交加,羞辱的难堪让她一巴掌甩了过去:“你疯了!?”

    他们还在吵架,她明明是要走的,徐麟深居然这个时候脱了她的衣服?

    徐麟深没有防备被她打了一耳光,怒火更加旺盛,咬着牙逼近了她:“你是不是想我找几个人来让你享受享受?”

    周景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睁大了眼睛,泪水却大滴滚落:“徐麟深!”

    “你哭什么?”徐麟深捏着她的下巴,目光阴鸷,语气森森,“你做的出来就要接受惩罚!还没有女人敢在我的面前耍花样!我手下的人多的是,你是都想尝尝?”

    比屈辱更深的是心底扩大的黑洞,她疼的咬牙:“徐麟深你混蛋!”

    “我只恨没有早点杀了你!”他要是早给她点教训,现在就不会让她为所欲为,“周令晟都要结婚了你还跟他勾搭在一起?你想当一辈子的地下情妇?”

    周景薇的视线模糊,却冷笑着看他:“我和你在一起不也是个情妇?既然都是情妇,我不如和周令晟在一起,最起码他曾经也是我的丈夫!”

    徐麟深恨不得把她掐死:“他结婚你不在乎,你是同情心泛滥觉得他生病了需要照顾?周景薇你给我清醒点!周令晟一直在骗你你就这么蠢?!”

    “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骗我,不差他一个!”周景薇固执的不愿意眨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

    徐麟深刚想发火,但是下一秒就立刻明白了:“你早就知道他在骗你?!”

    “知不知道有什么重要?”她从头到尾都在被人利用,用什么理由利用又有什么关系?

    周令晟说他一直住在老宅,但是她在周令晟的房间里找过,没有任何治疗的药物,佣人和厨师都不知道要帮周令晟做药膳,他哪里像是急性肾衰竭晚期!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周令晟不说,她也乐的装傻,只要周令晟能带着她出国就够了。

    徐麟深却是笑了起来,怒火烧的天翻地覆:“你就这么喜欢他!”

    即使周令晟已经要结婚了,即使他用这些拙劣的理由利用她,即使周令晟明显只是想从周景薇那里知道徐氏集团的动向,她都能接受?

    “我从有记忆开始,我喜欢的人就是周令晟!”周景薇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满满都是不服输。

    徐麟深气急,死死的按住她,用力撕开了周景薇的衣服,把她所有的惊呼声全部吞没,没有任何前戏直接进入。

    周景薇痛苦的挣扎,一口咬住了徐麟深的舌尖,血腥味迅速蔓延,徐麟深的眸子更深,带着嗜血的疯狂,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手上力道更大,入侵更加深入。

    在周景薇昏过去之前,只记得徐麟深在她耳边留下的低沉声音:“你敢走我就敢杀了他!”

    书房中的光线昏暗,宽大的黑玻璃书桌后面是穿着宽大的睡袍的徐麟深,他的指间夹着烟头,深吸一口烟,火光明明灭灭,整个人烟雾中更加看不分明。

    武安把从公司中带来的资料交给徐麟深:“徐先生,这是和周氏合作的公司,合作项目企划在一个星期前就完成了,看样子周令晟很着急。”

    徐麟深随手接过来看了一眼扔在桌上,薄唇微启,声音残忍无情:“既然这个公司没有什么眼光,倒闭了正好,我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我只看结果。”